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菲律宾“冲闯黄岩岛”闹剧开场!中国海警:依法在黄岩岛海域常态开展维权执法活动

【环球时报记者 樊巍 李艾鑫 郭媛丹 环球时报驻菲律宾特派记者 樊帆】一个名为“这是我们的”菲律宾“民间组织”5月15日召集一群所谓“当地渔民”前往中国黄岩岛周边海域,展开为期3天的“冲闯黄岩岛”行动。据菲媒报道,这场侵权活动由5艘主船带领,船上载有“这是我们的”组织成员、记者和外国观察员等,100余艘渔船跟随,预计需要约20个小时到达黄岩岛。当被问及该“渔民”船队是否会尝试进入黄岩岛 12 海里领海时,该组织召集人称“这是秘密”。路透社报道称,菲律宾海岸警卫队15日出动3艘舰船为该船队护航,并派出飞机监控周边局势。无论菲组织侵闯黄岩岛船队的实际规模有多大,中国海警已在黄岩岛海域严阵以待。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目前已有多艘不同吨位的中国海警船在黄岩岛海域执行维权执法活动。15日,在黄岩岛海域巡航的中国海警船还向执意非法侵闯中国管辖海域的菲非法船只进行喊话警告,展现了中国海警维护国家主权和权益的决心。

中国海警已在黄岩岛海域严阵以待

菲律宾组织的行动充满了表演气息。据法新社报道,15日一早,约200人聚集在菲北部渔港马辛洛克镇,挥舞着小国旗,高呼口号,随后登上5艘商业渔船,一些小船跟随。几个小时后,一艘菲海岸警卫队船只在海上与该船队会合。

马辛洛克镇距离黄岩岛约125海里(约合230公里)。据菲媒现场报道,该组织在出发后不久就开始在菲方“专属经济区”内向菲渔民发放首批物资,包括燃料、水、食物,中午11时左右在菲“专属经济区”内布设带有标识性质的橙黄色“浮标”。路透社称,跟随主船启航的100多艘小船,只参与了该行动的“最初部分”。

据法新社报道,发放物资后,该组织称将“继续第二阶段的航行,目标是到达黄岩岛附近,布设浮标,彰显主权”。该船队发言人15日晚告诉记者,他们的船只被中国海警船“跟踪、警告”。

《环球时报》14日头版曾刊登报道,起底菲“这是我们的”组织。这个所谓的“民间组织”其实常年受美方机构资助,在南海议题上兴风作浪,并试图影响菲政府的南海政策。该组织此次直接登场作秀,更是暴露出美国正在加大干涉南海问题的力度,怂恿菲方朝着对抗的方向“踩油门”。

《纽约时报》15日称,“这是我们的”组织的行动打破中国对黄岩岛控制的机会“似乎很小”。在菲律宾船队当天出发之前,中国就向该地区部署了“数十艘”海警船和“海上民兵船只”,呈现出“压倒性的力量”。《纽约时报》还引述分析人士的话模拟场景称:如果中国海警决定要发出“我们已经受够了”的信息,可能用水炮打击菲船只。

路透社15日称,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已派出3艘舰船,以保护驶往黄岩岛的船队。报道称,“这是我们的”组织去年12月曾组织过一次类似行动,为“坐滩”仁爱礁的菲军人运送物资,但由于其所称的“被中方船只跟踪”而缩短行程。

一位知情人士此前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根据其所掌握的情况,菲方商船将搭载记者、社会活动人士等于16日前往黄岩岛附近海域活动,并于当天返回菲本土。17日,“这是我们的”组织将在马尼拉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持续炒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5日表示,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黄岩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2016年就菲律宾少量小型渔船在黄岩岛附近海域正常捕鱼活动作出善意安排,同时依法对菲渔民相关活动进行管理和监督。如菲方滥用中方善意,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和管辖权,中方将依法维权反制,相关责任和后果完全由菲方承担。

