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笑林之子:父亲生前一再强调不让我进娱乐圈

来源:法制晚报

  “父子之间跟母子之间还是不一样,父子之间更多的是一种传承,要把自己生命经历的事情能够传给你,不是说要让你更加成功,是要让你更加坚强。”

  不骄不宠教为人

  人活一辈子,挣多少钱是多?感情是最重要的。

  家和业

  帮友重情曾一年半载不着家

  法晚:你眼中的父亲是怎样的?

  赵一杨:他有很多朋友,除了文艺界,各行各业朋友都非常多,行业跨度非常大。他哪一方面都要顾及到,所以到后期他也还是比较辛苦,哪个朋友需要帮忙,做个义演,他也不是为了挣钱去,基本都是为了帮朋友。

  他说只要我能帮的肯定帮,因为大家都不容易,第一看得起他,还愿意找他。第二就是说给自己找点事干。他说人活这一辈子,你挣多少钱是多呀?最主要的是能维系大家的感情,感情是最重要的,所以告别仪式上,有这么多朋友过来。

  法晚:他是不是也有一些遗憾,在家庭方面顾及的太少了,一心地扑在事业上?

  赵一杨:为了创作,包括出去慰问、演出,半年不回家算短的,他最火那一段时间,基本上一年多不在家,这都很正常。他后期不太去说相声,因为是国盛爷爷年纪大了,我爸不想换搭档,他更多的做一些公益的东西,平常出国慰问华侨,做一些主持工作,基本上属于半退。但有时候他想退也退不了。

  法晚:他是怎么跟你说的,为什么总不能陪你?

  赵一杨:男人在年轻的时候需要事业,这个我从来没有埋怨过。我觉得他能走到现在,那都是他自己白手起家,一点一滴拼搏回来的,也是值得我去学习的,我从来没因为他没有陪伴我就埋怨他。

  法晚:那个时候一心为了事业,这个形象可能也在你的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觉得男人就应该这样?

  赵一杨:对,就应该这样。因为八几年那会儿,大家其实生活条件都一般,一个月工资也就二十块钱。所以他这么拼搏,也是为了家庭。这个我非常理解。

  刚刚过去的这个清明节,对赵一杨来说,是最不同寻常、也是最难熬的一个节日,因为父亲笑林仅仅59岁就离他而去。他一直都不愿相信父亲不在了,而是像他儿时那样只是外出工作,只不过这一次要很久。

  2015年3月23日,著名相声演员笑林因白血病医治无效离世。笑林走得十分突然,还未迈进花甲之年就撒手人寰,令家人备受打击,笑林的后事、家里的一切落在了笑林的独子赵一杨肩上。

  32岁的赵一杨并没有像父亲那样投身曲艺界,他也离这个圈子很远。但父亲积极、乐观、坚强的处世态度深深地影响着他。

  清明节期间,赵一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的专访,他表示这段时间一想起父亲,很多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幕幕浮现出来。因为母亲一直无法接受父亲的离开,而且很多事情还未处理好,笑林的墓地还未最后确定。

  没必要六神无主,我肯定能渡过这一关。

  别与痛

  一直到走一滴眼泪没有流过

  法晚:笑林老师大年初四被确诊为白血病,到去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走得太突然了。

  赵一杨:对,我们家里人到现在都还没转变过来,还没有接受,总感觉他是不是出国慰问去了,还是说你又跟我们这儿开什么玩笑,就是我们悲痛的感觉还没上来呢,总感觉他没走或者怎样。因为没有一点征兆,他之前包括各方面的治疗,还比较稳定,也没有到生离死别那种感觉,突然间就没了。我母亲的情绪还是起伏比较大,时好时坏。只能是说慢慢地去消化。

  好在他没有受罪,没有痛苦,走得非常安详,这个还算是比较欣慰。再就是我们觉得他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法晚:他临走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过一些身后事?

  赵一杨:没有,从来没有过,他到最后都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不知道自己不行了,而且他非常坚强,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包括护士、医生都说,在治疗过程当中,很多的痛苦他都没有表达出来,跟家人都没有说我难受或者怎么样,从来见到我们都是给我们信心,安抚我们,不要让我们担心,这方面我觉得真的是很不容易。

  法晚:这更让人揪心。

  赵一杨:见到我们都是非常轻松自在的样子。包括他后期没觉得自己不行,他就一直强调没问题,我肯定能渡过这一关。

  法晚:最后留给你的,还是他乐观、向上的态度。

  赵一杨:是的,非常有智慧地去处理任何问题。他得病以后,也没有说被吓到,他就跟我说,你知道这个病以后,没必要六神无主,你要冷静地去想一想这些问题,要处理好,包括找一些医生、找一些药,可能会有更好的进展。一般人肯定吓坏了,有可能吓死了。

  但是他不是,他说这东西都是可以解决的,要冷静地看待任何的问题。

  法晚:但是遗憾的是他只有59岁。

  赵一杨:对。我爸爸走得是早了一点,但是我觉得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他应该是享福去了,他太累了。也没准他就对我放心了,他觉得我已经够资格继续把我们这个家撑起来了,他就走了。

  真的是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跟我们告别,这让我觉得挺压抑的。但是也要理解世事无常。我父亲这件事情,确实给我上了一课,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分分钟我可以不管你,所以你要自己独立起来,你才能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

  父与子

  为父为师放手离开教子坚强

  法晚:那时候在时间上不能更多地陪伴你,会不会经常给你们买一些礼物?

