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真假华南虎 > 野生华南虎消息

2008年周正龙四种表情:沮丧 沉默 狡黠 X(图)

  11月17日上午8:30,周正龙案二审在陕西安康旬阳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中新社发 王伟 摄

  12月29日,“周正龙不"翻案"了”的消息又让媒体和公众惊诧了一回。消息的来源很曲折:“记者分别从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刘里远、周正龙二审辩护律师顾玉树处获悉,周正龙的儿子周松26日表示,经过与家人商量,周正龙已决定不再就虎照一案提起申诉。”

  就在十天前,周正龙发布声明称虎照为真,没有作假,并要求对虎照重新进行鉴定。
此声明引发“打虎派”、“挺虎派”和众多媒体热议,有人认为是“翻案”声明,有人认为周正龙“醉翁之意不在酒”。

  周正龙回家仅一个多月,就掀起了两场不小的波澜。而“正龙拍虎”闹剧则从2007年10月起拍,一直延续到2008岁末仍不见消停。

  2007年10月3日下午,周正龙声称在陕西省镇坪县文彩村神洲湾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照片时,谁都不曾料到,这个猎人的豪言壮语,会让他成为影响中国一年多的新闻人物。

  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宣布陕西发现华南虎,并公布了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片。

  10月19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称“敢以脑袋担保”照片有假。

  10月22日,面对外界关于华南虎照片的质疑声,周正龙随身携带底片,和陕西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一起,赴国家林业局当面汇报。

  10月24日,国家林业局听取了陕西省林业厅及相关人员的汇报后,决定组织专家赴当地进行野生华南虎资源状况专项调查。

  10月25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表示:“照片真假并不是国家林业局需要确定的范围。”

  10月29日,陕西省林业厅展示了周正龙拍摄的野生华南虎的胶卷(负片)、用胶卷冲洗放大的彩色照片,以及用数码相机拍摄的部分照片。

  10月30日,陕西省林业厅官方称,关于华南虎照片的质疑都是来自民间的,从来就没有官方提出质疑。

  11月16日,一网友称“华南虎”的原型实为自家墙上年画。同时,义乌年画厂证实确曾生产过老虎年画。

  11月21日,陕西省林业厅首次回应年画老虎,建议通过刑事调查等渠道解决争议。

  12月3日,来自六个方面的鉴定报告和专家意见汇总认为虎照为假。

  12月4日,国家林业局再次表示,不会“越位”鉴定华南虎照片的真伪。

  12月19日,国家林业局有关负责人称,国家林业局已要求陕西省林业厅委托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对华南虎照片依法进行鉴定,并如实公布鉴定结果。

  这一年,周正龙的表情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狂喜”和“矜持”。

  镜头前,“拍虎英雄”周正龙无限风光。在众多记者层层包围之中,他兴奋地描述自己的惊险经历:“……我告诉你,照片是真实的,我拿脑袋保证。闪光灯一闪,只听见哗啦一声,老虎的耳朵都竖起来了,随后有一声树枝响的声音和老虎哼的一声,我立即倒在岩石下……”他回应记者的态度很积极,不过对每个人说得都有差别,过上几个钟头,再有人重新问起,回答又不一样,还不承认以前说过的话。这让许多记者长吁短叹,无可奈何。

  当华南虎照向社会公布后,周正龙在家每天吃完早饭后的十余个小时,就是安然地给各路媒体一遍遍地谈他的拍虎经历,生活秩序被彻底改变,他却毫不在意。

  而在为自己的利益博弈时,周正龙从不含糊。

  陕西省林业厅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前一晚,周突然变卦,不想提供“虎照”了,哪怕是林业厅的厅处级高官们轮番给他做工作。

  为照片的版权费、为儿子的工作、为奖金数额,周一直在讨价还价。晚上12点,协议最终达成:周获得奖励两万元,如以后还有奖励,全部归周所有。

  “华南虎照”事件最热时,见到记者上门,周正龙端坐椅上,索要采访费。记者请县委宣传部领导给周打电话,希望通融,周对着电话冷笑,丝毫不为所动。

  不过,周正龙的喜悦和矜持仅仅维持了两个多月。进入2008年后,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从2008年2月4日,陕西省林业厅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发出《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到6月24日周正龙因“私藏违禁物品”被陕西警方带走,再到6月29日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报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涉及的13名官员分别受到处分,“华南虎照”真假谜团总算是云开雾散。

  9月27日,“周正龙案”在陕西省旬阳县人民法院开庭。周正龙以诈骗罪、非法持有弹药罪或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被处罚金2000元。

