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里米亚宣布从乌克兰独立 > 乌克兰动乱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克里米亚副议长:美欧制裁对我个人没有用(图)

来源:环球网
19日,克里米亚副议长格里戈里(右)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
19日,克里米亚副议长格里戈里(右)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

  【环球时报本报赴克里米亚特派记者 邱永峥】3月19日,刚刚成立仅两天的“克里米亚共和国”议会副议长格里戈里·约费在首府辛菲罗波尔的议会大厦内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由于克里米亚总理和议长均在莫斯科没有返回,副议长格里戈里成为在当地的最高领导人。格里戈里出生于辛菲罗波尔市,是知名记者,曾获“乌克兰功勋记者”称号并担任《克里米亚共青团员报》主编。2006年他当选为克里米亚最高苏维埃(议会)代表,从2009年至今一直担任议会副议长。格里戈里在其办公室内代表“克里米亚共和国”领导层向《环球时报》记者阐述了克里米亚未来的政治计划,对留在克里米亚半岛2万乌克兰军队的处置计划,以及与乌克兰和欧美的未来关系。这是“克里米亚共和国”领导层自公投结束后首次接受国际媒体的专访。

  克里米亚会保障鞑靼人权利

  环球时报:克里米亚公投决定离开乌克兰并申请加入俄罗斯后,“克里米亚共和国”未来是否要选出自己的总统?您本人是否会参选?

  格里戈里:这几天,克里米亚翻开了历史性一页,翻开了与俄罗斯联邦关系的新一页,这意味着克里米亚是要选出新的领导层,但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俄国家杜马批准下一个阶段的政治工作,而克里米亚的相关法律也要进行调整,因为克里米亚目前的政治体制是俄联邦所没有的,因此克里米亚共和国的宪法也要修改。我们即将要选举的是克里米亚共和国的首脑,而不是总统。

  未来根据俄罗斯的法律,选举首脑有两种方式:全民投票和议会选举。我个人认为,克里米亚共和国首脑的选举将以第一种方式进行,但初期阶段,也就是第一次可能会通过议会选举首脑。与此同时,我们还要选出两个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代表和两个俄罗斯上议院(俄联邦委员会)议员。

  环球时报:在克里米亚这次关于独立的公民公投中,有一些人投了反对票,而鞑靼人基本没有参加。“克里米亚共和国”领导层如何面对这些持反对意见的人呢?

  格里戈里:克里米亚领导层从来不把在这里生活的人分民族看待。鞑靼人的问题是70年前斯大林制造出来的。目前,鞑靼人领袖对克里米亚的决定与鞑靼民众看法不一样,他们少数人影响了多数的民众,其实,少数领导不代表多数人的意见,我呼吁鞑靼民众与我们政府直接对话,而不是听少数人的意见。事实上,克里米亚共和国已经制定了相关法律草案,保证在未来的政治阶层,包括克里米亚公务员和政府官员中有20%的职位留给鞑靼人,而且即将立法将俄语、鞑靼语和乌克兰语并列为三大官方语言。我希望鞑靼人领袖能够真正听取百姓的话,与政府进行对话与沟通。

  乌军必须交出武器才能离开

  环球时报:克里米亚半岛上现在还驻有2万多名乌克兰军队的官兵,他们分布在22个基地内,并且在18日晚发生了其中2名乌军官兵和2名克里米亚自卫军人员的死伤事件。国际社会十分关注这些乌军官兵的命运,认为对这些人的处理将是决定未来克里米亚局势的关键。请问副议长先生,“克里米亚共和国”将如何处置这些乌克兰军队官兵?

