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三学者甲辰春节回乡见闻六问六答

原标题:三学者甲辰春节回乡见闻六问六答

2024年龙年元宵刚刚过去,搜狐城市邀请了三位研究城乡治理和区域发展的专家:国家发改委宏观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国土规划室主任、研究员黄征学(家乡湖北京山市),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终身教授曾刚(家乡湖北武汉市),以及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家乡福建顺昌县),希望通过同题问答,还原他们新春回乡的部分观察体悟,记录中国大地城乡的局部生态。

-01-

您有亲友在外地务工吗?龙年会有什么变化?继续外出务工,还是回乡就业?为什么?

黄征学:亲友以前基本都在广东、浙江等沿海地区务工,但龙年稍微有所变化。有亲友为更方便照顾老人和小孩子选择回省会和县城就业,也有亲友谋划回来在县城做点小生意。

曾刚:我的近亲中没有在外务工之人,但据我观察,家乡外出务工的人员进一步减少,回乡创业、就业的人员越来越多。从原因方面看,一是外地用工需求下降,工资待遇下调,不得不回乡;二是对未来持比较悲观态度,回乡工作心理觉得比较安定,避险心态使然;三是前些年外出“打工”导致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务工“职业病”后果令人忧虑,“分居”困局未解。

丁长发:我侄儿在深圳打工,侄女在义乌自己开个沙县小吃店。我老家镇上甚至县里就业机会很少,所以目前他们还没有考虑回乡就业。

-02-

您的亲友关心本地楼市吗?如果关心,持什么观点?有没有买房置业计划?

黄征学:亲友多在县城拥有住房,大家对楼市关注度不高。也有房产中介和房地产开发亲友会谈论本地楼市,但总体上比较悲观。

曾刚:我接触的人中有部分人士关注楼市,买房“还钱”,买房置业者均有。从总体上看,对购置房产多持比较谨慎的态度,预计房地产仍将保持低迷状态,购房保值心理似乎已成往事。

丁长发:我们乡镇很少商品房,县城倒是有很多,但是我认识的,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县城买房子的。

-03-

您认识籍贯家乡即将进入社会就业的毕业生吗?考编、市场应聘、自主就业等就业方式,他们更倾向选择什么路径?为什么?他们会选择回乡就业还是异地?为什么?

黄征学:2024年有几个高中同学的孩子即将大学毕业,父母对小孩子就业比较焦虑,基本都倾向于考编,主要是体面、稳定、有保障,多数就业地点没有特别考虑,能上岸就行。

曾刚:基于“稳定”的考虑,“考编”成为很多毕业生的“首选”,尽管受编制有限的影响,考编难度很大。对大部分毕业生而言,异地就业仍然占据绝对重要比例,大都市仍是年轻人就业的主要场所。受“躺平”心态和宏观经济形势不佳等多重因素的综合影响,自主创业不在大部分毕业生的就业计划之中。

丁长发:当然,几乎所有的毕业生都想考编,宇宙的尽头是编制,这个大学的尽头就是想考编。因为市场自主择业很难,有很多考公务员的,考上了就上岸了,没考上公务员的,有部分是继续考,也有部分去市场应聘,蓝领白领都有,但都比较临时,不是很长的。去福州厦门居多吧,比较近。回乡就业的几乎没有,老家乡镇县城没有什么就业岗位。

-04-

您有亲友做实业的吗?经营状况近年来有变化吗?会进行调整吗?

黄征学:有亲友在县城做实业,但受大环境影响,近几年经营状况不太好,但又不知道如何调整,基本处于“躺平”状态。

曾刚:我有多位近亲开办公司,但主要在服务业领域。从他们介绍的情况看,经营困难是大多数中小民营企业面临的问题。但另一方面,由于可供选择的其他机会不多,选择克服困难,争取“活下去”的愿望非常强烈。

丁长发:我有很多亲友做实业,做竹木制品加工,主要出口。实业不好做,一是成本问题,水电、土地、物流成本高,另外关键是市场需求——订单减少,比如说我们老家的出口:美国订单减少了,甚至加关税了,欧美订单低端流向东南亚,高端流回美日韩澳门。我一位外甥女婿货物是出口美国的,现在订单大幅度减少。

-05-

您有亲友在当地政府机关工作吗?他们什么状态?

黄征学: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亲友基本都有招商引资任务,完成压力较大。同时,本职工作外的其它事情、上级检查、政治学习等事情也比较多。

曾刚:我有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他们感觉工作压力加大,但计划“跳槽”的公务员数量没有之前那么多。从原因方面看,一是其他机会变小,二是离职难度增大。

丁长发:我有一位侄儿在山西县城当公务员,谈了一个当地女朋友,各方面发展都不错,进步很快。

-06-

您觉得自己的家乡近年有什么变化?您会选择回家乡安居吗?为什么?

黄征学:尽管近年家乡生态环境建设、经济社会发展、县城基本功能完善等方面都有较大变化,但目前还没有考虑回家乡安居。因为和北京相比,县城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差距依然比较明显,服务消费设施不够多,生活便利化程度也不太高。

曾刚:家乡建设成效显著,城乡面貌越来越美,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均有大幅度提高。但是,由于在外生活时间很长,加上受其它多方面因素影响,暂时没有回乡安居的计划。当然,与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有很深的家乡情结,想为家乡做点贡献,怀念家乡的时光,未来不能完全排除回乡定居的可能。

丁长发:家乡一些软硬件变化蛮大,比如说水、电、路,路都拓宽了硬化了,还有就是治安非常好,因为农村年轻人都跑掉了,剩下386199(注:老人家妇女儿童),自然表现很好。我退休以后可以去老家住一段时间,但安居应该可能性不大。毕竟整个环境不一样,比如说我在自然村熟人比较少,没人可以聊天说话,还有医院医疗很差。

文:搜狐城市赖颢宁、陈亚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