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拜登政府对华产品新征关税 风险点在哪里

[ 这180亿美元是在301关税打压将近六年之后的180亿美元,是一笔不小的金额。而锂电池在这180亿美元中占了三分之二以上。 ]

[ 太阳能电池和电动载人汽车的出口伙伴仍集中在欧盟和东盟等地区,对美出口太阳能电池以及电动载人汽车的占比仅约为0.25%和1.1%。 ]

5月14日,美方发布对华加征301关税四年期复审结果,宣布在原有对华301关税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对自华进口的电动汽车、锂电池、光伏电池、关键矿产、半导体以及钢铝、港口起重机、个人防护装备等产品的加征关税。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发布对华加征301关税四年期复审结果发表谈话,表示中方坚决反对并严正交涉。

商务部发言人表示,美方出于国内政治考虑,滥用301关税复审程序,进一步提高部分对华产品加征的301关税,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是典型的政治操弄,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世贸组织早已裁决301关税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美方非但不予以纠正,反而一意孤行,一错再错。

第一财经记者综合观察白宫加征关税税率可以看到,此次税率中,电动车的关税税率增加三倍,从原本的25%增加到100%;锂电池和其他电池部件的关税增加超过两倍;光伏电池的关税增加一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国际贸易系教授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总的来看,拜登政府这一次针对180亿美元产品的加征关税,既有在竞选中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比狠”以争夺选民的目的,也有进一步打压中国新兴产业,争夺新能源产业份额的目的,并非简单的选举作秀。

“虽然此次直接涉及的电动汽车和光伏产品贸易金额有限,这次美国加税涉及的总金额是180亿美元。这180亿美元是在301关税打压将近六年之后的180亿美元,是一笔不小的金额。而锂电池在这180亿美元中占了三分之二以上。”他解释道。

“既要又要”之一:竞选考量

拜登政府出台此次关税调整正逢美国大选前夕,其指向性较为明显。

东吴证券研究所宏观团队在一份报告中将此次出台的关税分类为针对铁锈带选民(钢铁和铝)、科技制裁(半导体)、中国新三样(锂电池、关键矿物、石墨永磁和太阳能电池)、国家安全(港口起重机),以及其他所谓产能过剩(注射器和针头、外科手术手套和口罩)等五大类。

其中,以对钢铁铝和新能源产品加征关税为例,是总统拜登扭转选举弱势,获得更多摇摆州选民支持的举措。

根据政治预测网站 Real Clear Politics的数据,截至5月14日的民调显示,拜登在七个摇摆州中全面落后于前总统特朗普,其中二人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差距较小,但拜登在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佐治亚州落后幅度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北美最大工会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分别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后者也是新能源电池和新能源车产能投入较多的地区之一。

在美国政府加征关税消息传出后,USW对于此次关税调整表示欢迎,其主席麦考尔(David McCall)称,“拜登总统正在通过一套综合解决方案来解决贸易问题。” UAW则表示关税调整将确保“向电动汽车的过渡是公平的”。

据央视新闻报道,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付炳锋表示,“美国对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产能过剩和所谓国家安全担忧进行夸大是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新能源产业是人类共同创造的,能给人类带来共同的福祉,进入美国市场却受到限制是非常不合理的。”

“既要又要”之二:打压中国新兴产业

正如崔凡所说,此次拜登政府加税,也并非简单的选举作秀,也有进一步打压中国新兴产业、争夺新能源产业份额的目的。

据研究机构Clean Investment Monitor统计,2023年美国在清洁能源、清洁汽车、建筑电气化和碳管理技术的制造和应用方面的新投资达2390亿美元,比2022年增长38%。其中,2023年第四季度的投资额达到创纪录的670亿美元,比2022年同期增长40%。

此次关税上调涵盖了外贸“新三样”,然而给不同产品带来的冲击力度大不相同。

东吴证券研究所宏观团队的研究报告称,中国对美出口锂离子蓄电池的占比超过20%,因此锂离子蓄电池受关税影响较大。太阳能电池和电动载人汽车的出口伙伴仍集中在欧盟和东盟等地区,对美出口太阳能电池以及电动载人汽车的占比仅约为0.25%和1.1%,因此此次关税上调受到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崔凡表示,光伏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关税加在一起,对于不同的企业,低的在33%左右,高的超过250%;另外还有14.25%(2025年降到14%)的201保障措施关税。在这个基础上叠加的301关税从25%涨到50%,意味着目前很少的出口,即2023年334.7万美元的光伏电池片和1314.7万美元的光伏组件,在今后应该也会基本消失。

“如果单纯看以上的情况,似乎拜登这次加征的关税确实边际影响有限,在选民中塑造强硬形象的作用更大一些。但是,对于电动汽车和光伏产品来说,这次加税基本上就把中国直接出口美国的路堵死了。”他表示。

那么有关中间产品的出口呢?崔凡表示,这次加征的301关税,实际上是延续2018年7月以来的301关税,沿着中国新能源产业链,从下游到上游,一步一步挤压,先逼迫企业将生产环节移出中国,再逼迫企业到美国投资或者转让技术。

“先堵死新能源汽车整车对美出口,但仍然进口了一定规模的用于电动汽车的锂电池,直到这次加税,对更上游的天然石墨和永磁体加征25%关税的时间推迟到2026年。”他表示,“主要用于储能的非动力电池从7.5%的301加征关税提高到25%,但时间推迟放在2026年,以减少对光伏发电等新能源发电成本的影响。在针对光伏产品实施高关税的同时,又放出对光伏生产设备进行豁免的消息。”

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推迟到2026年,这两年时间,是美国给了自己时间去进行分散替代,如果在这两年中美国成功了,他的替代成本小了,届时就可以把关税加上去。

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邢予青对记者表示,美国知道自己(单独的生产能力)不行,才转向“右岸外包”。

他解释道,美国、欧洲和日本不会接受其未来的电动汽车都用中国的电池。对于美国、欧洲和日本来讲,汽车产业一直都是一个支柱产业。

他表示,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目前就是电池,这些国家的汽车产业的电池不可能都依赖中国,美日之间目前已经签订了一个协议,允许使用日本原材料制造的电池的电动汽车享受美国政府给电动车的补贴。

“这个协议很显然就是符合刚才讲的鼓励日美电动汽车电池企业发展的产业政策。”他补充道。

2023年3月28日,美国与日本就锂、钴和镍等在制造电动汽车电池时的关键矿物质达成贸易协议。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俊在东京表示,根据该贸易协议,使用在日本收集或加工材料的电动汽车将有资格根据美国《通胀削减法案》(IRA)获得奖励。日企能够受惠。他表示,这对加强日美两国电池供应链,并让日本汽车制造商更广泛获得美国电动汽车税收抵免至关重要。

(实习生程程对本文亦有贡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