  格里戈里:我们有一个很明确的方案,那就是请这2万名乌克兰军队官兵放下所有的武器离开,人可以回到乌克兰其他地方,但武器不能带走。至于其中的一些官兵是否加入俄罗斯联邦军队的问题,那得看这个军人是否是克里米亚当地出生。如果他是当地出生的克里米亚人,并且愿意与乌克兰军队中断兵役合同,那么是可以直接加入俄罗斯军队的。无论如何,我们将会以“不侵犯人权”的原则来处理驻军问题,会按照国际法和相关经验来办。

  我在海外没存款,美欧制裁对我没用

  环球时报:美国与欧洲多国先后宣布对俄罗斯和克里米亚的28名高级官员进行制裁。您如何看待这些制裁决定?您本人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格里戈里:我自己在海外没有一分钱的存款,就此来说,制裁对我个人没有半点影响,更不会有什么效果。事实上,美国与欧洲这种做法对于克里米亚来说是不公平的,也是不民主的,因为克里米亚公投是全民参加的事,绝大多数克里米亚有投票权的公民都参加了这次投票,并且公投符合克里米亚现有宪法与乌克兰宪法,所以制裁不但没有效果也是不合法的。另外,只要了解克里米亚的历史,就会知道克里米亚从沙皇时代开始就属于俄罗斯,我们讲的是俄语,掌握的是俄罗斯文化。这60多年间,我们克里米亚人一直在内心里想回归俄罗斯。在最近的几个月时间里,乌克兰发生了暴乱,这个过程更让克里米亚人思考未来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更让克里米亚人担心的是,变化后的乌克兰右翼政治力量很强,他们主张自己的语言,废除俄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甚至主张自己的独立宗教,这逼得克里米亚人不得不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

  环球时报: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后,将如何处理与乌克兰的未来关系?如果未来乌克兰采取经济制裁举措,克里米亚新政府将会如何应对?

  格里戈里:现在的乌克兰没有合法政府。因为根据乌克兰宪法,只有以下几种条件可以废除总统,组建新的政府:一是总统健康状况不允许;二是意外死亡,此外还要履行严格的宪法程序。但现在的政府都没有履行,是一伙激进分子甚至是恐怖分子逼亚努科维奇离开乌克兰,所以这个总统并没有下台。不论亚努科维奇是不是做了坏事,要他下台都必须按宪法来。我们坚信,乌克兰人民有能力克服困难,选出他们合法的总统组建新政府。只要有合法政府,我们俄罗斯联邦和克里米亚共和国就能跟他们进行合作与协作。

  至于乌克兰可能对克里米亚的经济制裁,我个人认为,政治与经济应该分开,因为克里米亚与乌克兰的经济一直很密切,这意味着如果乌克兰放弃克里米亚,那么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会马上过来填补。至于供水用电,只要乌克兰方面向我们提供,我们就会给乌克兰付费。其实,俄罗斯就做出一个好榜样,比如说现在,俄罗斯与乌克兰虽然有政治争端,但并没有停止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这值得基辅政府学习。事实上,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平等协商解决,不论是俄罗斯、乌克兰还是克里米亚之间的争端。

  在克里米亚投资的中国项目不受影响

  环球时报:“独立公投”和随后申请加入俄罗斯联邦对于在克里米亚投资的外国人来说是否会受到冲击与影响?中国企业在克里米亚半岛已有的项目是否会受到影响?

  格里戈里:克里米亚共和国同中国的交流与合作一直非常密切,今年我就接待过好几个中国官方考察团和几名中国地方领导人,克里米亚议会的领导人和代表也到中国访问过,希望与中国未来的合作能够更加积极、更加有动力,我们希望中国来克里米亚投资,特别是旅游和能源开发方面的合作。中国现在在克里米亚已有的项目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而且克里米亚即将制定更有利于外来投资的政策与程序。

  我想通过你们报纸讲述克里米亚发生的事情,让他们了解克里米亚危机的历史和背景,希望能得到中国民众的更多理解、支持与帮助。

news.sohu.com false 环球网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4-03/4916881.html report 4580 19日,克里米亚副议长格里戈里(右)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  【环球时报本报赴克里米亚特派记者邱永峥】3月19日,刚刚成立仅两天的“克里
(责任编辑:梁飞) 原标题:克副议长:“美欧制裁对我个人没有用”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