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青年吸食冰毒出现被害妄想 将亲生父母当街砍死

来源:中国新闻网

  【揭秘】"新毒品"有多毒:他竟当街砍死亲生父母!

  21世纪初,我国合成毒品造成的死亡和伤害还主要集中在沿海大都市。而今天,从南国到北疆,从都市到郊县,从山区到平原,甚至那些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都传来了合成毒品所带来的死亡之声。对于新型合成毒品,很多吸毒人员认为是不上瘾的,但是事实的情况是,合成毒品比传统毒品的成瘾性更强,危害更大。

  因“时尚”“不上瘾”吸食新型毒品 青少年吸毒者日益增多

  河南人倩倩,35岁,17岁开始吸毒,现在已有18年的吸毒史,开始她吸食的是海洛因、大麻,近年来沾染了摇头丸、K粉和冰毒。

  戒毒学员倩倩:海洛因过时了吧,谁还玩那个,都是玩溜猪肉啊,就是溜冰毒。

  溜冰是吸毒人群的行话,就是吸冰毒。小肖是广东河源人,35岁,18岁开始吸毒。

  戒毒学员小肖:吸海洛因的肯定比以前少了,吸新型毒品的,比如K粉、氯胺酮、冰毒的就会越来越多。

  小肖说的新型毒品就是新型合成毒品,摇头丸、K粉、冰毒都是新型合成毒品,而海洛因、大麻被称作传统毒品。近年来,吸毒人群中新型合成毒品的市场越来越大。

  新型毒品就是新型合成毒品,摇头丸、K粉、冰毒都是新型合成毒品,而海洛因、大麻被称作传统毒品。

  戒毒学员小肖:吸食冰毒还是比较泛滥的,比较严重的。

  2010年公安机关登记的吸毒人员总数是154万人,其中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只占28%;2014年吸毒总人数上涨到295.5万人,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比例也接近50%。四年间吸毒总人数增长了141万,其中大多数是新型合成毒品的受害者,但这个数字仅仅是公安机关登记的人数,也就是说被公安机关发现的人数,而实际上全国范围的吸毒人数远不止这些。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大约是查获的一名吸毒人员,他背后一般都有5到7名没有发现的吸毒人员。

  四年间公安机关登记的吸毒人员总人数增长了141万,其中大多数是新型合成毒品的受害者。

  按照国际惯例,我国目前大约有150万的吸毒者,相应的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人数大约是700多万人,由于新型合成毒品的吸食者更加隐蔽,公安禁毒机关估计,新型合成毒品的瘾君子总体上已经超过了传统毒品的吸食人数。不仅如此,这个群体中年龄越来越小,性别差异越来越不明显。

  倩倩在这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这个戒毒所通常只接受16岁以上的吸毒者,在这里有44个学员不满18岁。

  这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通常只接受16岁以上的吸毒者,在这里有44个学员不满18岁。

  新型合成毒品正在快速蔓延,而与此不相称的是,人们对新型合成毒品的认识还远远不够。

  刘跃进:多数人都是在一些同学聚会、朋友聚会、生日聚会、行业同事聚会,多数是在这样的场合,在朋友的劝说下,在同学的劝说下,没事,尝一口,没大事。多数都是这么走上这条道路的。

  调查时《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近百年来,人们对传统毒品鸦片、海洛因的成瘾性的危害了解比较多,而对新型合成毒品的认识却非常淡薄,很多年轻的吸毒人员甚至认为吸食新型合成毒品,不会上瘾,而且还是一种时尚。

  戒毒学员小肖:就是为了好奇,觉得是一种时尚的东西。

  亢奋!幻觉!毒驾!杀人!“时尚”的代价惨痛!

  任何毒品都会让人上瘾,而新型合成毒品的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氯胺酮等,除了上瘾外还属于兴奋的药物,吸食后会让人亢奋,阿弟第一次吸食冰毒之后,连续六天没有睡觉。

  戒毒学员阿弟:六天时间没睡觉,这个大脑很兴奋,幻想一些不是正常人想的东西,自己我现在也说不上那种感觉,反正我就连续一个星期没睡过觉。

  戒毒学员倩倩:我很害怕冰毒。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

  戒毒学员倩倩:抽完了人控制不了自己的。

  戒毒学员阿弟:我有过一次,也是差一点点,把小孩从窗户上面扔下去了。他在哭,但是我烦、很暴躁,控制不了自己,我都拿了,开了窗门了,我老婆拉着我,把我小孩抢回来。

  吸食新型合成毒品后,因为情绪亢奋失控导致的危害公共安全的灾难性后果是毒驾。这是深圳宝安区的一个人群比较密集的公交车站,正在上下车的乘客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祸从天降,造成现场13人伤亡的是刚吸食完K粉的情绪失控的司机。

