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专家:不论高校英语四六级是否与学位脱钩,都应尊重其自主权

原标题:专家:不论高校英语四六级是否与学位脱钩,都应尊重其自主权

这两天,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发布的一则通知,在网上引发有关“英语四六级与学位脱钩”话题的讨论。

“高校英语四六级与学位证书脱钩”并非新话题。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十年前就有过一次大讨论,当时已有不少高校将四六级与学位证书颁发进行了脱钩。另一方面,至今仍有部分高校英语四六级与学位证书的颁发挂钩。

9月21日,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原则上,高校有自主权来决定英语四六级与学位挂钩还是脱钩,不管高校选择的是脱钩还是挂钩,都应给予尊重。

“随着时代发展变化,高校的考量也在发生变化,这很正常。”陈志文强调,“但我们绝不能把英语学习妖魔化,我们仍需要借助英语这一工具去参与世界交流、竞争,尤其是在当下。”

“高校英语四六级与学位脱钩”话题再受关注

9月20日,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发布通知:经学校2023年第五次本科生院院务会研究决定,我校不再将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校内英语水平考试和校外其他各类英语考试是否参加及其考试成绩作为本科生毕业及学士学位授予条件。该决定自2023年9月1日起实施,请知悉并通知学生。

该通知流传到网络上后,引发网友关注。对此,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他学校也有,并不是一个奇怪的决定”,“这不是西安交大特立独行的举措”,希望网友不要过度解读。

事实上,高校英语四六级与毕业证、学位证脱钩确实并不算新鲜事。陈志文介绍说,早在1996年,《中国青年报》就曾对这一问题进行过报道讨论。澎湃新闻梳理过往报道发现,2013年该话题再次发过广泛关注和讨论,且当时就已有不少高校将英语四六级考试成绩与学位证书的颁发脱钩。

当年,《现代金报》报道称,“记者从宁波几所本科院校了解到,大部分院校取消四级和学位挂钩这项制度,但学生对四六级的热情依然不减。”报道中提到,2006年宁波工程学院取消了四级与学位挂钩政策,2008年开始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不需要用英语四级成绩来换毕业证书,另外宁波大学、宁波大红鹰学院也取消了英语四级与学位挂钩政策。

2013年11月,《扬子晚报》也曾报道:“今年12月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报名工作正陆续收尾,而关于英语四级要不要与学位挂钩的问题又成为大学生关注的热点。‘教育部从未将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昨天这一说法在网上热传。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也证实该说法。”报道称,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都将学位证与英语四级考试进行了松绑,或“只要修完大学英语课考试合格就算过关”,或“用本校的学位英语考试取代四级考”。

同年11月,“大河网-河南商报”的报道中提到,“25日,有媒体报道称四川部分高校学位证已与英语四六级脱钩。25日,记者了解到,河南省多所高校学位证已与英语四六级脱钩。”报道称,郑州大学、河南大学、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等多所高校学位证均已与英语四级脱钩。

另外,据《长江日报》2013年报道,武汉理工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18所武汉高校已不再将英语四级考试成绩与授予学生学位挂钩。

201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在答复人大代表建议时重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并未制定学士学位授予与英语四级考试挂钩的办法。

专家:尊重高校自主权,重视英语的工具作用

我国于1987年开始实行大学英语四级考试。

2005年2月,教育部宣布对四六级考试改革,不再发放合格证,改为发放成绩单,并重申教育部从未要求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挂钩。

此后,不少高校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与学位证书脱钩。《新闻晨报》2005年曾报道,“本市华东理工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两所院校同时宣布:从2005届本科毕业生开始,其学位发放工作将与英语四六级证书脱钩。这是今年四六级改革后沪上首批宣布二者不再挂钩的学校。”报道还提到,早在改革前,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就这样做了。

不过,目前仍有部分高校将学位授予与英语四级考试挂钩。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7月,社交平台上有多名网友发帖提到,因为四级没通过没拿到学位证,“今年六月只拿了毕业证”,并有网友在网上寻求补救方案。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未要求大学英语四级与学位挂钩,是否意味着高校就应该将英语四级考试成绩与学位证书颁发脱钩?

“我认为高校有自主权来决定大学相关学位授予的资格与条件,比如大学英语四级与学位挂钩,或者不挂钩。”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时代在变化,高校的考量也在变,选择将英语四级与学位证挂钩或者脱钩,都会有自己的道理,要尊重高校的办学自主权。”

陈志文指出,时代发展到现在,大学英语水平普遍得到提升,很多知名大学有不少课程是英文教学的,优秀的学生英语往往也很好,不必用单一的尺子来衡量学生的英语水平,因此很多高校陆续取消了英语四级与学位证挂钩的政策。

“但是对坚持不取消这种挂钩的高校,我觉得也需要尊重。”陈志文说,“不是说原来挂钩就错了,现在脱钩就对了,而是不同时代、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层次高校,学生的英语水平不一样,学校的考量也不一样。”

“另外,无论是从科学技术的学习上、国际交流上,还是我们跟西方做斗争、反妖魔化中国的过程中,我们都需要借助英语这一工具,我们不能总是用表情包吧?这就要求我们要学好英语。”陈志文强调,“所以,我们不能因为高校取消了英语四级与学位证挂钩,就不重视英语学习,甚至把英语学习妖魔化、或者对英语学习贴标签,将之与爱国不爱国绑定。我坚决反妖魔化英语学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