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反腐电影《决不饶恕》定档 将向代表委员播映

来源:澎湃 作者:卢梦君
原标题:反腐电影《决不饶恕》定档3月中旬,将在驻地向代表委员播映

  随着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的推进,反腐影视剧创作回暖。近期,又一部现代反腐电影《决不饶恕》即将上映。

  该部电影由中共聊城市委宣传部、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行为研究会等单位联合摄制,孙铁导演,孙宏华、孙铎编剧,刘斌、巫刚、节冰、罗筐主演。

  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行为研究会秘书长冯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该电影已定档3月15日,全国两会期间还将在驻地向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播映。

  在去年年底的首映式后,有媒体评价该电影的不少细节与现实反腐“神同步”。

  电影在一开始即弹出字幕,“十八大后,中央加大了惩治腐败的力度,对严重的违纪腐败现象,党中央的态度是‘决不饶恕’。”

  故事设定在内地重要城市宁远,一次高架桥的意外坍塌将当地官场撕开一道口子。

  省纪委专案组入驻,建委主任自杀,举报人遭遇车祸身亡,大学校长、银行董事长、公安局局长先后被立案调查……随着纪委办案人员的抽丝剥茧,真相逐渐被揭开,宁远市长这一“大老虎”最终伏法。

  尽管故事从发生地到人物设置,都出于编剧的虚构,但虚虚实实间,因为众多与现实相类似的情节,不由令人会心。例如以“剥笋子”的方法处理窝案,涉案官员畏罪自杀,受贿现金在地下室藏到发霉,以及行迹败露的宁远市长企图外逃等。

  把十八大以来从中央到地方的腐败与反腐败实践用电影艺术来表达,细节如何展现、尺度如何把握,编剧孙宏华认为,《决不饶恕》可能会是个范例。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工作人员和纪委一线办案人员等所提出的意见,孙宏华耗时两年多时间创作电影剧本,“修改次数完全记不清了”,“纪委在不断调整反腐策略,我也需要在剧本中不断糅合进去新的素材。”

  冯丰说,电影所描绘的贪腐导致家破人亡会让观影的官员感到震撼,因此而受到教育。对观众来说,电影更吸引人的亮点则是让观众看到纪委是如何办案的。

  感情戏改成了办案戏

  电影出品方和主创都没有想到,十八大后全国的反腐形势巨变。

  2013年,孙宏华接到任务,要求围绕“腐败泯灭亲情”创作一部电影剧本,为此,中国方正出版社社长肖建国送给他一套2010年出版的《腐败泯灭亲情》丛书作为创作的蓝本。

  冯丰也说,剧本启动之初是想根据《腐败泯灭亲情》中的一些故事改编,以情感戏为主轴,表现腐败对亲情、友情和爱情的伤害。

  “十八大之前反腐的力度还没那么大。”冯丰没想到,2013年全国反腐力度突然加大,于是剧本也由情感戏,改成了办案戏。

  中央对反腐的重视,带动了整个舆论场对反腐的关注。从媒体从业者到普通民众无不翘首等待下一个被中央纪委网站通报接受组织调查的官员名字,各类小官巨贪也一再占据媒体头条区。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十八大以来,随着“拍苍蝇打老虎”推进,反腐题材电视剧、电影的创作出现一定程度回暖,尤其是2015年以来,《黄克功案件》、《黑瞳》、《守梦者》等多部反腐题材电影陆续公映。

  反腐题材作品的增多是一方面,创作内容也在发生变化。

  孙宏华的体会是,十八大之后的反腐剧本创作与以前已无法比较。“十八大之前的规定很多,写这种剧本就像是戴着镣铐跳舞,很多人劝我不要写,歌功颂德有人会说我拍马屁,说得太严重上面不通过。”

  “原来写此类剧本,(贪腐官员级别)有一定的限制,不能说贪污数额、不得表现贪污手段……这其中一些规定现在都打破了。”孙宏华说。

  此外,从中央纪委到地方纪委主动的和越来越多的对案件信息的通报,让孙宏华有了丰富的创作素材,“我几乎把所有贪腐官员贪腐的形态都表现出来了。”

  电影摄制花了近3年时间,其中耗时最长的正是剧本创作。

  冯丰说,编剧一开始摸不清纪委办案的思路,“我们请了多个一线办案人员,给编剧讲他们在办案中实际遇到的一些事情。”