  根据公安部门的不完全统计,仅去年一年因毒驾引起的车祸就多达300起,暴躁、失控,几乎是所有吸食冰毒的人都会经历的一个情绪,而妄想则是另一种比较普遍的反映。32岁的阿娇是广西人,当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刚进入强制隔离制毒所十来天,她身上绑着束缚带。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吸毒造成了精神问题,她不仅经常会出现攻击性行为,而且还患上了心理疾病,总是出现幻觉被他人操控。

  阿娇:我是4月1日应聘进去上班的,5月份我就给他窃听思维,控制大脑。

  记者:他怎么控制你的?

  阿娇:全是监听器,我连我这个指甲,全是都是监听器来的。

  记者:就是指甲上都是监听器?

  阿娇:指甲,连耳环都是,连底裤、胸罩,我从都到脚都是监控器,厕所安的灯泡也是监控器,我连我洗脸的毛巾,连我用的洗澡的桶,洗衣服的盆,没有一样东西不是监控器,你想一想,恐不恐怖。

  阿娇身上绑着束缚带,由于吸毒造成了精神问题,她不仅经常会出现攻击性行为,而且还患上了心理疾病。

  中山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请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大夫给阿娇做了诊断,确诊为妄想病,阿娇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她甚至把她的妄想写成文字,希望周围的人相信。

  阿娇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她甚至把她的妄想写成文字,希望周围的人相信。

  因为吸食新型合成毒品产生被害妄想而引发的悲剧一再上演,韶关浈江区15岁打工妹陈某,因吸食K粉怀疑室友要杀她,用刀将其活活捅死。吸食冰毒后的武汉青年文某出现了强烈的被害妄想,他先是追杀自己的同居女友,接着又四处寻找要加害自己的人,当父母闻讯劝阻时,他将自己的亲生父母当街砍死。

  吸食冰毒后的武汉青年文某出现了强烈的被害妄想,将自己的亲生父母当街砍死。

  和新型合成毒品如影随形的还有幻觉。因为吸食毒品而产生幻觉,几乎是每个吸毒者都有的经历。有些人曾经因为幻觉差点丢掉了性命。

  戒毒学员倩倩:经历过两三次了,有一次在家里面,抽了之后幻觉,家里面全部很多那种跳蚤,其实是没有,自己眼睛看着就是有,自己跑药店去,买了几瓶酒精回去,倒到自己身上,点火去烧。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是精神科主任医师,他同时兼任北京大学国家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这个研究所也是国家药物滥用监控中心,新型合成毒品的滥用问题是他们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

  北京大学国家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陆林:在精神病当中,诊断其实有一个就叫做这种病,就叫苯丙胺性精神病,也就是吸冰毒造成的精神病。

  一些长期吸毒者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从传统毒品改为吸食新型合成毒品,是听说新型合成毒品,特别是冰毒可以戒断海洛因,而新型合成毒品不会上瘾。

  戒毒学员阿伦:如果停个几天不吸的话,就感觉像是少了一样东西一样。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停止吸食毒品后,身体的反应被称作戒断症状,传统毒品比如海洛因、鸦片的戒断症状非常强烈,身体会产生异常不适的感受,但戒断新型合成毒品时,身体的反应不像传统毒品那么强烈,吸毒人员就会认为,新型合成毒品不会上瘾。那么果真如此吗?

