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 2016美国大选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实际利益VS价值观 大选移民议题引白人社会分裂

来源:澎湃新闻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实际利益VS价值观 大选移民议题引白人社会分裂
移民议题是2016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作为特朗普最为出名的政策主张,反非法移民(需要注意,反非法移民和反移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乃至更夸张的“建墙”口号,为其赢得了大量并且是极其坚定的支持者。

  移民议题是2016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作为特朗普最为出名的政策主张,反非法移民(需要注意,反非法移民和反移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乃至更夸张的“建墙”口号,为其赢得了大量并且是极其坚定的支持者。

  如何看待这一议题?不同的美国社会群体为什么对此议题有着各不相同的看法和诉求?本文将重点分析美国白人社会在非法移民议题上的看法和诉求。

  关于移民问题的两个误区

  首先,要澄清两个流传甚广的误区,即“白人蓝领害怕非法移民抢走他们的工作岗位,所以反对非法移民”和“美国资本家为了获得廉价劳动力,反对限制非法移民”。

  一方面,调查显示,特朗普的反非法移民主张令他在白人蓝领中赢得多数支持。一些文章由此指出,白人蓝领是因为害怕非法移民依靠低薪抢走他们的工作,所以支持特朗普。

  这种观点放在100多年前的19世纪是对的,那时候的工业生产对工人的文化程度和技术水平要求还很低,说白了,是个全活儿人就能干。而在今天,仍然继续这种论调就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今天的工业生产(特别是在美国等发达工业国)已经高度自动化、智能化,机器操作对工人的文化程度和技术水平都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这就意味着,美国的蓝领工作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学历和技能教育,而大多数非法移民连英语都不懂(也就是说机器说明书都看不懂),是难以符合岗位需求的。

  更进一步来说,工厂的蓝领工作大多需要签订正规的雇佣合同,这必须以合法身份为前提。

  因而,非法移民在中短期内不可能去抢白人蓝领的工作岗位,他们只能涌入对学历和技术乃至语言都完全没要求的低端服务业(主要从业人员是拉丁裔美国人)。而从工作岗位的角度来说,真正威胁白人蓝领的是全球化,是国际贸易和制造业外移。

  另一方面,第二个误区,即“美国资本家为了获得廉价劳动力反对限制非法移民”,同样也是一个放在100多年前是对的,但现在完全站不住脚的观点。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非法移民并不足以胜任当下美国蓝领岗位的要求。

  更进一步而言,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美国的大企业实际上已经不需要在美国本土获得廉价劳动力了。

  具体来说,其一,金融业和科技公司是当下美国经济中最有活力并且在世界处于绝对领先位置的行业。然而,这些行业只需要少数精英员工,压根不需要低端的廉价劳动力。其二,对那些制造业的大公司(例如电子设备制造、服装乃至汽车等等)来说,它们更青睐于在全球体系下将产品生产的大部分环节外迁或者外包给中国等地的世界工厂,因为这些地区具有更加完善的工业体系,更适合工业大生产需求的劳动力,更低廉的薪资标准,更低的税费负担。这要远比在美国本土建厂,辛辛苦苦的培训工人,承担更多的工资福利支出好的多。

  事实上,对希拉里的大金主们来说,非法移民议题并不直接给他们带来物质利益。他们从中所获得好处主要是在意识形态上,通过塑造一种所谓的“道德”、“文明”、“自由”的意识形态(即政治正确)来巩固自己的阶级话语权。

  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为什么反对非法移民

特朗普
特朗普

  那么,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那些普通的美国工薪阶层为什么反对非法移民呢?

  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安全和福利。

  首先来看安全。的确,除了在越境这一项上违法之外,大多数非法移民都是老实的本分人。但是,非法移民中也确实混杂着毒贩和其他恶性刑事犯,虽然他们在人数上所占比例并不大,但他们制造恶性后果的能力,却是要远远超过他们的人数。

  据墨西哥驻美大使估计,墨西哥贩毒集团每年通过毒品走私从美国获得380亿美元,相应的也就是有价值380亿美元的毒品被美国人吸食。

  并且,恶性刑事案件在公众心理上造成的影响,更是要远远大于它的实际危害。

  美国主流媒体曾报道说,特朗普认为“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此话来自特朗普在2015年底的一次演讲,他在提及拉丁裔非法移民时说:“他们(墨西哥)没有把最好的人送来”。如果特朗普如美国媒体报道的那样认为“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那意味着墨西哥没有“最好的人”,两句话语义明显矛盾。因此,美国媒体很可能误解或歪曲了特朗普的原话,把their rapist改成了they’re rapist。

  然而,美国主流媒体恐怕没想到,特朗普“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的言论没有导致他的支持率下跌,在当时反而令特朗普的支持率进一步上升。由此可见,美国人对安全问题的忧虑之重。早在特朗普提出“建墙”口号之前,美国边境各州就已经有以退伍老兵、离休警察为主的大量志愿者携带枪支组成巡逻队,义务守护边境线。事实上,即使是反对“建墙”的美国人,也无力从安全角度反驳特朗普的论调,主流媒体往往只能说些“墙很贵,我们没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毒贩会挖地道”之类的言辞。

