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贵州超生父亲之死:缴不起罚款孩子无法上学

来源:综合 作者:东方早报
王光荣唯一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早报记者 杨一 图
王光荣唯一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早报记者 杨一 图


  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割腕自杀,因为缴不起4个孩子的22500元的“超生罚款”。近些年来,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捆绑执法”的现象并不罕见,贵州自去年开展“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以来,这一做法得以强化。被捆绑的不单义务教育,医保报销、结婚登记、身份证明等也包含在内。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贵州黔西南州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但在贵州其他地方,“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仍在推进。

  早报见习记者 赵孟 发自贵州兴义

  在捱过穷困、债务、病痛和牢狱之后,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最终被22500元的“超生罚款”压垮了。

  今年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这名4个孩子的父亲用美工刀片割断了自己的手腕,自杀身亡。

  消息通过网络传出迅速引发关注。舆论的矛头指向被计生政策捆绑的义务教育——学生开学报名时,需要带上有计生部门开具的“超生罚款”缴清证明,不然无法进校读书。

  兴义当地很快辟谣,称王光荣之死与“超生罚款”无关,四个孩子均已在当天入学。至于王光荣的死因,“正在调查”。与此同时,王光荣的妻子吴金敏获得了6万元的安葬费以及政府帮忙建房的承诺。

  作为“国策”的计划生育政策,为何与同为“国策”的义务教育发生关联?早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近些年来,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捆绑之法”的现象并不罕见;而贵州自2013年开展“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以来,这一做法得以强化。被捆绑的不单义务教育,医保报销、结婚登记、身份证明等也包含在内。一旦人们在计划生育政策上违规,办理其他事项都会受到掣肘,一些诸如低保之类的普惠政策也难以享受。

  那么,作为“超生父亲”的王光荣,在了断自己之前遭遇了怎样的现实困厄?

  “计生证明”

  王光荣有4个孩子,除最小的儿子外,其余三个都是女儿。长女和次女在万屯读初一,三女和儿子在村子里的下坝小学读小学。开学前,这个不识字的农民听说他家属于“严重超生”,所要缴纳的罚款数额可能比较大,赶紧跑到万屯计生站去打听。回来后告诉妻子,罚款一共是22500元。

  万屯镇计划生育和医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吴万斌告诉早报记者,王光荣超生的两个孩子,合计应缴纳“社会抚养费” 18000元;王的第二个孩子要缴纳“超怀费、无证生育费”4500元,两者合计22500元。

  直到大约开学前一周,下坝小学的大门前贴出通知,告知家长开学的时间和报名所要携带的材料,其中包括缴清罚款的“计生证明”,“其实就是叫你交罚款”。附近多位村民向早报记者证实,曾看到过这份用毛笔写在红纸上的通知。

  但下坝小学校长刘福否认了张贴通知的事。“学生都是直接来报名,立马发书,还吃了午餐呢。”5月6日,早报记者在下坝小学大门侧面,看到被撕去的红纸留下的痕迹。刘福则解释说,“只是贴了通知关于开学的时间,没有说带计生证明。”

  早报记者注意到,村民们所说的“计生证明”,实际上是一本巴掌大的《万屯镇社会抚养费缴纳证明》,上面注明了所需缴纳费用的总额,以及每次所缴纳的数额。

  看到通知后,村民们紧张起来,开始四处筹钱。

  这笔“超生罚款”让王光荣一筹莫展。这期间他又去万屯计生站询问了一次,据吴金敏回忆,丈夫带回的原话是:“至少要交18000元,一手干(即一次缴清)”。丈夫还告诉他,听说报名前未缴清的,过期将会加倍罚款。

  之前他们听说,有邻居应该交10000多元,但去说情之后打了5折,只交了5000多元。王光荣和妻子合计着,说不定自己交10000多元就可以给孩子报名了。为此,吴金敏向娘家借了6000多元,以为再想点办法就可以渡过难关。

  无从知晓王光荣所言“打折”和“加倍罚款”从何而来,但这笔罚款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算。“他是个文盲,别人说什么他都信,肯定是被吓住了。”事后吴金敏分析丈夫当时的心理。随后的几天,她发现丈夫变得沉默了很多,“很少说话,也不出去玩了。”王光荣偶尔会在她面前感叹:“娃娃读不成书,以后就和我们一样(是文盲)了。”

