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扬言“谁向巡视组乱告状就收拾谁”!大学校长受贿1500余万

原标题:扬言“谁向巡视组乱告状就收拾谁”!大学校长受贿1500余万

12月1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了广西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李思敏的案情细节。2022年2月15日晚饭后,广西科技大学(以下简称广西科大)原党委副书记、校长李思敏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

审查调查结果显示,李思敏任广西科大校长期间,为他人在项目承揽、设备采购及工程款拨付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他人送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500余万元。2023年3月24日,李思敏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文章介绍,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巡视组进驻广西科大后,因担心学校教职工检举揭发,李思敏曾公然在学校党委常委会上扬言:“谁向巡视组乱告状就收拾谁。”

李思敏(资料图)

“恃才傲物,哪哪都看不顺眼”

1989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李思敏就凭着过硬的专业素养,独立主持过两个国防科研项目。2006年至2012年,他担任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以下简称桂电)分管科研的副校长,使得学校的科研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

正是因为这些成绩,2014年,他被任命为广西科大党委副书记、校长。当时的广西科大,刚从学院更名为大学,正处于学校发展的黄金期,迫切需要一位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掌舵人。

组织上对他委以重任,希望他从教学、科研、管理等方面提高学校的综合实力;广西科大的教职员工充满期盼,希望新领导带领他们取得像桂电一样的跃升。唯独李思敏不这样看。在他看来,自己从研究生开始就在桂电,不仅熟悉校情人情,各方面工作也已走上了正轨。如今来广西科大,相当于再吃一茬苦、重遭一次罪。李思敏讲道,不管是科研经费、学校师资队伍中的博士数量,还是在全国高校中的排名,当时的广西科大与桂电都存在较大差距。发展基础没有原来的学校好,背井离乡需要重新奋斗,让他心里开始有了明显落差。

尽管如此,刚到学校时的李思敏也想干出一番事业,他想方设法扩大学校招生规模,增加学校经费收入,提高教师绩效。然而,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加,广西科大的干部职工看到了李思敏的另一面。

“恃才傲物,哪哪都看不顺眼。”这是广西科大很多干部职工对李思敏的共同印象。李思敏经常拿桂电与广西科大对比,“以前在桂电怎么就能干成,现在为啥就不行?”指导工作时,他更是心浮气躁,听不进不同意见,经常打断同事包括班子成员的发言,甚至让人下不来台。“言必称西方”,是同事对李思敏的另一印象。讲话开篇总是欧洲某名校如何、美国某名校又怎样,认为学校干部职工的思想落后。

“实际上,当时我们学校还只是个教学型的高校,与桂电不在一个发展阶段,更不用提他经常讲的西方名校了。”学校同事说,李思敏的很多理念都严重超前,根本不符合学校实际,“比如他没考虑学校有没有相应的科研团队,就花费数千万元买了一台电子显微镜,结果造成长期闲置。”提建议听不进去,讲意见不能接受,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愿找李思敏谈想法了。

在李思敏的工作思路中,抓学科建设、争取博士点始终绕不开的就是如何跑项目、拉经费。在原学校期间,为了补足科研经费的缺口,他的应对办法就是“跑社会”,吃吃喝喝、迎来送往的事总是少不了。李思敏到广西科大的那一年,正是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越抓越紧的时候,而他仍坚持自己的这套“方法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前,跑经费拿个项目,喝下一瓶就能拿走多少钱,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没有这种环境土壤。”对于李思敏开展工作的思路方法,同事认为不合时宜。

碰到钉子的李思敏,没有反思自己的理念方法是否有问题,反而一味指责别人。工作久了,感到“费力不讨好”后,他将组织的重托放到一边撂挑子不管,开始更多考虑个人得失。“对自己有利的事比较上心,对学校很多事都是不置可否的态度。他任校长的8年时间,很多人都开始‘躺平’了。”同事谈及学校错失更名以后的黄金发展期,满是惋惜。

“只要认为是朋友,就不讲党性原则”

据介绍,李思敏喜欢吃喝,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到柳州工作后不久,李思敏就经常赴各种酒局。学校同事评价,“昨天吃过,今天又吃;今天喝完,明天还喝。”

好面子、爱许诺,成了李思敏的酒风特点。在酒桌上喝开以后,他喜欢随口答应事情。喝高了的李思敏有个口头禅,“咱们好兄弟,我给你办个事,给你个100万元的项目。”在一次次的觥筹交错中,李思敏的学者色彩彻底褪去,与商人老板的感情越来越近,诸如学校干部职工升迁,附属幼儿园的入园名额,附属医院的班子人选、项目招标等,都是在醉眼迷离中完成的交易。李思敏回忆说,“我只要认为是朋友,就不讲党性原则,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忙办事。”

“学校食堂搞了一堆中央厨房设备放那里长期闲置,当时很奇怪,现在明白了。”李思敏在学校时的一些反常决定,都与他身边的商人老板脱不开干系。商人罗某某是李思敏在桂电的校友,李思敏刚来柳州时人生地不熟,罗某某就陪着他跑前跑后、熟悉环境,慢慢成了李思敏在柳州“最信任的朋友”。2014年认识的叶某某虽是新“朋友”,但他主动为李思敏安排私人应酬接待,每逢节假日还送上大额礼品礼金,李思敏看中他“做生意的能力”,两人关系也迅速升温。这些中央厨房设备正是在叶某某的撮合下,从某厨具设备企业购置的。