  陆林:他虽然身体上的戒断症状不那么强,但是他的心瘾跟海洛因是一样的,甚至更强。心瘾就是,比如我第一天我戒了没事,过了一个礼拜他身体上没事,但是他心理上难受,他非常焦虑,有些甚至去处于抑郁要去找这个冰毒,找这个毒品。

  刘跃进:现在全国有很多地方,刑事案件偷、摸、抢、骗,这些多发性刑事案件,大多数都是因为毒品问题引起来的。严重的地方,刑事案件的70% 80%,都是这些吸毒人员干的,很多地方50% 60%是他们干的,全国平均这类多发性刑事案件30%到40%都是吸毒人员干的。

  刘跃进表示,很多刑事案件都是因为吸毒造成的。

  公安部禁毒局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毒品已经蔓延到了我国的各个角落,全国涉毒的县、市区有3048个,几乎涵盖了我国这一级所有的行政区划。根据公安部禁毒局的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发现的毒品大多数来自广东,公安机关登记过的吸毒人员广东最多。

  2013年到2014年,广东省在重点制毒地区陆丰和惠来清剿毒品。这次行动捣毁了数以百计的制毒工厂,缴获了数十吨冰毒和K粉,不仅是广东,全国有27个省份都被发现过大量制毒工厂,2014年10月到2015年4月,公安部禁毒局组织各地公安机关开始了大规模的禁毒行动,这次行动涵盖了全国108个城市。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这个毒品犯罪,在我们持续打击之下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我觉得通过打击这个毒品犯罪,我们把毒品根除、消灭,让它没有,这种难度是相当大的。

  2014年10月到2015年4月,公安部禁毒局组织各地公安机关开始了大规模的禁毒行动,这次行动涵盖了全国108个城市。

  “新毒品”成瘾性不比传统毒品差!复吸率高得可怕!

  邓建伟:复吸率达到比较高的程度的,在去年的数字里面,在我们查处的就已经接近一半复吸了。

  小肖18岁开始吸毒,小英16岁开始吸毒,阿娇18岁开始吸毒,阿文17岁开始吸毒,倩倩17岁开始吸毒。他们在数十年的吸毒史中都曾经接受过强制隔离戒毒。倩倩3次进强制隔离戒毒机构,阿文5次,小肖两次,阿弟两次,小英3次,阿娇两次,他们都没有因此戒断毒品。

  新型毒品复吸率高,不少戒毒学员多次强制戒毒仍然没能戒掉毒瘾。

  佛山市三水女子戒毒所一共1800人左右,目前有大约49%的人经历了数次戒毒,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仅仅是回到原来的戒毒所的复吸比例。为什么强制隔离戒毒的效果不好呢?难道是这些戒毒人员主观上并不想戒断毒品吗?诱惑倩倩第一次吸毒的人是她从小一直长大的朋友,也是吸毒人员,28岁就因吸毒身亡。

  倩倩:当时心里感觉好怕,万一哪天肯定是,如果继续走下去,我也是唯一的路就是死路,自己也知道。然后很想戒,下很大的决心想戒。

  倩倩说,其实每个吸毒人员离开强制戒毒所的时候,都会信誓旦旦地表示,再也不碰毒品,可是现实的情况往往是,很多吸毒人员没过多久就会复吸。

  记者:当时你在这两年的过程中,你觉得你这个身体上的毒瘾已经完全清除了吗?

  倩倩:清除了,但就是心瘾,有时候就是想着在这儿坐两年,我出去怎样都要去还一口心愿,就这样,好像人家说戒毒十年,一口还原就这种说法。

  北京大学国家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陆林:由于对我们这个心瘾对它的心理渴求,没有办法对它彻底根除掉,给他强制戒毒,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甚至十年也好,对有些人可能淡化一些,对有些人他脑子里对毒品愉快的渴求,这种记忆还存在。

  刘跃进:靠这种根本是解决不了的,这只是一个治标的办法,应该说要从治本,要必须把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在全国狠抓落实,这才是治本的办法。

  半小时观察:让毒品犯罪无处藏身

  广东省戒毒局曾经做过一份跟踪调查,发现接受过强制隔离戒毒的学员中,至少有100人离开戒毒所之后,6年内没有复吸,这说明这100人基本上摆脱了毒品的控制。调查还发现,强制隔离戒毒后,家人和社会对他们的帮助监督是他们彻底摆脱毒魔的必要条件。禁毒形势非常严峻,刻不容缓。一方面我们要加大对制毒贩毒的打击力度,一方面要从根本上帮助吸毒人员摆脱毒品的控制,缩小吸毒人员的数量,狠抓落实社区戒毒,社区康复,这才是治本的办法。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5/08-11/7458967.shtml report 5413 【揭秘】"新毒品"有多毒:他竟当街砍死亲生父母!21世纪初,我国合成毒品造成的死亡和伤害还主要集中在沿海大都市。而今天,从南国到北疆,从都市到郊县,从山区到平原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