  王光荣并未放弃努力。一向不喜欢求人的王光荣开始给熟络的人打电话,但愿望往往落空。“都要交罚款,人家也帮不上忙。”吴金敏说。临近开学的前几个晚上,王光荣仍在打电话借钱,吴金敏听见丈夫挂断电话后偶尔会叹气,但他并没有在妻子面前流露出太多忧虑。

  割腕

  村民唐永江说,许多家庭都是举债或者卖掉牲口凑钱,他有两个儿子,罚款共计2300元,此前陆续交过一些,当时还剩下1000多元。为此他将家里的一头半大的小猪卖掉,偿清了这笔罚款。

  但王光荣没有可以变卖的家产,3间老旧的房子还是从邻居家里买过来的,即使卖掉家里的1头猪和5只鸡,也无法凑齐18000元这个“天文数字”。

  当天适逢农历二月初二,当地有祭山的习俗。惯常的程序是,村里每家凑点钱,到后山一座龙王庙做一顿饭吃。王光荣从万屯回来后,被邻居们吆喝着去祭山,并没有和妻子说太多罚款的事。

  吴金敏甚至觉得,前几日有些焦虑的丈夫当时心情不错。她让王光荣盛一碗米饭带过去,王却笑着回答道:“有肉吃,还吃什么饭!”

  一切似乎看不出征兆。下午三四点祭山结束后,王光荣又到村里的唐永健家帮忙,唐家正好为儿子办满月宴。吴金敏也在这里帮忙,她记得当晚丈夫还和几个村里的人玩了一会儿牌。大约晚上8点多,他们一起回到家里。

  第二天早上就是孩子们报名的时间了。吴金敏一大早就起来给四个孩子收拾行李,按照约定,由丈夫70岁的父亲李水强(李水强本姓王,过继到李家后改姓李)送孩子们去读书。

  吴金敏发现丈夫醒了,但并没有起床。10岁的三女儿向父亲要生活费,父亲说他没有钱,“找你妈要”。小女孩又说要带“计生证明”,父亲同样拒绝了,“他说我们没有证明,要到计生站去开”。

  三女儿向早报记者回忆,此前几天她曾向父亲要过几次“计生证明”,“感觉他好像要烦了”。7点左右,4个孩子跟着爷爷沿着田埂的小路,走到村头的公路上去赶车。

  8点多,从兴义回来的大哥王甫来到王光荣家,问他是否要去唐家帮忙。王光荣当时告诉他腿疼。王甫掏出500元钱丢到床上。王甫说,此前,王光荣陆陆续续欠他4000多元,但王光荣很少开口借钱,多半都是他看不过去,主动给的。

  9点多的时候,老母刘会香亲自过来看望儿子,给了他100元钱。“我说先拿去交一点,但他就是不要,还说我不懂。”

  收拾好家务,吴金敏出门时将近11点,这时正好碰到邻村的幺舅李万华来串门。吴金敏得知,李万华也是来借钱的,去年他贷的10000元款即将到期了。李万华告诉早报记者,见面后两人喝了一些酒,他试探着问了王光荣有没有钱借,王回答他,“两个娃娃可能都读不成书了,村子里到处都在借钱。”

  不多时,去万屯送孙子的李水强正好回来,吴金敏开始张罗着做午饭。吃完午饭将近12点,李万华和李水强离开了王光荣家。吴金敏随后去邻居家帮忙了。

  临走时,王光荣说他觉得冷,还想到床上去躺一会再去帮忙。

  12点50分左右,同在唐家帮忙的邻居告诉吴金敏,说听见他们家有“砰砰”的响声,吴赶紧跑回家。

  她推开门,看到王光荣跪在床边,头栽倒在地上的一块土坑里。屋里光线很暗,她还以为丈夫晕倒了。吴金敏赶紧上前,丈夫已经浑身冰凉,“土坑里都流满了血”。

  随后,她在丈夫身边找到了割腕用的刀片。

  “超生父亲”

  吴金敏事后回忆,丈夫在自杀前几天叨念孩子报名的事,这在以前很少有过。“他经常说要让娃娃多读点书,不要长大像我们一样。”吴金敏告诉早报记者。

  王家的小儿子小金(化名)来之不易。2000年前后,吴金敏生下了大女儿小燕(化名),两年后又诞下二女小樱(化名)后,意味着这对夫妻合法生育权利的终结。

  王光荣兄弟四人,重男思想较重,加之大哥王甫膝下也没儿子,作为二弟的他觉得一定要为家族增添一名男丁。在二女儿两岁的时候,王光荣和妻子逃离下坝,来到邻镇郑屯,准备在这里继续生第三个孩子。

