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湖南前大V官员陆群辞官:厌倦了机关工作

来源:澎湃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湖南前大V官员陆群辞官:厌倦了机关工作,想做纯粹的读书人
45岁的陆群是网络上最知名的纪检官员。 东方IC 资料
45岁的陆群是网络上最知名的纪检官员。 东方IC 资料

  陆群的新办公室在长沙财信大厦,红色门框上面挂着“纪委书记”的牌子。

  “能不能不在这个节骨眼上采访我喽?”6月17日,身穿白色T恤的陆群,坐在办公室的黑皮沙发里一脸为难地说,“每天都有公务员辞职,我离开机关到国企工作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搞出这么大动静,显得矫情。”

  作为前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45岁的陆群是网络上最知名的纪检官员,他的微博“御史在途”有24万粉丝,微博标签有三个:反腐败、环境保护、食品安全。

  从成为省级纪委中开微博实名认证第一人以来,大V“御史在途”揭露过官员腐败、企业环境污染;“炮轰”过医院见死不救;他还至少对赌过两次“官帽”: 2011年,他为讨薪民工叫板当时的长沙县委书记;最近这次,2014年,他质疑国家食药总局在“金银花”更名中为利益集团代言。

  在微博上宣布辞职纪委的意向后十个月,2016年3月20日,陆群告别机关,来到湖南财信金控集团任职纪委书记。

  “去年5月辞职未获批,组织上担心造成负面影响,领导密集谈话。后来计划去高校上班,搞搞学术研究。年底,财信金控集团新成立纪委,有领导建议我去国企,我考虑了大概半个小时就答应了。”他向澎湃新闻解释说,离开还有另一个原因,厌倦了机关的工作。

  新办公室距离湘江不远,隔江可远眺橘子洲和更远处的岳麓书院。在陆群新办公室深红色的书架上,摆放着钱钟书的《管锥编》和《谈艺录》。他认同钱钟书的自我评价:一个纯粹的读书人。

  “陆哥”

  2014年8月,陆群公开批评国家食药监总局将主产于南方的“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给数以百万计的南方花农造成损失。他同时表示,南方金银花如果不正名,他将辞职做独立调查。

  一年将至,“金银花”更名风波仍无结果。2015年5月,陆群在微博上宣布,决定兑现自己的承诺,辞去公职。

  “他可能觉得有更多东西要去尝试。”与陆群相识十几年的知名公益人士邓飞说。

  十几年前,邓飞因一个“冤案”而找到陆群。“他根本就不要人求,他愿意去帮助那些被冤屈被伤害的人。”邓飞说。那时,邓飞还在湖南省妇联机关报《今日女报》,已经是媒体圈内有影响力的调查记者。

  而陆群,是一些记者们口中的“陆哥”。2003年,邓飞建立了一个叫“小刀”的QQ群,随后他又建立了一个叫“蓝衣”的QQ群,两个群聚集了不少调查记者。

  “基本上把比较知名的调查记者一网打尽了”,陆群说,两个QQ群里,除了他之外,其他都是记者,但他是管理员之一。

  很多记者,只要有涉及湖南的采访,都会想到陆群。邓飞觉得,陆群愿意帮忙的原因有两点:“他在体制内讲实话,我们在体制外讲实话,他跟我们这些人是相通的;第二是因为他要写舆情报告,需要搜集一些信息,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在邓飞看来,作为体制内一员,陆群有自己的原则。“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会跟我们沟通清楚。涉及他本人和单位工作秘密的,他守口如瓶。”

  在QQ群最火的那段时间里,中国很多重大舆论热点事件,都在上述两个QQ群里“直播”。

  “当时嘉禾拆迁事件,在这个QQ群都有反应。”陆群眼睁睁看着舆情持续发酵,还给有关部门提出了舆情应对建议,但没人重视。最后舆情不可控制,国务院对此还召开了常务会议,专门研究郴州嘉禾县的拆迁问题。

  “郴州‘曾锦春案件’系列腐败案,去了很多媒体(记者),都得到了陆哥的一些帮助。”邓飞说,为此,陆群曾被有关省领导批评过。

  在一位湖南本地媒体记者看来,陆群作为“组织”内的人,有些做法确实“过头”,但作为普通的个人,他的这些做法无可厚非。

  “陆哥觉得有些阴暗面需要暴露”,前调查记者龙志说,“他骨子里有种‘古人’的气质,在体制内确实属于异类,有时候你跟他说也说不通。”

  在公众眼中,陆群是一位仗义执言敢说真话的官员,资深媒体人季天琴则觉得陆群更像一名记者。

  “在我熟悉的调查记者里面,有些善于整合资源,有些胆子大、不怕死……”坐在澎湃新闻面前,陆群数出他熟悉的几位记者名字后,突然语调变低,“很多人现在都不做记者了……”

