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美国大选在即 华人倒向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来源:澎湃 作者:金小力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美国大选在即,华人倒向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特朗普在圣何塞举行集会,圣何塞的西裔人口占到三分之一。

  特朗普在圣何塞举行集会,圣何塞的西裔人口占到三分之一。

  6月7日,美国总统大选初选的最后一站在加州打响。共和党的唐纳德·特朗普、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几乎都锁定了各自的党内提名,但民主党另一位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仍然为了理论出线可能而日夜奋战。加州初选,变成了一场三人的混战。

  特朗普在民主党的“铜墙铁壁”圣何塞城举行千人集会,放话要成为首个赢下加州和纽约州的共和党人。希拉里感受到了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双重压力,临时取消东部的行程,连夜飞往南加州会见选民,并把老公比尔·克林顿派到了北加州助选。

  在加州,拥有投票权的华人超过百万,但各自的阵营却不尽相同。华人倒向民主党或共和党的理由究竟有哪些呢?记者采访了三位热心政治的华人代表,他们有着不一样的背景,支持着不同的党派,并以不同的方式参与着政治。

  支持特朗普的孙先生

  孙先生于2015年10月创办了“硅谷华人支持特朗普”的微信群,组织湾区的华人给特朗普捐款,参加特朗普的活动。在特朗普的圣何塞集会上,孙先生被邀请到VIP席,并拿到了特朗普的亲笔签名。

  别看孙先生是“铁杆川粉”,在之前的大选中,他投过票给克林顿,也投过奥巴马。“民主党近几年实在是让人失望,特别是在教育议题上。”孙先生说。

  1996年,加州政府通过了“209宪法修正案”,禁止州政府机构在公共教育等领域考虑种族,性别等因素。在这条法案的保护下,占加州人口仅14%的亚裔凭借着勤奋努力,在本州公立大学的录取率占到了40%。

  但在2012年底,西裔参议员赫南德兹(Ed Hernandez)提出了著名的“第五号宪法修正案(SCA5)”,提倡公立大学考虑种族比例的平衡,多给西裔录取的名额。 这让中产阶级的华人立刻紧张起来,华人运动的组织也大量浮现。孙先生说,他就是在反SCA5的浪潮中认识了许多对民主党失望、转向共和党的朋友,而这些人,也是现在支持特朗普的主力军。

  中产阶级的华人特别重视教育,然而他们许多人却不支持民主党大幅降低学费,甚至让公立大学免费的政策。孙先生说,他相信好的教育值得高价,教育资源是一种稀缺商品,降低大学的门槛等于是降低了高等教育的质量。大学免费的第一年,各个族裔都很开心,但到了第二年,好的教授都转去私立大学任教了,到了第三年,校区大幅度扩建了,到了第四年,大学毕业生太多,知名公司不认了,优秀的华人学生因而受到了伤害。

  今年5月,“亚太裔美国人投票动员组织(APIA Vote)”调查了各族裔对联邦资助大学免费的看法,其中华人只有41%支持,反对的却有45%,远远偏离了平均数的62%支持、26%反对。看来在教育问题上,一直偏向少数族裔的民主党这次难以囊获中产阶级华人的好感。
Fox News 著名主持人珍妮·皮洛(Jeanine Pirro)在采访一名华人。

  Fox News 著名主持人珍妮·皮洛(Jeanine Pirro)在采访一名华人。

  孙先生告诉我们,不仅是在教育议题上,民主党的经济政策也损害了不少华人的利益。比如,旧金山的房客众多,出租房供不应求,但出租1979年以前的老房子将会受到“房租管制法”(rent control)的限制,房主不能按照市场的供求关系而提价。

  从19世纪末的淘金热开始,许多华人很早就迁入西海岸,他们正是城市中老房子的拥有者,这些华人退休后生活并不富裕,靠着租金为生,受此项政策打击不小。

  孙先生说,“房租管制法”还限制了房主与房客自由终止租赁关系的权利。许多地痞流氓原本就爱不付房租,呆在华人的房子里不走,现在忍气吞声的华人房主拿他们更没有办法了。

  一方面,“房租管制法”伤害了老华人的利益,另一方面,它却帮助了无法买房安家的新华人移民,加州的百万华人在经济状况,教育程度,移民时间的差距都十分巨大,所谓的“谁能代表华人利益”或者最初就是一个悖论。

  支持桑德斯的蒂米

  蒂米(Timmy)是生长在美国的二代华裔移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华人政治生活的匮乏。目前,他一边做着鼓励华人投票的公益活动,一边领导着华人支持桑德斯的组织。