菲船只和人员破坏黄岩岛、仁爱礁环境

根据中菲2016年达成的临时特别安排,菲律宾渔船可以在黄岩岛附近进行捕捞活动,但不得进入黄岩岛潟湖或进行可能污染或破坏该岛的活动。《环球时报》记者13日获得的一组独家视频显示,近日,一群菲律宾渔民非法登陆黄岩岛进行捕鱼活动,其间不仅有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等不文明行为,还产生和倾倒污染物、海上生活垃圾。

菲方污染海洋环境的问题在仁爱礁更为严重。去年以来,菲律宾方面背信弃义,不再通报对其在仁爱礁非法“坐滩”船只的运补行动,并通过各种方式秘密向非法“坐滩”船只运补建筑材料。《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从中国海警获得的一组独家影像显示,菲非法“坐滩”船只舰体以及舱内设施侵蚀腐蚀极为严重,舰体底部出现破损漏洞,舰体涂漆大量脱落,许多腐蚀的锈水直接流入海中,整艘舰船已经成为一堆锈迹斑斑的废铁,各种生活物品和垃圾随意摆放在毫无遮挡的甲板上,菲军方人员在仁爱礁的浅滩上捕鱼,该非法“坐滩”船只实际上已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活。其中一幅图片甚至显示,一名非法“坐滩”军舰上的菲军方人员,疑似公然朝仁爱礁瀉湖内排泄。

而另几段于今年年初抓拍的视频显示,菲非法“坐滩”军舰上的军人不仅朝瀉湖内倾倒废水,还聚集在前甲板上焚烧垃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海洋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杨霄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称,由于仁爱礁船只非法“坐滩”近25年之久,包括船身涂漆的散播、船体金属锈蚀的溶解、船上化石燃料燃烧排污和生活垃圾等集中地排放在了以仁爱礁非法“坐滩”船只为中心的礁石上和海域中。“海上运行的船舶,在持续活动过程中,相应的涂漆和排污会被海水不断稀释。但如果在固定点位长期靠泊或‘坐滩’,污染很难因运动被海水稀释,就会出现以船只为中心的毒素分布梯度。其中,比较突出的包括氧化汞、有机锡(TBT)、铜化合物等。有足够的科学研究表明,这些毒素会对海洋生物产生不可逆的致病性污染。更重要的是,随着食物链的富集作用,这些污染有可能进入人类的生活圈。”杨霄说。

杨霄表示,菲律宾政府出于窃取他国领土的图谋,将一艘破旧不堪的军用船只非法“坐滩”在美丽的南海礁石上,并持续25年不履行承诺拖离,也就无法、无能力进行船只环保维护和船上排污处理,将大量自然发生和人为制造的污染物直接排入周边礁石和海域中,是极其不负责任和反文明的行为。

中菲关系恶化,责任在菲方

菲律宾智库“人民良政”中心主任鲍比·图阿松(Bobby M.Tuazon)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菲中关系紧张升级有三方面因素:首先,菲总统马科斯是美国的铁杆盟友,利用与美国的防务联盟来对付中国;其次,军方在菲律宾政治中的话语权颇大,“由于历史渊源,菲律宾武装部队及国防部实际上都是美国的工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代理军队’,而菲武装部队在菲律宾政治架构中的实力非常强大,总统也需要通过划拨大量预算经费支持其与美军的联系。”第三,菲总统受到了美国“捐赠不再使用的旧船和旧驱逐舰的诱惑”,这些旧舰艇被作为“礼物”送给菲律宾海军和海岸警卫队。此外,每年都有很多菲律宾初级军官获得奖学金,在美国某些军事部门参加特殊训练。

在采访中,图阿松对《环球时报》记者反复提及,菲中两国于2017年曾建立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双方应该通过该机制解决争端。然而,马科斯并未用好这一机制,而是以牺牲外交为代价,利用与美国的防务合作来对付中国。图阿松说:“美国不希望与中国发生任何(直接)战争,而更喜欢通过菲律宾等国搞代理人战争。这很危险。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菲律宾将输掉战争,美国却会很高兴。许多菲律宾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国家正在被总统出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