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新闻中心 > 国内万象 >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医学硕士助力武汉代孕行业 称爱心中介承担风险

来源:长江商报
2009年10月14日03:00

  本报记者专访为“代孕妈妈”实施手术的医生帅某

  核心提示

  武汉“AA69代孕网”组织逾百名女子实施代孕,并自称网站创办6年以来,代孕成功的已有“2000余例”,以50万元包成功套餐来计算,该公司收入早已过亿。网站中的“代孕妈妈”面试、体检都有着完整的流程(详见本报前两日报道)。这家自称“中国首家代孕网”的网站是怎么成立的?其操纵者究竟是谁?本报记者采访了专门负责为“代孕妈妈”体检的医生帅某,并与代孕网的站长进行了对话。

  今年40岁的帅某曾是洪山区某大型医院不孕症专科的一名医生,医学硕士。他在与“AA69代孕网”总站长吕进峰相识之后,在短短5个月时间里,“地下”实施了几十例试管婴儿代孕。记者经查询发现,帅某从事相关专业多年,在不少期刊、杂志上发表过学术论文,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

  代孕诊所拥有五六间房

  10月9日上午9时许,武汉某医院内一栋红砖房一楼,一如往日的繁忙。不少年轻女子在附近徘徊。

  9时40分,负责接送代孕者体检的黑色丰田商务车停靠在楼外,车上的七八名女子刚下车,徘徊在附近的约20名女子便蜂拥进入车内。由于座位有限,很多人不得不坐在其他人的腿上。

  闲暇时,负责体检的医生帅某走出房间,站在走廊入口处接电话。记者上前直接说明来意后,帅某虽十分意外,但还是礼貌地将记者请进了办公室。

  整个“不孕不育专科”由规格相似的五六间房组成,不足10平方米的办公室摆设十分简单——几张沙发、一张电脑桌、一台饮水机,墙角立着嗡嗡作响的冰柜,另一边堆放着几个纸箱。

  帅某很健谈,记忆力也令人吃惊,记者提及代孕者中的两人,他都能很快回忆起来,还向记者询问,代孕者是如何评价他的。

  从广州辞职回汉开诊所

  数年前,帅某从医院辞职后,只身前往广州,在一家私立医院负责试管婴儿技术实施工作。“当时我只负责实施,医院不会告诉我患者资料和具体原因。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提心吊胆地做了一大批。”

  后来,接触的患者多了,帅某才终于明白,自己实施的并非单纯夫妻间的试管婴儿,而是代孕。但他的观念也随之发生了转变,“看到那些患者在我面前因为没有孩子而痛哭流涕,我觉得我并不是在做坏事。我没有坑蒙拐骗,也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帅某称,实施代孕,只是动了作为一名医生的“恻隐之心”。

  今年4月,帅某返回武汉后,与人一同在东湖某医院内租下一层楼,以“与医院合作”的形式从事不孕不育诊疗。“老吕(代孕网站的总站长吕进峰)是在4月份找到我的,以前他在广州从事代孕中介,常带代孕者去我所在的医院,所以大家都认识。”

  5个月实施代孕数十例

  帅某称,每实施一例代孕,医院所得为6万元,如果没有成功,按双方的承诺须全额退款。

  据了解,实施试管婴儿代孕步骤复杂,分为控制性排卵、取卵、取精、胚胎体外培养、B超检查着床部位等10余项程序,对女方年龄要求也较为严格。胚胎在移植成功后,还要对代孕者按常规注射一种名为“黄体酮”的药物,以维持妊娠。即便如此,试管婴儿成功率并不高。这些程序大部分也由帅某在“不孕不育专科”内亲自实施。

  此次与网站合作实施了多少例代孕?成功率是多少?“几十个应该有,有的代孕者反反复复要来好多次,具体不记得了。”对于成功率,帅某十分自信地表示,“总体来说在50%左右。”

  与记者谈话期间,一名护士敲开房门拿药。她用钥匙将冰柜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五六盒包装上印有“尿促卵泡素”的药品。据介绍,该药品注射入代孕者体内后,可刺激卵巢中的卵泡成长。