  2011年,邓飞从调查记者转行从事公益,发起成立了“免费午餐”等公益基金项目。该项目由百余名记者共同倡议,当时邓飞也找到陆群希望他做发起人,“我实在是没有这个精力去做。”陆群说,但到后来,另一项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项目,他还是成为了发起人之一。

  “邓飞从一名调查记者转行做公益,这个心路历程我比谁都清楚。他还是试图用自己的务实行动去一点点改变这个国家。”陆群说。

  “他是看着我成长的”,邓飞在电话里对澎湃新闻说,“这对他来讲可能也是触动。因为他也是个热血青年,可能会有一些焦虑,我特别能理解他这种不安。”

  新化人

  这种内心的不安和焦虑,只是邓飞对陆群的理解。“我并没有对他说过”,邓飞说,“我们不需要讲什么,很多都可以理解支持对方”。

  陆群1971年出生于湖南新化的一个乡村,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

  在湖湘文化中,新化一地有尚武之风,新化山民刚烈、霸蛮、直来直去,如同新化三大碗,重口味——陆群曾多次分析自己的个性基因,认为与家乡民风乡情有莫大关系。

  1990年,高中毕业的陆群被保送至湖南娄底师专。1993年,陆群毕业时作为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去了湖南双峰县的乡镇工作。三年后,他被抽调至湖南省纪委跟班学习,后被正式调至湖南省纪委。

  “他读的师专,走出来是挺不容易的。”邓飞说。

  跟陆群相识的多人提到他的博闻强记。在湖南省纪委,陆群干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文字工作”,从研究室干到办公厅,前者负责反腐败对策研究,后者负责内参等综合信息工作和上传下达。直到2009年底,陆群才从机关文字综合岗位竞争到预防腐败室副主任。

  “在机关,说起来是个处长,其实就是一个高级点的办事员。”他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不管是在省纪委工作,还是公开发微博,“务虚多一点,提建议多一点。”他希望能干点实事。

  陆群认为自己骨子里有一种新化人的侠义情怀,“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人,我们还是天生同情那些弱者。”

  2003年底,当走投无路的上访者陈昌友找到陆群时,陆群告诉他说:“你要实在没地方住,就暂住我那里吧。”

  湖南湘潭人陈昌友曾有千万家产,却因为一个1万元的案子,家产耗尽而走上上访之路。“我当时拿着案子去找他,结果他让我住在他家里,一住就住了有两三年”,陈昌友对澎湃新闻说。

  陆群帮陈昌友找了份工作,让他白天去上班,晚上就住他省委大院的家里,陆群一边还帮他弄上访的事情。邓飞知道后,很惊讶地问:“你把他放你省委小区里,你不怕有麻烦吗?”

  陆群回说,如果他不帮忙的话,陈昌友可能会做出天大的傻事,他请邓飞找媒体反映情况。

  2005年,陆群住在省委大院,房子是七八十平米的两室户。陆群住一间,另一间住着陈昌友和另一位邓飞介绍过来的上访的河北人。

  陈昌友曾对媒体称:陆群经济也不宽裕,那时他老家经常来人,他每次给个几百,自己生活简朴得很,有时回家连电灯都舍不得开。

  如今63岁的陈昌友说:“当年花了他一些钱,现在也没办法还了。”他的案子一直没了,如今又得了肺癌,但他也知道,就算案子扳过来了,陆群也不会要他还。

  “御史在途“

  2000年,陆群注册了QQ号,取名“一个人在途”。到2010年注册微博时,他发现这个名字被人用了,“就想到了御史’,于是就取名叫‘御史在途’。”

  御史是古代的史官、言官、监察官。陆群在微博上写了一段简介“不站队,不拉黑,不删评论”。

  陆群注册微博的时候,正是微博兴起,用户数节节攀升的时期,许多公共事件在这里发酵起来。

  2011年,陆群连发数条微博,声讨长沙县警方拘留殴打讨薪民工,并为此叫板时任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

  当时,陆群的老乡何太雄带了50多名新化老乡在长沙县暮云镇怡海星城做建筑工,后因为工钱的事跟长沙县警方起了冲突。何太雄比陆群大两三岁,他的父亲是陆群初中的数学老师。

  “长沙县这个事情后,我老爸就联系了陆群,他才出面把这个事调查得一清二楚。”何太雄说,但陆群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他当时告诉我们说‘不要申诉,政府会给合理的答复的’。”

