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活在玉林屠宰场:一条狗的奇幻狗肉节

来源:搜狐网

  6月21日“狗肉节”过后的一周,玉林持续着一场针对狗肉的“报复性消费”。随着爱狗人士在陆续离去,江滨路的狗肉餐馆,挤满了比往年同时间段更多的食客——就像发泄怨气一样。

  哪怕《人民日报》作出“狗既是伴侣也是食物”的定性,依然没能让对抗的双方心怀一些“温存”。这场由狗引发的人的争端中,真正的主角却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它们的出身、遭遇和结局,正因为夏至的这场人与人的争论而被忽视。

  于是,在舆论的喧嚣中,我们选择追踪了一条狗在玉林的命运:它叫小白——一只被养在玉林屠狗场里的宠物狗。

一条屠狗场里的宠物狗

  我叫小白,今年9岁,是一条雄性杂交哈巴狗。

  你可能发现我的眼神有些忧郁。我可不是“狗朝伟”,那是我在玉林见过了太多“狗间惨剧”——命运对我们来说永远是未知的,可能今天你还活着,明天你就变成佳肴。

  你们可能还在为人类是否可以吃狗而争论不休。但今天,我要讲的,是我们的故事——狗的故事。

  2个月大的时候,我就来到玉林这家最大的屠狗场。在这里,我是最幸运的,因为我被他们当成了宠物狗,从此远离餐桌。

  我的主人阿来,是个干瘦黝黑的中年人。除了贩狗,他还兼职养猪。不过他胆子可小了。你说杀猪?他刀都不敢拿!

  你看到对面那对五十多岁的胖夫妻了么?他们是翠花和老庞,是这家狗场真正的主人,也是阿来的姐姐、姐夫。

  这世界上,我最不喜欢的人类就是老庞。这家伙有一副杀狗的好手艺,多年来手上狗命无数。老庞1983年便开始在玉林贩狗,某次他喝醉了还吹嘘过自己的秘诀:发呆、毛发黏连的不要;鼻涕和眼屎过多的不要;怀孕、低于18斤、有明显外伤的,统统不要……

  在玉林,人们吃狗肉是个传统。这几天狗肉节,老庞他们又开始吃我最厌烦的荔枝配狗肉。一闻那味道,我就恶心得想吐,只好趴在桌子底下,听他们聊那些关于狗的琐碎事儿。

  每年夏至将至,都是我最悲伤的季节。主人一家往往在此时迎来一年里最忙碌的时节。你知道么?这个季节,狗厂里的狗最多,我却反而最孤独——哪怕能隔着笼子交到几个朋友,这段友谊注定持续不了多久。

  院里趴着的那条凶悍大猎狗可不算我的朋友。它是“狗奸”,以前老庞杀狗的时候,它便是帮凶,总把挣脱逃跑的待宰同胞追回来。于是,客户们的盘子里,又会多上一盘美味狗肉。

  你看那边,拉狗的车刚停下,一群客户就已经蜂拥而上了。他们看狗的眼神,明明就是在看一盆盆狗肉——这实在“让狗不寒而栗”,我常常觉得自己也会被这样盯着。

  “多生猛!”阿来拍拍铁笼,引起一阵吼叫和撞击铁笼的框框声。接下来的一套流程,我已经熟捻于心:先是玉林几家狗肉餐馆和大排档的老板,挑走精神体力最充沛的狗;然后是垌口市场的几家肉摊摊主;最后是一些来自大市场的零散商户,以及自家买来吃的个人。

  人群渐渐散去,那种感觉最难受了。我总是默默行注目礼,送同胞们最后一程。

一场轰轰烈烈的护狗战

  最近,因为狗肉节带来的争议,老庞挺烦心:总有行踪可疑、敌友难辨的人找上门来。

  去年,爱狗人士举报他非法屠宰,引得畜牧、检疫、工商等五六个部门来突击检查,在大门上贴了封条。这搞得今年老庞连狗都不敢自己杀了,比往年少赚了三四千块钱。

  那天傍晚,又有人来敲门了,老庞和阿来瞬间紧张起来。我从大门底下钻出去查看,几个年轻人,不像当地人,拿着相机,衣着时尚,提出想看一下检疫合格证。

  老庞急了眼,我和大猎狗也一起汪汪发出警告(你可能觉得我“狗咬吕洞宾”,但这是我身为看家狗的职责)。。对方仍然不肯离去,直到老板娘翠花操起用来打狗的大木棒。

  过了几天,又来了两位高鼻梁的外国人,这次端着的是摄像机。主人阿来被弄得挺生气:“你拍我,经过我同意了么?你这是侵犯我的肖像权!不要拍!”