  创作过程中,纪委人员还对剧本中涉及办案程序、管辖职权等细节问题提出了修改意见,例如办案人员不能随意在外就餐、办案人员在办案时不得擅自对案件发表意见等。

  孙宏华回忆,“有的办案人员告诉我第二天要出差,有什么问题抓紧问,我问‘上哪儿去’?他会反问我‘你问我这个干嘛?’,对于他们的保密意识和纪律之严格,我深有感触。”

  “这些细节是塑造纪委办案人员的很重要的元素,没有这些细节,就不可能有一个鲜活的、可信的纪委人员的外在形象。”孙宏华说。

  参照王岐山形象塑造纪检干部

  电影中的省纪委专案组组长云海东,被塑造成一个冷静、睿智并深谙官场之道的形象。对于官场之道云海东尽管厌恶、排斥,但是他必须懂得、了解,并有办法应对。

  纪检系统的年轻人小许向云海东谈到自己的困惑:表面上看谁都对你很客气,但其实呢谁对你都不亲,并发出感慨:“是不是咱们干纪检的,天生和领导们就是一对矛盾?”

  云海东告诉他,“只有那些违纪的领导党员干部才是纪检的对象,违纪跟纪检才是天生的一堆矛盾……咱们呢,就像是站在马路中间的交警,不用掩饰,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咱们的存在,让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怕。”

  “心里有鬼”的宁远市长栗横几次特意找到云海东,想要打探消息、给自己撇清干系,云海东照样在每次面对他时该说说,该笑笑。

  在电影中,编剧借云海东之口,说出了不少言简意赅却又正义凛然的话。

  “这些话在很多人看来是有些‘大不敬’了,但是,云海东并没有回避我们党个别人存在的问题,正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才需要纪律检查委员会,才需要有云海东这样的纪检人员。”孙宏华说。

  例如在影片最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云海东谈到自己过去的一段知青经历:三四十年前的一场旱灾枯死了地里的庄稼,而他看到了人民群众无助和期待的目光,那时就在想怎样才能为这些村民服务,为人民服务。

  当下,因为腐败,云海东再次看到了同样的目光,“好在我们党面对腐败不是无能为力,不是毫无办法,因为我们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我们有能力不让这些人民群众再出现类似的目光。”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我们是纪检工作者,如果党和人民需要,我们是不会停歇的。”云海东说。

  对于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银幕形象,孙宏华解释,其实塑造云海东的形象是参考和借鉴了大量纪委部门提供的素材。云海东的睿智与勇气是因为他坚信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在他的背后有着最广大人民的支持和拥护。

  “我们塑造一个英雄人物并非是一个超人,但是他必须是一个有着坚定信念和坚强意志的人,是一个睿智与果断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可能他也有自己的弱点与盲区,但是在对待他所从事的工作和他所面对的对手时,他的智慧就应该像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

  在写剧本的时候,孙宏华阅读了大量王岐山的讲话,他承认云海东的形象塑造亦参照了王岐山,老练、敏捷,在任何时候都不显山不露水。

  “最初我希望将云海东塑造成一个整天拿着满是茶垢的大茶缸子的纪检干部。这是一个‘连一杯茶都不会多喝别人’的严格、冷静的办案人员。但是他在不经意间,在真情流露的时候却又像孩子一样能掉泪,能动情……”孙宏华说。

  编剧所碰到的麻烦是,过多情感的注入将使得人物形象与真实的纪检人员不符,“我在创作过程中也希望写出有感情,塑造出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感觉。但是纪委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办案人员在违纪、贪腐的官员面前,唯有原则与纪律才是衡量是非的标准。在那个时候,任何人的感情与好恶都不存在。”

  孙宏华担心这是个两难的问题,“有人说如果(人物形象)得到了中纪委的肯定,那么这部电影观众一定不喜欢看,少了人情味。”

  但是,当和很多纪检人员交流后,孙宏华明白了:“什么是人情味?在这种作品中,大情大爱与小情小爱是有本质差别的。对党的事业的爱,对人民的情,对祖国命运的担忧、对未来前途的信念难道就不是情爱吗?这是一种大爱。正因此,面对贪污腐败就必须是冷酷无情。”

  “大量反腐作品混淆了党纪和国法”

