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拜登承诺向东盟提供1.5亿美元,以对抗中国影响力

原标题:拜登承诺向东盟提供1.5亿美元,以对抗中国影响力

【文/观察者网 丁悦】5月12日至13日,美国-东盟特别峰会(U.S.-ASEAN Special Summit)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除菲律宾和缅甸领导人外,东盟国家领导人首次齐聚白宫。据路透社报道,在此次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将向东盟投资1.5亿美元,用于加强东南亚清洁能源建设、海上安全、抗击新冠疫情等。

此次峰会时值美国与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白宫希望借该峰会与东盟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从而“阻止该地区向中国倾斜”。但与中国的深厚关系和影响力相比,美国的承诺尤显苍白,无法阻挡大多数亚洲国家与中国“日益加深的经济融合”。

5月12日,为期两天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南草坪与与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合影。图自澎湃影像

宣布向东盟投资1.5 亿美元

此次前来出席特别峰会的东盟国家包括文莱、柬埔寨、印尼、老挝、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八国领导人,去年2月政变后上台的缅甸军政府代表被华盛顿排除在外。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以该国新总统在峰会召开时已选出、自身身份不合适为由,选择让菲外交部长代为出席。

据白宫公布的日程,东盟国家领导人12日将首先访问国会大厦,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其他两党议员共进工作午餐。之后他们将与贸易代表戴琪和商务部长雷蒙多会谈,讨论更深层次的经济合作。当晚,拜登将在白宫为他们举办晚宴。拜登政府高级官员11日对记者说,拜登不会单独挑选任何一位领导人进行双边会议,但会与他们每一位都有“短暂的私人会面时间”。

13日,东盟领导人将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和国务卿布林肯共进午餐,讨论“海上合作和疫情恢复”,气候也将提上议事日程。随后,他们还将在白宫第二次会见拜登,进行大约两小时的会谈。

此次峰会时值美国与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随着中国在东盟地区影响力日渐增长,白宫希望借该峰会与东盟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从而“阻止该地区向中国倾斜”。《华盛顿邮报》称,即使是在俄乌冲突之中,拜登政府也试图表明,它并没有忘记中国这一21世纪的“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认识到,与中国的竞争需要“在欧洲之外建立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我们需要抓紧”,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我们不是要求各国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不过,我们要清楚地表明,美国寻求更强大的关系。”

白宫声明

据白宫网站消息,当地时间12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向东盟投资1.5 亿美元,包括6000万美元的海事计划,美国海岸警卫队将在“印太地区”指派更多人员并设立培训小组,以“帮助满足合作伙伴对海上培训和能力建设的要求”。

美国还将投资4000万美元建设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帮助东盟国家实现脱碳,以及加强电力系统建设,加快清洁能源技术部署等。另外还将投资1500万美元美元帮助东南亚应对新冠疫情。额外的资金将帮助东盟国家制定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法律。

不过,路透社指出,与中国的深厚关系和影响力相比,这些承诺还是显得有些苍白。

再提“印太经济框架”:无痛无益,没有人真正想要

此外,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指出,拜登政府将利用此次峰会来讨论即将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但“不太可能看到具有约束力的美国承诺”。有地缘战略分析认为,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侧重于安全,但在经贸领域缺乏必要的“面包和黄油”(bread and butter)。

“印太经济框架”的构想最早由拜登在去年10月27日出席第16届东亚峰会时提出。该框架重点关注的领域包括供应链弹性、清洁能源、税收和腐败四大领域,以及“公平和弹性”的贸易新规则,例如要求合作伙伴签署高劳工标准等。各国“可以选择参与他们感兴趣的部分,而不必全部参加”。

“虽然美国仍在充实印太经济框架的内容,但它不太可能给东盟留下深刻印象。”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首席研究员林韦玲(音,Joanne Lin)指出,“缺乏市场准入,以及较高的劳工和环境标准可能和一些东盟国家不相适应。”

“印太经济框架可能会取得一些进展,但不太可能看到具有约束力的美国承诺”,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协会研究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直言,鉴于世界上仍有其他重要议题,对峰会的期望将“相当低”。

《外交政策》杂志指出,拜登政府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只是为弥补特朗普政府退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留下的“印太战略”空白,从而推出的“缺乏内容的替代物”,无法减缓大多数亚洲国家与中国“日益加深的经济融合”

不仅如此,该经济框架在向东盟国家提出提高劳工标准等繁琐要求的同时,没有提供美国的市场准入作为回报。《外交政策》指出,对东盟来说,这是一个“无痛无益”的经济框架,一个几乎“没有人真正想要”的经济框架,“结果必然是一团糟”。

“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虽然美国极力“拉拢”东盟国家,但《外交政策》指出,这对改变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基本经济平衡“没有什么作用”。

根据中国商务部网站信息,东盟2020年和2021年均是中国最大贸易合作伙伴。2021年双边货物贸易总额达5.67万亿元人民币。东盟所有10个成员国都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相关文件。东盟国家占中国外贸总额比重14.5%,逾七分之一;占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的半壁江山。去年11月,中国承诺将在未来3年再向东盟各国提供15亿美元发展援助,用于东盟国家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

美国“国防一号”网站10日发文称,当拜登本周在华盛顿欢迎东盟国家领导人时,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影响力早已不限于贸易和投资领域了。中国民营企业“也参与塑造了”中国在东盟的影响力,比如提供短信、电子支付和新闻分享的多功能应用程序微信在东盟国家中越来越受欢迎,2020年,微信支付被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授权使用,成为这个东盟最大经济体的合法支付方式。

4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搭载一批纺织品货物的陕西西安首趟中老铁路(西安—万象)国际货运列车即将启程。图自东方IC

对于美国的拉拢,东盟国家已多次表示不愿选边站队。峰会期间,柬埔寨首相洪森的顾问高金华(KaoKimHourn)明确告诉路透社,柬埔寨“不会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

印尼目前是2021至2024年东盟-美国伙伴关系协调国,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前往美国前发表的新闻声明指出,东盟愿开展包容、互利的具体合作,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东盟伙伴国协作。印尼工商会(Kadin) 主席阿尔贾德·拉斯吉德(Arsjad Rasjid )在华盛顿表示:“我们想与中国合作。我们想与美国合作。我们想与欧洲合作。我们希望与所有人合作。不要让我们选择。”

据越南国家通讯社报道,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12日在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发表演讲时指出,在独立与依赖之间,越南始终本着胡志明主席“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更可贵”的精神选择独立。

美国-东盟商务理事会(USABC)主席奥修斯(Ted Osius)告诉《华盛顿邮报》,东盟国家希望实现多元化,希望在发展经济方面有多种选择,但“没有任何一个东盟国家会说,‘我们真的很想被一个伙伴国主宰’。他们在拥有尽可能多的朋友和贸易伙伴上拥有巨大的兴趣。”

“东盟可能希望看到美国对东盟主导的机制提供更多支持,而不是(建立)像四方安全对话(Quad)和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Aukus)等美国主导的小型多边组织。”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首席研究员林韦玲(音,Joanne Lin)表示。

对于此次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调,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应当为地区和平发展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而不是损害本地区和平稳定、破坏本地区团结合作。“美国更不能打着‘合作’的幌子搞选边站队,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玩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