  不过,最近陌生人来得太多,我总搞不清楚:什么时候该汪汪叫,什么时候该摇尾巴。你们人类的世界太复杂,我还挨了主人阿来好几次臭骂。

  那天正吃午饭时,就来了个操着北京口音的小伙子,说什么支援玉林。我条件反射般窜了起来,却被主人阿来喝住:“爱吃狗肉的,都是朋友!”

  “有朋自远方来,一起吃!”那天阿来喝多了。哎!

  今年,玉州大新村的一处屠宰场,就是被动物保护者用“非法屠宰”的理由举报。我听其他的“狗兄狗弟”说:6月9日下午2时左右,动物保护者踹开狗场大门,硬闯了进去。

  说实话,爱狗人士这次还真是摆了个乌龙。第二天下午,在核对了有效的检疫证后,屠宰场被官方解封了。可老板却吓破了胆,再也没敢开张。

  在爱狗人士的呼吁下,如今玉林开始严查“一车一证”。爱狗人士要求要实现“一犬一证”。你问什么叫“一犬一证”?我也不太懂,大概就是我们狗的“健康证”和“身份证”吧?

  对于一条狗来说,“一犬一证”可真是个好想法。我记得,前些日子狗场来了一车河南狗。有条挺漂亮的雌性小土狗,隔着笼子向我哭诉很久。那姑娘可真可惜,它说:它自己原本是只看家狗,不小心被人给拐卖到这儿来了。

  我觉得,我们狗有“健康证”,对你们吃狗的人来说也挺重要——你们不是总说食品安全么?

  但这事儿老庞却一直想不通,他说根本就没看到过什么犬类屠宰检疫的法律:“没有法,我怎么违法呢?”

  说起外面人来抗议玉林狗肉的事儿,我主人阿来也挺生气:“这不是强盗吗!”

  如果真的执行了“一犬一证”,玉林可能就没有狗肉吃了。无论外地还是本地的农民,都不会花几百块钱为一条土狗办这个证的。这真好啊!那时候玉林就不再是狗的地狱,而是狗的天堂了!

一群难以定义的“屠狗狂魔”

  我越发相信一句话:狗很简单,人很复杂。

  老庞这个“屠狗狂魔”有时候也会流露出另一面:比如曾经操刀屠狗的日子里,他动手前,都会对每条待宰的狗说一句:“对不起啦!”偶尔还会多说一句:“我也不想杀你,可老板相中你啦,这是命,下辈子别做狗。”

  哎,若不是你们人类要吃,做狗怎么不好了?——在阿黄来到狗场前,我一直觉得,老庞这人真伪善。

  阿黄是今年老庞收的一只金毛,是条脾气不错的狗。本来它是跟一车肉狗一起过来的“食材”,但因为招人喜欢,老庞便把它留下看家。

  几个月前,有个狗贩子来找老庞,说要出高价买阿黄回去,但老庞怎么都不同意。再后来,买卖不成,阿黄居然就被人偷走了。

  老庞说,他后来在大市场一家宠物狗摊位看见了阿黄,卖主正是当时出打算买它的那个狗贩子。阿黄变化挺大,被人养得油光锃亮。

  老庞跟老婆翠花说:“算啦,人家比我养的好,它不会受遭罪的。”——你看,其实他这“屠夫”有时候也挺和蔼。

  我在狗场里也见过不少可卡、哈巴狗这类的宠物犬。一般情况下,它们会被老庞留下来,按一斤十几元不等的价格,卖给玉林一家宠物托养中心。

  托养中心的老板小宇可真是好人,它时常会在屠宰场、收狗点收留一些宠物犬。不久前,这个玉林姑娘刚刚救了只名叫格兰的金毛。听小宇说,如果按品种划分,(市场和屠狗场里)这种狗还是很少,比例只占大约1%左右——剩下99%还都是土狗。

