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杜英哲涉嫌诱奸被刑拘,乱象频生的艺考机构,该走向何处?

原标题:杜英哲涉嫌诱奸被刑拘,乱象频生的艺考机构,该走向何处?

“明星梦”背后的阴暗,再一次赤裸裸地展现在公众面前。

9月19日,有多名网友发帖称,知名艺考机构“影路站台”校长杜英哲15年来诱奸多名未成年学生,致17岁女生辍学生育,而杜英哲本人还曾炫耀睡过上百名学生。

9月22日午间,北京警方发布通报称,针对上述举报,已将犯罪嫌疑人杜某某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影路站台”机构创立于2007年,是全国影视类艺考知名培训机构,每年招收数百名学生,课程费用为1万~10万元。此番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杜英哲,是“影路站台”的创始人和曾经的校长,其本硕都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同时是知名动漫《小鲤鱼历险记》的编剧之一。

杜英哲 图源网络

一位曾经的影视艺考考生李思格对九派财经表示,“艺考培训基本上都是封闭式训练,北京艺考圈很多人都听过杜英哲的传言,他自称和北电、中戏关系紧密、业内地位高,反抗的学生会被威胁考不上大学,还有学生曝光其行为后遭到调侃、孤立和霸凌。”

目前,影路站台仍在进行培训活动,事件引发热议后,多名核心员工表示影路早已经脱离杜英哲其人运营、撇清关系。

企查查信息显示,成立于2017年4月的北京影路站台影业有限公司已于去年12月被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其在上海、长沙、成都、广州等8个城市的分公司也均于去年注销。变更记录显示,杜英哲曾在该公司任监事,于2020年11月退出。

另一家成立于2008年、由杜英哲持股并任监事的北京影路创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已于2018年注销,该公司曾于2017年被列为老赖。

个例背后,超过百万艺考生“考”出了数百亿规模的培训市场。然而,庞大的市场之下,分散的艺考机构各自“占地为王”,乱象频生。未来,艺考教师资质如何确认,行业乱象如何规范,引发社会的关注。

艺考机构野蛮生长

事件之初,有用户在微博发布长文举报北京电影学院2020级导演系本科生赵韦弦以用户测试为由,借用200多位女生百度网盘账号并下载隐私照片;并借导演系作业名义,骚扰逼迫未成年女生在拍摄视频时裸露身体,引发舆论关注。

借着此次事件引发的社会热议,9月19日,北电学生施子怡等人在微博、微信公众号发文《北电赵韦弦的艺考老师,15年诱奸多名未成年女学生致辍学生育》,称杜英哲行为比赵韦弦严重万倍,文章包含三位女生实名制举报口述。

21日,施子怡等账号又继续发布了21位影路前员工、学生等相关人士口述文章,称杜英哲常利用其权威专业形象、以“换面试服装”等借口进行猥亵、导致学生在考前崩溃,甚至称其妻子也为日常诱奸的“帮凶”。

随后,相关截图显示,杜英哲本人发布朋友圈回应称,“重口味教学”是利用人性中恶的一面让学生艺考成绩更好,其教学方法很有效果。

9月21日晚间,平安北京官方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称,高校男生赵某某涉嫌相关违法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9月22日,警方公布艺考机构杜某某也被刑事拘留。

有网友认为,遭到性侵的未成年学生,往往会在多年后才有勇气报警,难以搜集证据,可能导致责任无法认定。针对此类事件,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曾向媒体表示,存在多名原告时,案情里有差异但大体相似,若能搜集到一些外围证据,如酒店、房间的出入画面等,也能侧面印证原告指控的情节。

此前,就曾有类似群体指控事件中的老师被判刑8年。

2020年4月30日,12位男生网络发文曝光曾遭男老师梁某猥亵。2022年1月7日,“四川男教师猥亵多名男生案”在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梁岗因犯强制猥亵罪获刑8年。