  第二,福利。奥巴马医保是近年来美国政治的重要议题,居高不下的医保费用引得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不满。社会福利具有“平权”的作用,通俗地说,它的逻辑就是“钱多的帮钱少的”。

  由于美国的医保体系是按州划分的,因而如果某州收入水平低于医保缴付标准的穷人少,中产阶级的支出就会较低;反之,中产阶级的支出就会大幅增加(由于医保是按人头收费,所以对真正的富人影响很小)。就在这个10月,美国各州相继公布了2017年度的奥巴马医保缴费标准,全国平均涨幅20%,而涨幅最高的亚利桑那州(也是非法移民最多的州之一)高达110%。而大多数非法移民显然属于收入水平低于医保缴付标准的穷人,现在由于身份限制,他们只能享受较少的医保福利,已经让美国的中产阶级在心理上觉得很反感了。

  显然,如果1200万非法移民成为合法美国公民,美国中产阶级的医保费用必然会继续暴涨。这是蓝领、白领乃至中小企业主都难以承受的。

  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以“人权”之名出台了许多善待非法移民的法案(民政救济、医疗福利、语言培训、法律援助等等),单看这些举措本身是无可指责的。但是结合另一些事一起看,就有问题了。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美国国防部开始向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服役过的退伍老兵索要10年前发给他们的“志愿服役奖金”。其理由是“奖金发放不合规范,发多了,国家现在没钱,必须还钱”,如果老兵拒绝返还,就将面临起诉乃至逮捕。这一问题在非法移民最多的加州最为严重,大约有1.2万名退伍老兵牵涉其中,由于美国人缺少储蓄的习惯,不少老兵不得不卖房还款。

  其实,美国国防部当年发的奖金也绝对不算多,平均一人服役5年大概能拿到1万多美元的奖金(薪金另算)。

  美国国防部的要求本身可能有法律依据,但与非法移民违法却可以享受美国福利的“人情味十足”待遇相比,为国献身过的退伍老兵却受到如此残酷的对待,是让许多美国人难以接受的。特朗普曾经说过“非法移民的待遇比我们的退伍老兵还要好”,显然也会引起美国社会的广泛共鸣。

  非法移民议题为希拉里赢得谁的支持

  虽然有很多的美国白人支持特朗普的反非法移民议题;但是,同样也有很多美国白人支持希拉里的“非法移民入籍”主张(虽然巨富阶层几乎都支持希拉里,但毕竟人数过少,大多数选票还是需要来自普通人)。那么,希拉里的白人支持者与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有何不同?他们为什么在“非法移民入籍”议题上支持不同的政策主张?

  就选举来说,这一议题给希拉里带来的好处主要在南方移民地区之外,她的“1200万非法移民全部入籍”诉求,主要是从意识形态而非实际利益的角度为她赢得了新英格兰地区大量普通白人的支持。新英格兰是美国平均受教育水平最高的地区,自由主义价值观在此占据着统治地位,自由主义更倾向于个人权利(个人“自由”)应当处在法律和秩序之上,因而“骨肉团聚”、“拥抱自由世界”等口号会比“法律就是法律”的言辞更容易在这些地区引起共鸣。

  希拉里的竞选纲领中明确的写道,她将“人道的执行移民法律”,换言之,如果移民法律的执行会产生某些她认为“不人道”的后果,那么她就不会尊重并执行法律。

  更为关键的是,新英格兰地区远离美国南部边界,非法移民会冲击南方各州的社会福利体系,带来医保费用的大幅度增长,造成许多安全问题(实际上的和心理上的),但是却很少会影响到遥远的美国东北部。这些地区的美国白人只会在电视上看到媒体精心挑选的非法移民的可怜境遇和感人场面。

  所以,对这些美国人来说,他们不用付出代价(工作、福利、安全),也很少感受到非法移民问题的负面影响,又能让道德优越感、同情心得到极大满足,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道德水平,何乐而不为?可要是真需要他们自己付出,那就不一样了。就像身为联合国和平大使的影星乔治·克鲁尼、身为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的影星安吉丽娜·朱莉等人,一直呼吁欧美各国接受更多的难民,批评许多普通民众对难民的抵制态度,然而,英国《每日邮报》数出,两人各有好几套大房子,能安置很多难民,热心的欧美网友们纷纷呼吁他们为难民提供住宅。于是,克鲁尼和朱莉就没回音了。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教师,政治学博士)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54390 report 4670 移民议题是2016年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作为特朗普最为出名的政策主张,反非法移民(需要注意,反非法移民和反移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乃至更夸张的“建墙”口号,为
(责任编辑:杨晨虹)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