很快,李思敏开始带着罗、叶二人参加学校聚会,将他们介绍给学校领导;李思敏也会参加他们组织的酒局,让别人知道他与两人的密切关系。久而久之,很多人都知道,想要承揽学校项目,就得找罗某某、叶某某。随着广西科大新校区的开发建设,李思敏和他的两个代理人大肆插手新校区工程项目,把商品交换原则运用得淋漓尽致。李思敏在背后利用权力帮助商人老板运作中标项目,罗某某、叶某某在前面穿针引线,与商人老板或涉及相关项目的校方、招投标等单位联系,一方面传达李思敏的一些指示和意见,另一方面代表李思敏向民企老板收取好处费。办案人员介绍,李思敏收受他人送予的1500多万元财物中,与罗某某、叶某某共同收受的钱款就占了80%以上。

“人前朴素、人后享乐”

在很多人眼中,李思敏并不是一个热衷享乐的人。他平日吃穿用度都一般,并没有刻意追求名牌。

直到违纪违法事实浮出水面,人们才了解到李思敏是个“人前朴素、人后享乐”的两面人。学校里他的收敛只是做做样子,与商人老板相处时才表现出真实的欲望。用他自己的话说,“担任校长后,看到周围商人老板的高端生活,开始沉迷享乐主义了。”为了方便公车私用,李思敏指示司机清除掉车上的公务用车标志,并多次使用该车出入高档餐馆等场所。办案人员介绍,在商人老板有求必应的奉承和安排下,李思敏开始追求高档餐厅,席间非茅台酒不喝。除此之外,他还沉迷于打高尔夫球,几乎每个周末都出现在高尔夫球场,会坦然接受商人老板送他的储值卡和高尔夫球具,还将自己的享乐奢靡开脱为“生活中只有高尔夫球这一项运动”。

事实上,李思敏也曾较长时间保持过朴素的生活习惯。因学术能力出众,他很早就掌握大量科研经费,早在1995年,他就用54万元经费购买过一台科研仪器。当时的他,因为买不起5万元的学校集资房,全家挤在39平方米的旧宿舍里。即便如此,他也没在科研经费上动过歪脑筋,可谓一门心思扑在学术研究上。

可担任校长后,奢靡享乐很快成了李思敏的日常,而且迅速传染给了家人。权钱交易下,逢年过节他会往家里拿回各种礼品,以及商人老板送来的“好处费”“感谢费”。有时,李思敏还带着妻子一同出席酒局饭局,主动介绍妻子与这群“好朋友”“好哥们”认识。商人老板邀请李思敏外出旅游时,他也会带上妻子和女儿一起享受“免费的福利”。“我在吃喝玩乐中沦陷,也没有管好家人,还放任她们贪图享乐。”李思敏说道。

随着受贿金额越来越大,李思敏逐渐滋生起全方位提升生活品质的想法。收下第一笔贿款后的短短几年里,除买房买车花掉130余万元外,仅在日常生活、购物等方面,李思敏就消费超100万元,过起了远超正常收入水平的“高端”生活。办案人员表示,李思敏从开始“不矜细行,追逐享乐”,到热衷推杯换盏,沉迷打高尔夫球,再到违规插手工程项目大肆敛财,“破心”破纪破法,层层破防,逐渐蜕化变质,腐败堕落,走上了由风及腐的不归路。

“谁向巡视组乱告状就收拾谁”

据介绍,作为一校之长,李思敏几乎没有接受监督的意识。李思敏的职务是党委副书记、校长,但他根本不愿提及自己的副书记身份,经常在会议名牌上只写校长,将党委副书记这一职务去掉。他对学校党委不重视,对校纪委书记更是当作下属来看。有一次,校纪委书记提醒他注意遵守党内规矩,李思敏却认为对方是在忤逆自己,还放话“要找机会整他”。霸道跋扈的行事风格,不仅让校内教职工敢怒不敢言,甚至校领导班子成员都对李思敏畏惧有加。

2016年,学校计划新建综合实验楼,有学院提出想扩大建设面积。按照正常流程,此事必须经校长办公会和党委常委会讨论商定,李思敏却连校党委都没有报告,就直接通知设计方修改图纸,一下子给学校增加了1000余万元建设成本。办案人员介绍,类似的事情在李思敏身上并不少见,在学校工程建设领域更是常态。在他的任性决策下,工程项目虽然层层审批,但层层都以李思敏的意志为准,决策流程和招投标制度犹如摆设。

“长期身居高位,让李思敏形成了狂妄自大、任性妄为的性格特点,思想上抵触监督,行为上对抗监督,甚至错把监督看作让他丢面子的事,政绩观也越走越偏。”办案人员分析道,针对群众举报反映李思敏违规接受宴请的问题,组织曾两次进行函询,他都坚决否认。

2020年9月,自治区党委巡视组进驻广西科大。因害怕自身违纪违法行为暴露,李思敏与几名行贿人商讨应对策略,订立攻守同盟,要求隐瞒他们之间不正当经济往来问题。因担心学校教职工检举揭发,他还公然在学校党委常委会上扬言:“谁向巡视组乱告状就收拾谁。”这一言论在学校扩散后,造成恶劣影响,严重干扰了巡视工作的顺利开展。

2023年9月22日是李思敏60岁生日,也原本是他退休的日子。“从1989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30余年,从担任校长至今只有短短几年。我在自己人生的这面墙上,添上了几块罪与恶之砖。墙垮了,我将自己埋葬,教训刻骨铭心。”回想起自己参加工作后的种种经历,特别是退休前几年的放纵与疯狂,李思敏几度泪流满面。然而,他的人生早已没有试错的机会,曾经畅想的美好退休生活已不复存在,等待他的是漫长的牢狱生涯。

来源 | 红星新闻《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