  11月17日,周正龙被二审法院改判缓刑。18日上午11时许,在旬阳县看守所办理完相关手续后,周离开看守所回家。

  记者 台建林

  起初,他以“人头作担保”。

  后来,他在法庭鞠躬:“我错了。”

  最终,他再次祭出人头:“我这个东西,就是把我的脑袋砍了,也是真的。”

  他,就是52岁的陕西省镇坪县猎人周正龙。

  周的反复无常,让从2007年延续到2008年岁末的“最牛肥皂剧”———陕西“华南虎照”事件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舞台正中,聚光灯下,周的一连串魔幻般变化的表情,令人品味再三,不觉莞尔。

  不过,和去年的风光无限相比,周正龙今年的表情似乎要灰暗得多。

   第一个表情:留有余地的“沮丧”

  周的精明、强硬,已经为世人熟识。可是在11月17日二审庭审过程中,周一反常态,多次低头认错,坦承自己所拍虎照是假。

  尽管如此,周的沮丧仍留有余地,他屡次用“我回答不了”、“我不清楚”等回答。律师顾玉树问,在拍照时是否使用过闪光灯,周正龙称“我不清楚”;顾律师又问,照片中的大叶子是怎么来的,周正龙称“这个事情我不清楚”;顾律师再问,为什么要在供述卷宗上签名“周正尤”,而不是周正龙,周正龙低头长叹一声,然后对审判长说:“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回答。”他还数次打断妻子罗大翠的证言,恍若在自家的饭桌旁。他甚至几次打断法官的话,或者不耐烦地拒绝法官提问,“我刚才已经说了”。

  律师提问,在周提出上诉后,与辩护律师的会面中,周曾提出自己拍摄的是真虎,“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出现反复?”周说:“我不需要反过来说这件事是真的。(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机会,希望法庭帮我减轻负担(刑期)。”

  周的突然变口,让律师有些措手不及。周流露出少有的窘迫,说:“我自己做错的事情,我都认错。请求法庭不要再调查,也请求律师不要为我再辩了!”律师不肯就此作罢,反复向周提出这个问题,直到被审判长叫停。旁听的人感到相当有趣。

  律师又提出为周正龙测谎。法庭合议认为,目前在中国测谎结果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另外,庭审中的其他证言证词能够相互印证,因此没有测谎的必要。

  “看得出,周正龙很害怕家里人现身,于是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陕西电视台一位记者这样描述。周在庭上坚称“华南虎照片”造假过程中的所有行为都是独自进行的,并没有其他人参与。

  “我错了,我是个法盲。”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周正龙只说了一句话。

  周正龙案二审从早上8点30分开始,庭审长时间的停顿在举证阶段,许多记者熬不住离去了。

  经过长达12个多小时的庭审后,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被告人周正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2000元;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

  法庭宣判时,旁听席上已寥寥无几。当终审宣判完后,周正龙向审判长深深的鞠了一躬,连声说“谢谢”。

   第二个表情:意味深长的“沉默”

  2008年11月18日晚,被判缓刑的周正龙回到镇坪家中。

  早些时候,周在安康汽车站登上一辆开往镇坪县的长途汽车,坐在5号车位上,两手抱着头,不时望向窗外。“老周,这是周正龙。”有一小伙子上车后认出周,忙把手上一个肉夹馍递给他,但被周用力推开。

  客车出发后,周把车窗推开一半,右手挡着面部默默地注视着窗外。从安康到镇坪大约是200公里的山路。车内光线渐渐暗了下来,周放下挡脸的右手,直起腰端坐在座位上。

  “还是不要再提华南虎,我们谁也不会再说什么了。”镇坪县政府的一名干部苦笑着对记者说,公开场合大家已经自觉回避这个话题,华南虎事件对镇坪的消极影响恐怕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而在陕西省林业厅,虎照事件不许再提,否则严肃处理。一位干部说:在林业厅,虎照事件就像心里的一个伤疤,永远不希望再有人提起。

  白天,周家前门上锁,后门紧闭,所有窗户都拉着窗帘。邻居们对造假的事大都绝口不提。尽管认为周正龙败坏了镇坪的声誉,但看得出,村里人没怎么排斥周家,相反还有一种潜意识的保护。

  案件终审后,一直留在镇坪的记者走得差不多了,还有几家媒体的记者留下来,坚持想要见周正龙,看看他日常的生活状态,可最终一无所获。

   第三个表情:自作聪明的“狡黠”

  12月19日晚,沉默一月的周正龙忽然对外发布声明,且又一次祭出自己的人头:“我这个东西,就是把我的脑袋砍了,也是真的。”

  曾记否,2007年10月,周第一次抛出脑袋论时,震撼了无数的网友,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植物学家傅德志和时任陕西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的处长王万云也随即拿出自己的脑袋,凑成“三颗脑袋的豪赌盛宴”。