如今,杜英哲已被刑拘、等待着警方调查与法院判决,但许多网友分享的类似经历也反映出,野蛮生长的艺考培训行业的确存在机构规模小、名师权力大等问题,且编导、表演等专业也没有相关教师资格证。

培训费动辄数万元,投机者众多

名师是艺考培训机构的“活招牌”和核心竞争力。

据悉,目前15-30天的影视编导集训班平均费用超过2万,校考冲刺班价格更是在4万元左右。高昂课程费用带来的利润诱人,机构自然不希望“经验丰富”的老师离职。

杜英哲事件中,有网友评论“你情我愿的潜规则,艺术系的女生很会玩。”但知名刑法学教授罗翔曾表示,禁止年长的老师与阅历、地位完全不对等的学生恋爱,是法律作为家长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自由如果不加限制,将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造成虚假的自愿”。

何况,许多艺考辅导老师其实是往年考分较高的大学生兼职,工资成本较低。“培训代课大约是300元/节,平均月薪在3000到7000左右,同学生们都愿意赚个外快,但毕业后转为全职、长期发展的不算多数。”李思格表示。

实际上,除了准备较为基础的省级联考,学生们若想考取知名艺术专门院校,还要准备校考,不同学校考试内容、重点不一,难以统一授课。所以,艺术培训机构很难形成全国性品牌。

影路站台的许多员工,就是毕业或在读于北电、中戏等院校,已经形成了艺考信息和经验的闭环。艺考生们大多付出了大量精力和金钱,希望能通过有针对性的培训机构,考入心仪的艺术院校,即使发现有问题、想更换培训机构,也很难有其他选择。

目前,已有艺考培训机构开始防范此类负面事件,李思格表示,“北京最大的编导艺考机构有两家,一个是影路站台,另一个是薪火。薪火艺考的管理更严格,很多老师上课都不能用真名,跟学生之间都没有直接连接,另外有辅导员负责生活管理、女老师查寝,可能也是为了杜绝这类事件出现。”

“作坊”众多,难达上市规模

公开资料显示,每年高考考生中10%左右都是艺考生,但大多艺术专业报录比远高于普通文理科,并非一些人心中差生的“捷径”。

共研网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艺考培训人数达103.5万人,较2020年增加了3.6万人,同比增长3.6%,预计2022年中国艺考培训人数将达到107万人。

市场需求带动培训班价格水涨船高,2017年到2019年,美术艺考行业头部老鹰股份长期班平均学费就从170.93涨至230元/天,2019年综合毛利率达到55%。

高利润和广阔前景吸引许多老师、投资者入局,2021年中国艺考培训机构数量达5494家,较2020年增加了1010家,同比增长22.5%,预计2022年中国艺考培训机构数量将达到6474家。

即使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共研网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艺考培训市场规模仍达到535.6亿元,较2020年增加了31.1亿元,同比增长6.2%,预计2022年中国艺考培训市场规模将达到573.8亿元。

其中,美术艺考占据了“半壁江山”,2020年,我国美术艺考规模292.9亿元,占比58.66%;音乐艺考规模70.3亿元,占比14.08%;舞蹈艺考规模25亿元,占比5.01%。

2017至2019年,每年招生4000人左右的美术艺考头部老鹰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72亿元、2.32亿元以及2.87亿元,营收不断增长。

此后,相关部门开始给“艺考热”降温,2020年开始全国高校(除45所独立艺术院校)全面取消美术校考,而以省联考成绩为主,减轻学生负担。

在美术艺考市场的占有率仅有1.1%的老鹰教育,没有在激烈竞争中形成壁垒,培训班招生人数、收入呈逐年下滑态势。

最终,此前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老鹰教育,在2021年11月撤回IPO、终止注册。

百亿产业迟迟没能冲出“艺考第一股”,地方化、“作坊式”小微企业众多,也没有统一的教学标准与教师资格证。如今,封闭式训练中的未成年学生们,亟需行业监管的保护。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思格为化名)

九派财经记者 夏雯琪

实习记者 潘慨勤

【来源:九派财经】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湖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