  代孕者中不乏心态不正者

  帅某自称与医院是租赁关系,单独开设“不孕不育专科门诊”。但当记者询问起租用场地办公的资金时,帅某笑着称,“这属于商业秘密”。

  帅某称,在其接触的众多代孕者中,有的确实是家庭困难、急需用钱,但也不排除一部分代孕者是“好吃懒做,心态摆得不正”,从事代孕是为了满足个人衣装、首饰等各方面需求,也有人事后又反悔的。“我承认代孕这个行业中有些乱七八糟的内容在里面”。

  对于代孕行业的兴起,在帅某看来,正是因为目前市场需求量大,加之缺乏监管等因素,众多的代孕网站才应运而生,“患者通过正规渠道生不了孩子,至少代孕中介满足了市场需要。”

  ◇对话帅某

  “被查了,我的执业资格肯定被取消”

  长江商报:你为什么选择和这家代孕网站合作?

  帅某:从良心上讲,老吕这个人很煽情,说服力很强,脾气也不是太好,但他确实是为患者做了事,对人也很坦诚。

  长江商报:这是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帅某:我是4月份才到武汉的。因为大家此前在广州就认识,所以他找到了我。相比以前,试管婴儿这项技术是普遍了一些,但还是掌握在少数医院手里。

  长江商报:根据卫生部所发《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的规定,代孕行为不合法。

  帅某:我觉得做了好事,帮了忙。考虑到了患者及志愿者的利益,赚的是辛苦钱,靠技术吃饭。我到这个“荒山野岭”来,只能说是压了“黄线”,但并没有越过,更没有“闯红灯”。

  长江商报:那你没有任何顾虑了?

  帅某:卫生部门知道了会调查的,那样我的执业资格肯定要被取消,这种事情谁说得准呢。

  在其接触的众多代孕者中,有的确实是家庭困难、急需用钱,但也不排除一部分代孕者是好吃懒做,心态摆得不正,从事代孕是为了满足个人衣装、首饰等各方面需求,也有人事后又反悔的。

  ——帅某

  你的报道我看了,文字曝光也就罢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放上医院的图片,这很可能让我们倒闭了,很可能就断绝了太多人的梦想了。

  ——吕进峰

  省社科院联合本报发起问卷调查

  你对“代孕”怎么看

  本报讯(实习记者 田立平 记者 罗义)您了解代孕吗?您认为代孕会引起社会伦理的改变吗?您觉得代孕是应该被彻底取消还是合法化呢?本报连续推出的重磅系列报道“武汉代孕产业调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昨日上午,本报联合湖北省社科院、长江商报网、大楚网以及武汉荣泽咨询公司共同发起“关于代孕(试管婴儿)现象的认知与评价问卷调查”,欢迎您发表看法。

  网址:

  www.changjiangtimes.com

  http://hb.qq.com/

  网友观点

  网友“新林海水” :

  一是,这样的做法会把亲情抹杀掉,也会导致乱伦,也对亲生母亲和小孩都是一种摧残!二是,希望那些不能生育的父母要么选择离婚,要么选择领养,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代孕市场化!

  网友“青青河边草 ”:

  这个是两厢情愿的事。一辈子看不见自己的亲生骨肉,那种痛可能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

  网友“愚昧的坚持‰”:

  利欲熏心,什么都干得出来!希望国家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合理解决这些问题。抱走孩子,对代孕者来说是很残忍。不孕不育者,什么时候可以有个合法的代孕机构,不必遮遮掩掩,在安全保障下生下健康宝宝!

  网友“我是伤心人”:

  对于想要一个完整的家的夫妻们,这个不是坏事。对于需要经济帮助的女性,代孕者身背重任,急需用钱。

  对话代孕网站站长吕进峰:

  “通过我们网站抱到孩子的有2000多人”

  因为曝光较多,武汉“AA69代孕网”总站长吕进峰和媒体很熟悉。在媒体面前,他自称“中国代孕之父”。

  10月12日上午,吕进峰终于浮出水面,主动与记者通过QQ聊起代孕话题。

  据称,当日下午他就要到外地出差,要半个月后才能返回武汉。不过,他一直通过手机QQ与记者保持着联系。正如代孕者及医生帅某所说,吕是个很有说服力,也很善于自我炒作的人,甚至还给记者提议,“你的标题可以写《中国代孕之父重返武汉,吕进峰神出鬼没》。”

  认为曝光并不能终止代孕行业

  长江商报:我们曾与帅医生交流过,也会有一篇报道,他本人没有反对。

  吕进峰:这个行业不是曝光哪个医院、曝光哪个中介就可以终止的,大家都平平安安,幸福开心,不是很好吗?