  制作方此前在受访时说,影片《决不饶恕》并未选择所谓具有震撼效果的大案要案,而是将视点对准社会上最普通人的内心世界。

  在孙宏华看来,大案要案不是不能写,而是会涉及到一些难题,这些问题既有编剧所掌握的政策水平、素材有限等因素的制约,更重要的是一部电影在有限的时间内很难将这类大案讲述清楚,因此构建这样的故事波及到的人与事就难以掌控了。

  “这部电影不是为了猎奇,不是为了单纯的娱乐,作为一部政治题材的作品,是要以它为警钟,让每个人,每个官员在娱乐的同时也能从自身进行对照。让每个人真正做到不敢腐,不想腐。因此,由一个并非高不可攀的中层官员的案件入手,可能更能让观众得到教育和警示。”

  冯丰和孙宏华都谈到,因为电影中的腐败行为涉及地级市市长,以及是一连串官员参与的大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的工作人员在审看影片时都捏了一把汗。

  孙宏华说,虽然有大量的人在创作反腐影视作品,但一些作者过于想当然,“比如说把党纪和国法混淆了。”

  “纪律和法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越位。不能把公安、司法的东西搬到党的纪检工作中来。恰恰很多影视作品却想当然地张冠李戴,将公安破案、检察院立案、法院判案这些人们所熟知的情节全归到纪委的工作当中去。这是一种误解。”

  “可以这样认为:司法系统是‘以事查人’,出了案件,公检法要缉拿罪犯、还原案情原貌、执行法律。但纪委更多是‘以人查事’,对党员干部进行纪律检查是纪检部门职责范围,并非一定要违纪后才能查。而且违反党纪并不一定就是违反国家法律。例如违反八项规定并非一定会进入司法程序,但是却是肯定违反党的纪律,因此,要用党纪对你进行处理。当你真正触犯国家法律时,党就不能以国家法律进行处理,那就需要‘移送司法机关’走法律程序了。”

  孙宏华在创作时,还注意到纪委找人谈话的两种不同方式:问询和问讯。

  他解释,问询是了解情况,问讯是交代问题。这两种谈话的就坐方式也不相同:问询是三把椅子围坐,书记员、问询人、被问询人坐在一起谈话;问讯是审讯用的桌子、摄像机、灯光,被问讯人坐在桌子前交代问题。

  因此,在电影中,宁远市长栗横的夫人,同时也是市教委主任的张迟英在下班后被专案组人员带走“两规”,专案组人员告诉张,“我们纪检工作,如果不是掌握了你一些实际情况,是不会直接问讯你的。你是一名共产党员,有责任和义务对我们的调查如实回答。”

  当反腐影视剧创作回暖时,有经验的编剧和导演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冯丰回忆,导演孙铁以前一直拍公安戏,在拍摄《决不饶恕》的过程中很容易偏向公安的套路,因此“还得时时提醒他,不能往公安上走”。

  不少领导看了首映式觉得很震撼

  去年年底,《决不饶恕》在北京首映。

  冯丰说,首映式现场,不少领导看了觉得很震撼。“现在的高压下,如果你再有这种(腐败的)事情,那就是家破人亡了。”

  一些纪检系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也看到了电影。

  “他们没想到,我们能够按照他们的定位和要求,把电影给拍出来。”冯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能让工作繁忙的纪检系统领导坐下看完整部电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孙宏华则认为,这部电影几乎没有美化的程度在里面,是比较写实的,是与当前形势紧紧相扣的。“这部电影的点不是为了歌功颂德,尽管歌颂了纪委,但仍然揭露了党内的一些毒瘤。”

  “说实话,不关心政治的人可能不会有感觉,但是关心政治的人、对于中国反腐进程比较有兴趣的观众,会觉得比较有意思。”孙宏华说。

  对于已经制作完成的电影,孙宏华依然有感到遗憾之处。

  “这种戏人们想看到的是真实,对我们党的这些问题,人们希望看到的是用针扎破脓包,而不是仅仅在表面抹一些碘酒。”他说。

  “导演在拍摄时有些担心,担心这样的台词、这样的写法会通不过。其实,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纪委的很多同志都参与了讨论,他们的感觉正好相反,他们觉得不够狠,不够尖锐,必须要让贪官们感觉坐不住,感觉后背发凉。”孙宏华说,“当然,现在电影里还是有这样的亮点的,但是感觉没有说到要害。”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33243 report 5791 随着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的推进,反腐影视剧创作回暖。近期,又一部现代反腐电影《决不饶恕》即将上映。该部电影由中共聊城市委宣传部、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行为研究会等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