  蒂米和他的助手告诉我们,媒体喜欢报道中产阶级华人实现“美国梦”的故事,然而大多数华人的生活远没有那么光鲜亮丽,华人的房子多位于公路边,化工厂旁,受环境污染十分严重。许多华人是餐厅服务员,酒店清洁工,货车司机,他们在小公司工作,公司不会给他们买医保,他们自己买的医保往往也十分恶劣。在奥巴马的医改下,许多华人第一次拥有了较为完善的医疗保险,蒂米相信,桑德斯承诺的全民医保会为底层的华人带来更多的福音。
一群华人学生正在接受培训,他们即将致电华人选民,鼓励华人投票。

  一群华人学生正在接受培训,他们即将致电华人选民,鼓励华人投票。

  蒂米说, 民主党所关注的最低工资,医疗保险,妇女权利等议题与大部分的华人息息相关, 华人倒向民主党的传统应该被保留下去。

  支持希拉里的薇琪

  在希拉里的竞选办公室,我们见到了忙碌了一天的薇琪(Vicki)。薇琪是二代移民, 她在90年代帮参议员艾伦·克兰顿(Alan Cranton)工作,现在自己经营一家公关类公司,同时为政治组织提供策略咨询。

  薇琪说,民主党宽松的移民政策也照顾了华人最切身的利益。从参议员到国务卿,希拉里在职业生涯中一直致力于提升移民的生活水平。

  2003-2007年,希拉里合作起草了著名的“美国梦想法案”(Dream Act),让移民的小孩也能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2007年,她参与制定了“全面移民改革”(Comprehensive Immigration Reform),呼吁给一千万无身份的移民一条获得公民身份的道路。2016年,希拉里又表态要解决子女移民后留在归属国老人的绿卡问题,一想到能与父母团聚,许多年轻的华人移民连声叫好。

  薇琪还表示,华人要想在政治中取得话语权,华人议员的崛起必不可少。相比于共和党,民主党内的少数族裔更多。赵美心(Judy Chu)是美国众议院中的第一位华裔女性,她的成功离不开民主党对少数族裔参政的包容。

  美国第一位重大城市华裔女市长关丽珍,薇琪故乡新泽西州西温莎市的现任市长薛信夫(Shing-Fu Hseuh)都是民主党人。对此,支持共和党的孙先生却说,美国内阁中首位亚裔女性赵小兰就是由共和党总统任命,近年来,共和党失去了拉美裔的青睐,不得不向亚裔靠拢,确保在少数族裔中的地位,而相比亚裔,民主党和非裔和拉丁美裔更亲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未来驴象两党与亚裔的关系究竟哪个更近,谁也说不准。
许多亚裔的志愿者积极为希拉里助选。

  许多亚裔的志愿者积极为希拉里助选。

  华人参政的影响

  目前,享有投票权的华人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 华人参政议政真的有实质性作用吗?对于这个问题,三位受访者给出了统一的正面回答。

  孙先生举例说,在加州,一项法案的通过需要参众议院的绝对多数(2/3),为了不让支持SCA5的民主党拿到众议院的绝对多数,硅谷华人协会(SVCA)组织华人积极捐款,走上大街,为共和党女议员凯瑟琳·贝克(Catharine Baker)助选,成功出线的凯瑟琳·贝克从此与华人相交甚好,并一直在议院为华人发声。

  蒂米和薇琪用亲身经历证明了华人逐渐提高的政治影响力。蒂米作为亚太裔政治活动组织的领导人,成功邀请到了桑德斯与亚太裔的选民举行单独会谈。会谈中,所有的提问都来自亚太裔的政治活动家。薇琪则是在比尔·克林顿为妻助选的集会上被邀请为发言嘉宾,和前总统同台演讲,发出华裔的声音。

  随着华人的利益越来越多元化,华人内部的政治分歧与冲突成时有发生。然而分歧与冲突未必是坏事,华人目前最应该关注的,不是政治立场是否统一,而是每一种立场背后,有没有一个敢于发声,积极行动的群体。孙先生,蒂米,薇琪,这三位华人的政治理念虽然不同,但他们拒绝沉默、勇于行动的表现,在华人群体中应当得得同等的尊敬。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82295 report 4415 特朗普在圣何塞举行集会,圣何塞的西裔人口占到三分之一。6月7日,美国总统大选初选的最后一站在加州打响。共和党的唐纳德·特朗普、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几乎都锁定了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