  “民工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就是要求讨回血汗钱。我哥哥以村干部的身份到现场谈判,结果公安把他也一起抓了进去。”当时,陆群的哥哥并没有打电话给他,农民工通过何太雄的爸爸联系到了陆群。“我带了两个记者赶过去,当时我还很没有经验,根本没想把事情搞大,也没有带相机过去,但民工肚皮上的伤触目惊心。”陆群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

  有关部门一直没有给答复,当年9月30日,何太雄到劳动局问该“怎么处理”,劳动局说已过了申诉的时间限。喝了酒的何太雄于是打电话把陆群骂了一顿,“骂得他狗血淋头,我说你还当什么官啊,你还是我爸爸的学生呢,你连条狗都不如”。

  五年过去,何太雄提起这件事仍有些“不忿”。“我很少跟他(陆群)联系,因为我不怎么喜欢他,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对于外界的质疑,陆群说:“肯定有人说你是帮家里人,帮老乡,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随后,陆群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并称有过错的一方“立即辞职以谢天下”。

  至今,他也不认为当年“赌官帽”是一时冲动。“根据我的常识和法律知识,我认为民工的诉求是绝对合理的。事后的调查也证明了这点,民工的损失都挽回了,但警方否定了自己打人的行为。”他说。

  此次事件让陆群的微博大受关注,粉丝一下自从3万增加到了14万,同时也引起了有关领导的关注,“要求我慎重发言的批示有不少”。

  同年12月,陆群在微博上批评云南伍皓炫耀“红河州广场”、耗资30个亿修建庆来中学等政绩工程的问题,有高层领导批示认为他违反政治纪律,单位领导要求取消实名认证,但陆群并没有理会。

  一年多之后,全国纪检系统的官方微博如雨后春笋出现。而形式主义、奢侈浪费等问题,也被中央铁腕治理。

  2014年5月,湖南省纪委在隆回县扶贫的同事带人找到了陆群,反映主产于南方的金银花自2005年被更名为山银花后,优质药材品种被毁、农民损失巨大的问题。当年8月,时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的陆群,通过微博批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为利益集团代言。

  陆群一直把自己的微博定位为政务人员的个人微博,“尽量处理好一名网友和一名政务人员的角色冲突”。但在这两种角色间腾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湖南本地媒体记者刘辉(化名)看来,陆群那种“打赌官帽”的做法,会让人觉得不是很成熟,像长沙县打人事件和金银花事件,“经常什么没处理就表态说要辞职”。

  “拿自己的工作打赌并非矫情和幼稚,仅仅是证明自己对某些事情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除了生命,也没有更值钱的东西用来博弈了。” 陆群对澎湃新闻说,“有多少人能理解我的同乡陈天华蹈海殉国的举动?”

  辞官

  陆群辞职的消息在今年6月上旬被披露。他的离职让家人和亲人不安,“都不能理解,还打电话给我。”邓飞说,他们担心陆群没有收入和地位,因为省纪委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一位十几年未见面的故友闻讯也为他感到可惜,“纪委需要这样的人”。

  在听说陆群“辞官”后,说他“不近人情”的何太雄说,“他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却其实是最大的傻瓜兼笨蛋啊!”

  不少记者觉得,以陆群的能力和资历,他应该有更多的机会,但帮助媒体和社会弱势群体,给他带来一些麻烦而没有得到升迁。

  但陆群不以为然,“2006年,我35岁提了副处级,2009年成为副主任,资历算比较老的。如果我在机关干下去,不谦虚地说,应该会有我一个位子。”他对媒体说。

  2011年,刘辉开始接触陆群,后跟陆群吃过几次饭。“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吃饭,他提到单位多少年以前大概只有一两台私车,现在虽然大部分人都有车了,但生活并不宽裕。”刘辉说,现在回想起来,尽管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国企也许能提供好一些待遇,改善他现在的生活条件。

  “(国企)算是一条出路,总之不想再待在机关。”陆群说,除了金银花事件外,23年的机关生涯让他感到疲倦。“(出路)首选高校,其次国企,也给年迈的父母一个交待,让他们觉得我并没有辞职,还是‘干部’。”

  “离开机关后,说话的顾忌会少一些,也有更多精力去研究金银花。我这个人认死理,金银花这件事我会跟踪揭露到底。”

  “御史”离开机关后还会关注反腐吗? “在网上我是以一名网友的身份去关注反腐败问题的,这个和我在机关或不在机关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回说。

  陆群说,自己被贴了标签,进退去留都会被解读。但“一些主张、想法不能被人理解,有时候孤独感难免油然而生。”他说。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95500 report 6306 45岁的陆群是网络上最知名的纪检官员。东方IC资料陆群的新办公室在长沙财信大厦,红色门框上面挂着“纪委书记”的牌子。“能不能不在这个节骨眼上采访我喽?”6月17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