  王光荣开始在镇上找零工干,有时候也贩卖蔬菜做小生意。“那时候日子很苦,每天还担惊受怕的”。但第三胎又是个女儿。

  王光荣决定再赌一次,很快妻子的肚子又隆起了。这段时间王光荣更加勤奋,他还开了一个做蜂窝煤的小厂子,自己做自己卖。每天能做1000多个煤块,一个卖一毛钱。“有时候能卖几百个,有时候一个也卖不出去。”吴金敏说。

  据王家人的讲述,2004年,一个在郑屯的朋友借了王光荣100元钱,后王光荣因为缺钱前去讨要,对方不给,还威胁要打他。随后双方发生了冲突,王光荣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伤了这名男子。

  据当地人讲述,这位受伤的男子住院一段时间后就回家了,但王光荣为此付出了4年的自由。2006年,他被关进了安顺监狱,直到2010年出狱。

  吴金敏说,出事后他们从郑屯搬到了兴义,王光荣去一个隧道做工,但没多久就遭遇塌方,腰部损伤,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出院不久,又查出膀胱结石。当时妻子即将到达预产期,无法找活儿干,他们只能四处借钱生活、治病。

  就在儿子7个月的时候,王光荣被警方带走。王光荣从未向妻子说起在监狱里面的生活。吴金敏只记得每次监狱那边打来电话,都说需要钱。她从狱警那里得知丈夫身体不好,每次都要东挪西凑几千元带过去。吴金敏说,4年时间,丈夫在监狱里就花了1万多元。

  出狱后,王光荣极少说起自己的病痛,不过大哥王甫告诉早报记者,直到去年底,王光荣仍旧在吃治疗膀胱结石的药,还到兴义医院检查过。今年没再服药,他也不清楚是因为没钱还是病情好转。

  王光荣坐牢期间,妻子几乎都靠亲戚接济过活。出狱后的王光荣,儿子已经4岁了,还债成了他的主要工作。当时一家人还挤在父亲留下的老房子里,王光荣借钱买了邻居家三间旧屋。他对妻子说,“以后有钱了自己再盖。”

  看起来,这个男人准备开始新生活了。吴金敏说,丈夫出狱不久就到广东一家家具厂打工,但待了不到一个月因为家里有事折返。此后,他又到各地找活儿干,由于既无文化又无技能,只能找些体力活儿打零工。就在自杀前段时间,他还去昆明做水泥工,但也只待了一个月左右。吴金敏说,家里经常是“拆东墙补西墙”,至今还欠下银行3万元的贷款。贷款也是为了还债,“当时还完就还剩几千块了”。

  “捆绑式执法”

  在王光荣逃离下坝的2004年前后,因计生执法不当,兴义发生过两名计生干部被杀的凶案。该案间接影响到了当地计生工作的执法方式。 2004年元月,安龙县海子乡计生站的站长刘超带领11个人到安王村开展计生工作。当时已是晚上9点多,附近村民回忆说,这群人其实就是为了追讨罚款,安王村刘武厚的三儿媳严文珍是计生对象。

  贵州高院2004年10月8日作出的终审判决显示,计生工作人员通知严文珍缴社会抚养费,严不配合,随后发生冲突。刘武厚的四子刘进元看到后,从家里拿来一把手电筒,刘超等人怀疑其带着刀,便将其按倒在地实施殴打。

  见到儿子和媳妇遭遇殴打,68岁的刘武厚回家拿起一把杀猪刀,冲向人群。一阵乱捅之后,刘超当场死亡;另一位计生干部赵庭专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死亡,其余多名干部受伤。

  半年之后,刘武厚在一个山洞里被抓,后被判处死刑。

  附近村民告诉早报记者,凶案发生后,计生站的执法明显柔和了很多,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从未提过交罚款的事,暴力执法越来越少见了。相关部门也在探索计生执法的其他方式,将最初的强制征收变为较柔和的“捆绑式执法”——即人们在计生政策上出现违规,办理其他事项将受到限制。这成为近些年计生政策执法的显著变化。

  但与之相关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据媒体报道,在广州、江西等地,都出现过因无法缴纳“社会抚养费”,学生无法报名上学的情况。计生政策普遍与住房、入学、医保,甚至暂住证绑定执行。

  早报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至少在 2011年,兴义市就开始将义务教育绑定在计生政策上。当地兴义网的一篇名为《兴义教育系统强力推进计生工作》的报道中,提到“各站(校)与学生家长签订诚信计生协议或合同,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运行机制”。

