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窗户被刮走”,南昌暴风雨来临这一夜

原标题:“窗户被刮走”,南昌暴风雨来临这一夜

4月2日下午的南昌,大雨依旧滂沱。

雨刷来不及刮去像溪流一样淌过车窗的雨水,窗外蒙上了一层白雾,郭宇轩下班后乘车回家,一路上看着窗外的雨,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坐车,而是坐船。

自3月23日起,江西进入强对流多发季节,多地遭遇雷暴大风、冰雹等极端天气。3月31日凌晨4时,南昌县塘南红星站记录到最大风速达35.3米/秒,这是南昌市有气象记录以来出现的第二大风速。有气象科普博主称“堪比一场台风”。

当地媒体报道,在江西南昌市南昌县伟梦清水湾小区,大风刮走了高层住户家的窗户和睡在房间里的人,三位居民被大风吹落坠楼,经120现场抢救,3人均无生命体征。据央视新闻消息,3月31日凌晨,江西省南昌市出现大风雷电和强降雨天气,此次强对流天气已造成南昌市4人死亡,10余人受伤。南昌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此前回应媒体称,究竟是天气原因还是楼盘质量问题,具体原因还在调查,目前还没有相关定论。

风雨仍在继续。4月2日18时,中央气象台升级发布强对流天气橙色预警,这是2013年以来首个强对流天气橙色预警,也是中央气象台设立气象灾害预警标准以来首次发布强对流天气最高等级的预警。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服务首席专家朱定真建议,要减少在风险天气下的暴露度,躲避灾害区域。面对大风,行人应注意周边,远离广告牌、工棚等搭建物,尽快到抗风能力较强的建筑物内避风雨。

4月2日傍晚,江西南昌在下大暴雨,郭宇轩坐在车里,感觉“开车像开船”。受访者供图

暴风雨来临这一夜

暴风雨是在3月30日晚间来临的,23时许,一道闪电划过窗台,雷声紧跟而来,大雨倾盆而下。恰逢周末,27岁的郭宇轩彻夜未眠,在家中通宵打游戏。他住在南昌市区一栋商品房的15楼。这一夜,电闪雷鸣间隔来临,风雨始终敲着窗户。

零点过后,狂风暴雨变得更加猛烈,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多。3月31日早晨,雨仍在下,只是雨势小了很多,郭宇轩透过窗户,看到小区里有树倒下,树叶散落一地。

距此18公里外,南昌县伟梦清水湾小区附近的商户老板许美静早晨开门时,发现了被风吹倒的帐篷和架子。当看到警车围住小区,她才知道,自己商铺附近的小区在这场暴风雨中出了事。

据央视新闻消息,3月31日凌晨,江西省南昌市出现大风雷电和强降雨天气。记者向多个部门核实,此次强对流天气已造成南昌市4人死亡,10余人受伤。

一段聊天记录显示,在一业主交流群中,有人发布信息:通过市应急联动指挥平台收到市政府办“今晨因雷电突发大风的几起事故”:南昌县芳湖路伟梦清水湾小区发生2起共3人被大风吹落坠楼事件。2时58分,林峰香阁某栋某室刘某某(女,64岁)、徐某某(男,11岁)从家中坠落。3时22分,临峰香阁某栋某室万某某(女,60岁)从家中坠落。经120现场抢救,3人均无生命体征。

当地媒体走访受害者的家,拍摄到客厅落地窗被吹走,阳台上只剩下窗户边框的画面,而左右两根边框也扭曲变形,脱离原有轨道伸向客厅。

受害者家属徐先生说,3月31日凌晨3点左右,大风把自己家客厅和卧室的窗户都吹走了,自己正在睡觉的64岁的母亲和11岁的儿子被吹下楼,不幸身亡。

徐先生回忆称,事发时,他和妻子带着小女儿睡在主卧,父亲单独睡,母亲和大儿子睡。巨大的响声将他惊醒,徐先生立刻去查看家人的安全,此时客厅已经一片狼藉,而母亲和儿子都不在房间里,窗子和房门都没了,床垫也没了,只剩一个床架子。随后,徐先生迅速检查父亲、妻子和女儿状况,躲在卫生间里报了警。

在同一个小区里,家住11楼的万先生也遇到了相似的遭遇。当晚,他和妻子分房而睡,听到巨响后,万先生来房间找妻子,门已经被风吹跑,他拼命叫妻子,但都没有回应,床上也摸不到人,他给妻子打电话,听到手机声却不见人影,而床下还有妻子的拖鞋。等到风声渐小,万先生才发现窗户没了。

这一晚,有不少南昌居民家里的窗户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林子洋也是伟梦清水湾小区的业主,她在社交平台上展示了自己家的阳台,玻璃全部碎在地上,原本安装在阳台上的防盗窗被风吹倒,只剩边框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面上,阳台和客厅一片狼藉。

也有网友家阳台上的一扇窗户被风直接吹进房间大约三米远,途经阳台、餐厅,把客厅的实木沙发砸裂,留下满地玻璃。

3月31日凌晨,暴风雨将居民家中窗户吹倒在客厅。受访者供图

强对流天气持续多日

据江西省气象局消息,自3月23日江西进入强对流多发季节,已出现4次强对流天气过程。

4月2日,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服务首席专家朱定真告诉新京报记者,强对流天气主要表现为雷电、阵性大风(雷暴大风、飑线、下击暴流、龙卷等)、暴雨、冰雹等灾害性天气。强对流天气具有突发性、局地性等特点,且对流系统往往发展剧烈,易在短时间内造成极端灾害天气,因此,预报时效短、精度低。