  当傅德志认为打虎大功告成重新回到书房、王万云去职后隐于幕后、三颗脑袋本已完好谢幕之时,周的声明,让一切又似乎回到起点。

  有报道说,12月17日,周就向记者求助:“我现在落难了,请求你支持,记者先生。”对此,有评论认为,这个位于陕南大山深处的老农民,或许以为传媒可以由他任意调弄,可以信口胡诌无需代价,自有舆论替他腾挪乾坤。

  但无论如何,在众多网友早已熟悉了的周的脸庞两边,论战的硝烟再次燃起。

  有报道说,“打虎派”的领军人物郝劲松认为,“有权进行鉴定的有四个机关:公安、法院、国家林业局、陕西省林业厅”,但这四个机关都持“回避态度”。而周对这一情况“心里非常清楚”,所以要求鉴定虎照只是“威胁背后的造假集团”。

  “挺虎派”刘里远则直接认为,如果不能证明照片是假的,那么在同一时间同一现场是否能够再现照片,“没有人能够做出与周正龙一样的照片来”。

  也有律师认为,从轻发落,是周翻案的重要诱因。“华南虎假照”案不仅白白耗费大量社会资源,造成了十分恶劣的负面影响,而且,周正龙诈骗手段之“高明”,对抗舆论态度之强硬,都曾大大出乎人们的想象。然而,当地法院仅仅判其缓刑3年。既然付出的违法成本不过如此,周正龙自然心存侥幸,觉得仍然存在与法律较劲的空间。

   第四个表情:X

  回顾本案发展过程,西安律师雷金平认为,“正龙拍虎”闹剧的首要原因不是周的错,而是有关管理部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趋利避害是人的生物本能,在利益诱惑下,有人敢于欺世盗名并获取利益,是再正常不过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周首先也是受害者。

  另有一些“受害者”———被纸老虎深度套牢的陕西省13名公务人员。他们或被诫勉谈话,或被免职,或被开除,身上都有一个“标签”:不作为或者乱作为。

  陕西省监察厅副厅长岳崇说:“这些同志的共同特点是没有依法行政。”

  “我们自上而下,与所有参与此次事件的干部们交谈过。”岳崇说,“这些干部们普遍存在一个想法,老虎出现在陕西是件大好事,周正龙拍到虎照似乎不出意料。”

  从镇坪县政府到陕西省林业厅,一些干部“求虎”心切,一一放关通行,致使谎言大行其道:

  周正龙拍到虎照的报告,第一个送达镇坪县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的李骞,受命到拍摄现场进行勘验核实,却因为“时间不够用、家里有事”,没有去拍摄现场进行勘验核实。更恶劣的是,他还谎称已对拍摄现场进行了勘验核实,并虚拟了勘验报告;

  镇坪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对此信以为真,副县长杨高、县长吴平亦信以为真;陕西省自然保护区和野生动物管理工作站、陕西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乃至主管副厅长,也都在没有组织对虎照进行科学鉴定,没有派专业技术人员对拍摄现场进行核实的情况下,草率认定虎照为真,并匆匆忙忙地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周正龙实施奖励;

  ……

  如此众多的环节,如此众多的关键人物,不论在哪里,不论在谁手上,只要稍微较真儿,周就得不到两万元的奖金,那他就构不成诈骗,连治安处罚都构不上。

  2008年6月29日上午,陕西省政府“纸老虎”新闻发布会会场旁的贵宾室里,曾经有过一个简短却又精彩的对话。

  “一个有为的政府,个别不作为、乱作为的工作人员。”陕西省政府秘书长秦正说。

  时任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薛保勤说:“一个严肃的负责任的政府,个别不严肃的、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

  “不作为”使得骗局“逼真”,而“乱作为”使得骗局“做大”。陕西省政府新闻发言人说,陕西省林业厅及镇坪县有关部门和公务人员在“华南虎照”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反映出责任心缺失、依法行政意识淡薄、作风漂浮、纪律涣散等问题。省林业厅作为省政府的组成部门,在处理“华南虎照”事件中的违纪违规行为及其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省政府是负有一定责任的。对此,省政府表示,要总结这一事件深刻教训,检查政府行政作为中存在的问题。

  陕西省监察厅正积极与有关方面联系,加强行政效能监察,建立全省范围内的行政效能监察网络。

  ……

  无论如何,陕西猎人周正龙给这个世界提供了为数不多的高品质娱乐项目,一波三折,极富变数。“华南虎照”系列剧就此剧终?或者还有下一季?又将何时出炉?届时,周又将是何种表情?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马涛)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周正龙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