  这篇报道还专门提到,“从2011年秋季学期开始,凡是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和从外校转入的其他年级学生,需携带计生部门出具的计划生育证明,方能办理入学手续”。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早报记者,教育系统对计生单位的要求并不满意,“他们并不是不懂法,义务教育也是国家政策”。因此,执行效果并不理想。吴金敏告诉早报记者,此前4个孩子入学,均未要求查看“计生证明”,所以她家22500元的超生罚款一分未交。

  “通俗地说,就是如果你不交‘超生罚款’,别的事也办不了。”前述匿名人士告诉早报记者,兴义教育部门对计生单位的要求有些迟疑,有教育系统领导提到不能因为计生工作让适龄儿童无法读书。

  王光荣死后,当地迅速辟谣称王光荣的死与“超生罚款”无关。但吴金敏告诉早报记者,就在丈夫自杀的当天下午,三女儿从下坝小学回来后,还向她要“计生证明”,吴金敏哭诉着喊道:“你来叫他们找你爸爸要,人都四脚朝天了。”

  巧合的是,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3月3日,黔西南州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桑维亮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就抓好人口计生“双诚信双承诺”工作整改有关事宜进行了专题研究,“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原与教育捆绑的‘双诚信双承诺’文件作废”。

  早报记者查询发现,这也是贵州唯一一个地区,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在贵州其他地方,“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仍在推进,打开网页,相关新闻仍频频出现。

新闻加点料

  被超生罚款改变的家庭

  张艺谋夫妇全额缴清740余万超生“罚款”

  据中共无锡市滨湖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无锡滨湖发布”消息,据从无锡市滨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获悉,2014年2月7日中午,滨湖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收到了陈婷、张艺谋缴纳的计划外生育费及社会抚养费7487854元。

  张艺谋:我就是个老百姓 否则也不会因超生罚款

  日前,携新片“归来”的张艺谋接受了某杂志专访。张艺谋坦承了自己的诸多想法。因为他曾执导过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因此坊间称他为“国师”,对此张艺谋称:“我其实就是个老百姓,导了奥运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改变,我还是我自己,否则我也不会因为超生被罚款。对不对?”据《中国企业家》

  超生女孩因家庭交不起罚款被政府“调剂”23年

  四川省达州市魁字岩村的姑娘,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超生"的孩子。年幼时,村里人逗她:“你是外面捡来的。”家里人说,她是幺爸谢运才从计划生育办公室抱回来的。为了凑足交给计生办的200多元抚养费,换回这孩子,幺爸把家里两头猪都卖了。这种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在23年前的达州是一种处理超生婴儿的举措。[详细]

  打工夫妻因害怕超生罚款 将出生9天孩子转卖

  父亲已于去年12月30日,被乐清法院一审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考虑到母亲是从犯,并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最终法院当庭判决被告人张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家穷,养不起。”3月8日上午,年轻母亲张某站在被告席上,哭着道出了她所谓的卖儿原因。[详细]

  超生罚款,一笔糊涂账

  卫计委:超生罚款有法可依 全部上缴国库

  日本NHK记者就社会抚养费提问时指出,征收社会抚养费过程中往往发生暴力执法,卫生计生委对此有何看法?这位记者提出,征收社会抚养费本身已经变成部分政府腐败的温床,卫生计生委是否考虑公开抚养费流向?

  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姚宏文:根据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规定,公民具有依法生育的权利,也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社会抚养费征收国家是有法可依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是以当地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的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的情节征收的数额。依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征收的社会抚养费需要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进行管理。

  广东超生罚款疑成糊涂账 两部门数据相差11亿

  “两个部门公开的社会抚养费居然相差了11.57亿,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2013年12月25日,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发微博称,根据广东省财政厅寄给他的《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2012年广东省各地征收社会抚养费总额为26.13亿元。而此前,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通报2012年广东社会抚养费为14.56亿元。[详细]

  媒体称超生罚款挪用现象普遍 地方不知怎么用

  200.98亿元,这是2012年全国24个省(区、市)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总额。

  2013年9月18日,审计署公布的对于9省市45县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显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混乱,漏征、擅自挪用、截留款项等已是普遍现象,45个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16亿元。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5/13/content_888693.htm report 7137 王光荣唯一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早报记者杨一图数字之道:超生罚款:单笔最高纪录191万元(点击图片可看详图)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割腕
(责任编辑:UN006) 原标题:贵州“超生父亲”之死:捆绑式计 生执法悲剧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