  长江商报:我们就是要关注这个行业内幕和利益链条。

  吕进峰:刚才我打电话给老帅了,如果你们实在要报道,用个化名,不然他的医生执照会被吊销的。

  长江商报:你对“代孕”和“借腹生子”两者的理解是什么?

  吕进峰:普遍意义上的借腹生子,是发生关系的,是代孕妈妈自己的孩子。我们这个不等同于普遍理解的借腹生子,我们移植的胚胎全是夫妻自己的胚胎,小孩与代孕妈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长江商报:但代孕有悖于目前的相关政策。作为从业6年的业内人士,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吕进峰:政策和法律上,完全规范放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西方,很多国家已经完全放开,甚至在有的国家变成了一种产业,这是一个趋势,这是超过人口10%的不孕不育者的心愿。我在网站声明里有说过,我愿意接受规范和管理。

  自称爱心中介,承担着高风险

  长江商报:网站辗转江苏、广州、武汉多地,一路走过来并不轻松吧?

  吕进峰:当然不轻松,不过很有意义,很值得。想到那几千个鲜活的生命,受再多委屈也值得。

  长江商报:从事这个行业有爱心因素包含在内?爱心多一些,还是因为金钱多一些?这个行业应是暴利行业。

  吕进峰:光有爱心没有生活,什么爱心都变成空洞的口号,关键是结果,只要达到爱心的结果,过程谁又那么在乎呢。这个行业暴利吗?我现在也就与普通的小康生活差不多。作为一个爱心中介,最大的作用是要承担它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我们从开始到现在,光给志愿者和客户的补偿少说近千万,甚至有时候入不敷出,张佳就是一个例子。

  长江商报:网站为什么多地辗转呢?这次为什么选择来武汉?

  吕进峰:武汉只是我们的一个主要地点,在其他大城市都有我们的办公机构。我们选择地点与管理部门无关,只是找更合适的环境。我们之所以生存6年,关键在于我们并没有违法。

  长江商报:你怎么看待从事代孕女性们的真实目的?“爱心代孕”这个词有些牵强。

  吕进峰:献血、捐精都有营养补助,难道你也要说那不是爱心吗?多大的爱心得到多大的回报,不代表不需要回报的才是爱心,世间没有那么绝对的事物。

  6年来有2000客户成功得子

  长江商报:截至目前,通过你们网站实施代孕的女性有多少?顺利生下小孩的又有多少?

  吕进峰:准确数字没有统计。代孕妈妈合格的不合格的,成功的不成功的,那就多了,5000(人)左右吧。

  长江商报:你们网站创办6年来,通过你们找人代孕的,最后抱到孩子的客户有多少?

  吕进峰:需求者2000多(人)吧。

  长江商报:也就是说通过你们找人代孕,最后抱到孩子的客户是2000多人?

  吕进峰:是啊,你不会也要像其他媒体那样,给我算费用吧。拜托,你们不要光看到表面的东西。

  长江商报:表面和深层的都要看。

  吕进峰:还是不要算了吧,不然我在武汉出门不是要带几十个保镖啊。刚才说了,我们风险大,甚至有很多时候入不敷出。

  长江商报:目前武汉的代孕妈妈有多少?多少代孕妈妈生下了小孩呢?

  吕进峰:不好意思,保密。

  “我们的关系网你可以自由想象”

  长江商报:卫生部曾规定,医疗机构不允许从事代孕,你们是如何搞定医院的?生孩子需要准生证,在医院如何能顺利生下小孩?医院是受利益驱动吗?

  吕进峰:医院只是在合规的范围内,严格审核的情况下,做一些捐卵的手术,大多数手术还是需求者自己带代孕妈妈去想办法,没有医院会因为准生证让小孩难产在肚子里, 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长江商报:连某些大型医院也被你们搞定了,或者是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生下小孩,总的来说关系网太复杂。

  吕进峰:没有那么复杂,不过你可以自由想象。

  长江商报:相关部门如果介入调查,你们如何处理?

  吕进峰:我刚才一再强调,我们是完全合法的行为,如果真如你所说,有人想莫须有,那倒霉的就不是我了。

责任编辑:李孟漪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