  你可能并不知道,其实玉林人对狗肉的口味很挑剔。我们宠物狗,一般不会被端上餐桌。当然,我这种长着尖鼻子的杂交“串串儿”,却是个例外,有人专门好这一口。

  好在我有主人阿来!他说了:谁敢吃小白,他会去拼命的——就算有人出1000块买,他也不会卖。

  有这话,我已经挺知足。

一场说走就走的“拯救”行动

  这些天,我遇见了一群好心人。一连好几天,他们就在院子外面,用比市场价高出不少的价格买狗。阿来有时候却会冷不丁嘲讽一句:“哪里是救狗,明明是害狗。”

  我记得,好心人中有一位,是来自天津的杨阿姨。狗贩专门欺负她心软,要挟她不买就把狗宰掉,并做出一些吓人的动作。8、9块一斤的中华田园犬,卖给她要18元一斤。更可气的是,当地不少农民听说有利可图,把家里养得好好的土狗卖给她。

  听阿来说,杨阿姨已经收了满满一辆货车的狗,准备运回天津了,光运输费就要上万。来玉林这一趟,她买狗、买笼子加起来花了十多万,最后还要儿子从银行借3万多的小额贷款应急。

  你说,这位管狗叫“孩子”的阿姨,是不是一定是个好人?路对面那几个正点钞票的狗贩子却不忘调侃她:“脑子是不是出了毛病”。

  就这么好的人,临行前,还被她救下来的一条狗咬了一口。“肇事者“我还认识,是狗贩子从阿庞手里收走的一条本地小公狗。因为天热,又赶上发情期,脾气火爆,谁摸它脑门它咬谁,我们都叫它阿爆。

  我还听说,杨阿姨曾经两天两夜送狗回天津——因为担心颠簸导致狗受伤,她索性躺在车厢里,扶着狗笼,睡觉都不离开。

  不过,那次长达2700多公里的运输活犬的旅行中,杨阿姨没能像爱犬人士要求玉林人那样,做到“一犬一证”。因为行程匆忙,她甚至没提前考虑到办什么检疫证明的事儿。

  哎!你看你们人类,什么是做好事,什么事做坏事啊?你们真是复杂的动物。

  我记得,6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在睡梦中被一阵音乐惊醒。一位留着光头、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把一个正发出“南无阿弥陀佛”声响的白色盒子递给老庞。

  “常年杀生,闲下来多听听,对你有好处。”说罢,这人便告辞了。

  老庞满面红光——不过,那是它遇到大生意时候才有的反应。

  阿来也挺兴奋:“姐夫,这位‘大师兄’可真有钱啊!”

  没过几天,狗场里送进来了600多条狗。听口音,都是本地的。我以为他们都要送“狗入人口”。但狗笼里的一条大黄狗偷偷告诉我:“别担心!兄弟!我们是要去内蒙古享福了!”

  老庞讨价还价的时候,大黄狗在边上的笼子里听了个大概——“大师兄”来自广东一个叫“莲池放生队“的组织,想从老庞手里购买600余只活犬,运往内蒙古通辽市的一家护生园放养。因为时间比较紧,来不及去外地,老庞便花高价在当地收本地狗。

  来买狗那天,“真有钱”的“大师兄”,却有点囊中羞涩。他提出,每斤能不能再便宜两块钱,他没想到这些狗有这么重。

  翠花后来一直为这事儿埋怨老庞:原本签好了22元一斤的合同,这一退让,基本没赚多少钱。

  老庞被说烦了:“不提了,‘大师兄’是好人,在做善事啦!”

  哎!做善事啊!我后来才听阿来说——这趟长达3000公里、雨淋日晒并缺乏专业看护的旅途中,有500多条狗出现了疑似狗瘟的症状,上百条生命垂危。不知道那条大黄狗是否安好,走的时候,它还冲我叫过两声,不知是告别,还是永别。

  你说这是去享福,还是去送死?大师兄这么善良,为什么不肯给大家办安全检疫证呢?哎!我恨不得也咬它两口!

  对于一条狗来说,这真是个奇幻的夏至——在这场由狗引发的人的争端中,我越来越觉得,反倒是你们人类成了故事的主角。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40701/n401615193.shtml report 5001 6月21日“狗肉节”过后的一周,玉林持续着一场针对狗肉的“报复性消费”。随着爱狗人士在陆续离去,江滨路的狗肉餐馆,挤满了比往年同时间段更多的食客——就像发泄怨气
(责任编辑:刘洋硕) 原标题:活在玉林屠宰场:一条狗的奇幻狗肉节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