  赵一杨:有过。但是我父亲对我要求非常严格,他不会因为长时间不在家,就对我非常宠爱。我父亲没有打过我,但是他对我的要求,可以说是非常严厉,包括言谈举止,接人待物,他就

  说你要先学会做人,你才能做事。

  法晚:你印象比较深的一次,他给你买的什么礼物?

  赵一杨:我记得那会儿流行小霸王游戏机,他给我买了一个。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像魂斗罗之类的。我爸是一个很会找乐趣的人,他会经常给我找玩的,有很多主意,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知道如何去带动家庭气氛。

  法晚:在什么情况下他会很严厉地批评你?

  赵一杨:都数不清楚了。但我爸从来没有因为学习的事批评过我,可能就是因为他对于学习这个东西看的比较轻。

  因为他说学习只是一个方式方法,你以后在社会上立足,需要的是很多技巧,这个很重要。就是你光会学习,不会为人,那岂不是更糟糕。

  为人方面,他经常跟我说,原则性的问题不能犯,比如说不礼貌、不尊敬长辈,或者说是处理问题细节处理不到位、很多问题想的太浅,或者说没有多替别人着想。

  他会告诉我,你这件事怎么错了,还问我为什么觉得错。就是聊天形式,但是比较严肃的那种。

  法晚:就是他在为人处事方面,对你的影响很大。

  赵一杨:太大了。父子之间跟母子之间还是不一样,父子之间更多的是一种传承,要把自己生命经历的事情能够传给你,不是说要让你更加成功,是要让你更加坚强。

  他不会说让你觉得你跟着我,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他更多地是说你要离开我,你才能独立起来。所以说他对我的教育,不是说你就放心吧,有爸爸在这儿,你什么事都不用管。他说分分钟我都可以不管你,所以你要自己独立起来,你才能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

  法晚:在你眼中,父亲大多时候还是严父?

  赵一杨:更像老师跟学生。我对他非常敬畏,不光是小时候,现在也是非常敬畏。父亲工作以后也经常找我,说让我跟他汇报工作情况。我父亲跟我的关系,像老师,也像上下级关系。

  出去闯社会,最重要讲信用,这个是根本。

  资助创业 与子约定有借有还

  法晚:你没有像父亲那样走曲艺之路,是父亲的意思还是你自己不愿意?

  赵一杨:我自己也不希望走这条路,因为我性格比较内向,我父亲他比较外向,适合在舞台。我现在有一个公司是做与农业相关的工作,我在国外上大学,学的也是跟农业相关的,跟我父亲的职业南辕北辙。

  他觉得我没有他那么好的天赋,更多地希望我过普通人的生活,别有太多想法、太多要求,只要健康就好。我父亲生前也是一再强调,不让我进娱乐圈,不让我学曲艺。

  法晚:你大学毕业要找工作的时候,父亲有没有在这方面帮你跑动跑动?

  赵一杨:他有跟我提过,说你想做什么样的工作,因为他毕竟朋友多,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一下。

  后来我就跟我爸长聊了一回,我觉得希望自己出来创业。他没有说你必须按照我的方式去做,他就希望我做一个普通人,有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就可以了,他不希望我对自己的未来太过执着。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创业,做点事情,能有一点自己的成绩。我跟我父亲谈了很长时间,他说那你说服我了,你就自己干吧。

  法晚:他在资金方面资助过你吗?

  赵一杨:资助了,他说这是你借的,你得还,后来我也都还给他了。具体多少钱我不太方便透露,但是确实不少。因为我一个学生确实没钱,他借我,但是他说当年必须还。所以说我借了以后,当年投资,当年回本,当年挣钱,当年还给他。

  法晚:真还了?他要了?

  赵一杨:必须还,就差写借条了。也真要了。他说以后你出去闯社会,最重要的是讲信用,你跟你爸都不讲信用,你还能跟谁讲信用?

  他怕我出去以后吃亏,走弯路,他说人要讲信用,这个是最根本的。就像他一直说的,你要学会做人,才能做事。

  本版文/记者寿鹏寰

news.sohu.com true 法制晚报 http://news.sohu.com/20150408/n410957156.shtml report 4310 “父子之间跟母子之间还是不一样,父子之间更多的是一种传承,要把自己生命经历的事情能够传给你,不是说要让你更加成功,是要让你更加坚强。”不骄不宠教为人人活一辈子,
(责任编辑:UN65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