据中央气象台消息,3月31日,江西南昌出现极端强对流天气,监测到闪电2783次,全市超过一半气象观测站(58个站)出现8级以上大风,13个气象观测站风力突破历史纪录,最大风速出现在南昌县塘南红星(35.3米/秒,12级),雷暴大风影响范围广,历史罕见。

气象部门发出了预警。3月31日1时45分,南昌市气象台发布了暴雨黄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6小时内,该市部分地区降水可达50毫米以上,局部可伴有短时强降水、强雷电、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但这则通知发布于凌晨,大多数人已进入睡眠时间,很难及时知悉情况并做好准备。

科普账号“中国气象爱好者”分析:“南昌3月31日凌晨遭受了极端强对流天气,南昌市郊观测站记录到35.3米/秒的12级阵风,很有可能属于下击暴流。事发楼层属于高层,风力可能更强,再加上高楼与高楼之间的‘狭管效应’,事发时风速甚至可能有14-15级,这完全是强台风登陆了!再加上强对流的风速往往非常突然,气压变化迅速,落地窗、玻璃幕墙很可能因为突然的气压差变化导致爆裂。”

2024年4月2日,江西南昌,出现强降雨天气。 图源/IC

“谁安装,谁承担相应责任”

事情发生后,有声音指出,涉事家庭的窗户安装可能有问题,并指向开发商和物业公司。新京报记者此前报道,南昌豪嘉实业有限公司的接线人员称,公司确实为伟梦清水湾小区的开发商,房屋交付都有验收标准,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而伟梦清水湾小区物业江西鑫勤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接线人员则表示,相关情况以政府部门通报为主。

新京报记者在房产平台上看到,涉事小区伟梦清水湾位于南昌市八月湖路669号,建成于2003年-2019年,共有120栋楼,总户数4931个。

徐先生家所在的楼栋,是小区里少见的高楼。“窗户没有固定结实”,在北京从事了多年门窗生意的何新从视频中判断,涉事客厅窗户长超过3米,墙体顶部只能看到两三个膨胀螺栓孔。而按照安装规定,用膨胀螺栓固定窗框时,一般每隔60cm就需要一个。

何新说,有的人会图省事,少打孔,或者在窗户找好位置后,打一管发泡胶,边缘再用玻璃胶一封就结束,导致安装不够牢固,防水防漏效果也不太好。规范的安装流程是把窗户固定在洞口,要给窗户足够的上下支撑,包括玻璃和窗框自身重量,还有内外支撑,用来对抗风压,最后做缝隙填充、密封以确保不漏水。

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甘仕荣说,事后追责,取决于窗户属于哪个主体进行安装,“谁安装,谁承担相应责任”。

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二条,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塌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能够证明不存在质量缺陷的除外。

甘仕荣指出,这里面还牵扯到质保期限的问题,如果还在质保期限内,就承担相应的责任,赔损害赔偿责任,如果不在质保期限内,那就不承担责任,“因为这么大的风,应该是属于一种不可抗力,就很难说去追究谁的责任”。

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三条,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甘仕荣说,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如果是产品质量问题致人死亡的,生产者不仅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还需要承担行政处罚责任和刑事责任。

“现在对于窗户和玻璃,谁是建设方,谁是施工方,还不清楚。”甘仕荣指出,如果后续调查发现窗户质量存在问题,且与住户坠楼有关联,才能找到相关责任人。从当下来看,天气也是导致此次事件发生的重要因素,具体是否承担责任及责任比例的划分,还要等待后续有关部门对事情的调查结果。

4月1日,当地警方称,此事件还在处理中,暂时没有嫌疑人。

南昌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此前回应媒体称,事发于3月31日,当地刮大风,目前究竟是天气还是楼盘质量问题,具体原因还在调查,“相关部门都会进行核查,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目前还没有相关定论,如果有正式通知,会通过官方渠道发布。

3月30日晚,风雨将树吹倒。受访者供图

强对流天气仍在继续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强风吹走窗户的事情此前也有发生。今年3月29日21时许,广东惠州便发生过一次强风把窗户吹走的事件。2020年8月,浙江台州,号称是“浙江台州地区最大的纯海景住宅小区”内,一名家住11楼的业主凌晨3点多关窗时,外窗被风吹落,人被带着坠落。

4月2日傍晚,江西南昌,强对流天气仍在继续。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天江西省南昌市部分地区出现大冰雹天气,局地伴有雷暴大风和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

当天17时11分,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生米街道东堡村有房屋发生坍塌,现场有人员被困,当地消防部门已接到报警并调派7辆救援车辆及50名救援人员到现场救援。目前,现场被困人员已得到救助,共有11人受伤,伤者已全部送往医院救治。

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朱定真建议,要减少在风险天气下的暴露度,寻找能躲避的建筑物。

比如面对短时强降水,行人在户外应尽量贴着建筑物前行。驾驶员遇到积水路段应减速慢行,确认安全后通过,并把车辆放在地势较高的地带。面对雷电,应避免外出,如需外出也应远离高压线及孤立的大树、旗杆等,更不要站在露天的空地上。面对大风,行人应注意周边,远离广告牌、工棚等搭建物,尽快到抗风能力较强的建筑物内避雨。

“4月1日晚,电闪雷鸣。4月2日早晨8点半,天晴了,但9点又开始下大暴雨。中午12点天刚放晴,半小时后又开始下雨。到了傍晚6点,暴雨如注。”连日来,郭宇轩也通过手机记录下这场罕见的暴风雨天气。

(许美静、林子洋、何新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汪畅 李聪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刘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