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闻

总策划381期

  • http://i0.itc.cn/20160104/3494_a53b9b19_c292_8c6f_58a7_241b1b82e75a_1.jpg

    999乱象:送指定医院有提成 有医生无证上岗

999乱象:送指定医院有提成 有医生无证上岗

导读“南航急救门”或可更名为“999急救门”。发酵至今超过十天,事件热度不降反升。网友关注焦点也从南航转到了999急诊抢救中心上——当事人张先生指责其欺骗患者,将他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并涉嫌利益输送。

  搜狐新闻梳理“南航急救门”中呈现的诸多问题,走访多位其前员工及急救业内资深人士,调查得知,999存在以下问题:多数急救车未配备护士和担架工;两个中心“人财物”很难分离;医疗水平难以恭维,存在医生无证上岗的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乱象丛生的999急救系统,确实到了该自检自查和做出改变的的时候了。



1.问题一:

在“南航急救门”中,为何无急救人员搀扶病危的张先生上救护车?

答:前员工及业内人士透露,为节省成本,北京多数999急救车未配备护士和担架工。

11月下旬,南航乘客张先生发布微博称:他在飞机上突发疾病,却遭遇机场急救人员和机组人员推诿,无急救人员扶其上急救车。之后,他又被999急救车“舍近求远”送医治疗,不但耽误其治疗,还涉嫌利益输送。

“南航急救门”事件发生一周后,999急救中心终于回应:自查后认定急救中心对患者的处理符合医疗规范。

北京市红十字会还邀请首都医科大学外科学术委员樊有炜教授以“第三方”的身份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樊教授认为:999急救中心在医疗处理和医疗规范的执行上没有问题,非常符合医疗规范和医疗程序。

然而,“南航急救门”当事人张先生随即发现,樊有炜的另一个身份是北京红十字会999首席急救专家。

“对于公众如此关注的事件,发表‘客观’说法的竟然是自家人。”张先生说。

999急救中心在回应中称:急救车到达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后,急救人员与患者核实信息后明确任务对象,随即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医务人员进行交接,几分钟后999急救人员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的保安共同将患者张先生扶上救护车离开。

但张先生此前发微博称,999救护车来了之后,车上的医生表示其体重太大无法抬上车。最后,是一名保安一点点帮张先生爬上救护车。

一名曾在999工作过的崔姓医生告诉搜狐新闻:多年来,999救护车只配备一名随车医生和一名司机,没有护士和担架工。崔医生不能确定北京所有的999急救车上都没有护士和担架工,但在他任职期间,确实没有见过一台999急救车有此配备。

另一名在急救行业工作超过10年的业内人士向搜狐新闻透露,不配备护士和担架工的目是减少一大笔开支。

崔医生分析,没有担架工对急救车来说的确是一个问题——他在999急救任职期间,需要抬患者时,一般会请旁观者、在场的警察、保安等人帮忙协助。

资深业内人士张明(化名)告诉搜狐新闻,对于急救车来说,护士非常重要。护士需要配合医生进行各种急救措施,如心肺复苏、心脏除颤等。若只有司机一人辅助,遇到重病患者时会忙不过来,影响急救。

多位急救业内人士透露:相较之下,北京市120所有救护车均配备了护士,一部分120救护车配备了担架工。

2.问题二:

999急救车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答:前医生及业内人士透露,确实存在急救人员向自家医院或协作医院收取提成的现象。

当事人张先生已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认为999急救人员不顾患者病情,将重急病者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涉嫌利益输送。

“涉嫌利益输送”这个指控引起了广泛关注。在搜狐新闻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999急救车将患者拉送至自家医院或者其他协作医院,是行内司空见惯之事。

张先生指出,他在救护车上曾问过,是去协和医院还是朝阳医院。医生回复说:去999急救中心。给出的理由是,前两家医院挂不上号。而事后张先生才得知,急症不存在挂不上号的问题。

999急救中心的回应是:在救护车上,999急救人员已接到指挥中心通报协和医院医务处来电请求的通知,内容为:“我们急诊爆满,麻烦您帮我们协调一下,减减压。

回应还说,据手机地图搜索显示:相同时段到急诊抢救中心的距离比其它两家医院远几公里,但时间最短。

对以上说法,张先生表示同意,他所质疑的点在于:“我转诊是在12点半左右,999急救以两个半小时前的单一一家医院过期信息,无视最近的安贞、中日友好、地坛、朝阳等一系列三甲医院,甚至路遇解放军306医院而不入,把我准确的投递到自己经营的急救中心,我不知该如何理解。”

崔医生告诉搜狐新闻:按照惯例,如果急救车上无家属在场且病人无特殊要求,救护车会将病人送到有绿色通道的医院。999急救中心会为自家救护车准备好绿色通道。此外,右安门医院、水利医院等都为999设有绿色通道。

针对张先生的情况,崔医生说,因为当时没有家属在场,如果送到朝阳医院等大医院,在家属签字等流程上会很不方便。

张明告诉搜狐新闻,如果患者及家属强烈要求去就近的特定医院,999急救车会按照要求行车。但若患者及家属无强烈要求,且随车医生判断患者暂无生命危险,999急救车一般会把患者送到位于清河的999急救中心或者其他协作医院。

张明分析,对于急救中心来说,院前急救是亏钱的过程,为了维持医院整体的盈利,这些亏损的钱需要经过院内治疗弥补,这也是999救护车把患者送至自家医院的根本原因。

999急救中心时任副主任田振彪在200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承认这一点。

田振彪说,一般急救行业都有“院外”与“院内”之别。“院外”是指救护车的急救,而“院内”则是指999中心自设的医院。通常999的急救工作造成的亏损是由中心医院的盈利去补贴的,就是所谓“院外损失院内补”。

在2003年时,急救中心的年营业额达四五千万元,红十字会每年要为急救中心补贴二三百万的资金。虽然利润很薄,但是中心还是“基本盈利的”。

急救中心负责人李立兵院长也曾对媒体说,999急救中心在2001年开业前后的一年多里一直亏损,直到2002年8月的时候才过了盈亏平衡点。

据张明介绍,他从999系统多位急救工作者处得知:若999急救车选择把患者送去协作医院,患者没有在那里住院,医生和司机共能从协作医院那里拿到300元的提成。若病人选择住院,他们能够按照救治费用10%的比例从协作医院拿到提成。

崔医生向搜狐新闻证实了这一点——据他回忆,在2011年其任职期间,999急救车把患者送到自家的急救中心的确能够收取部分提成。

除了院内治疗的提成,999的院前急救车收费也比120高不少。张明举例说:若120急救车往返一趟共向患者收费100元。而在同样情况下,999急救车收费能够达到300元。

多名业内人士均向搜狐新闻透露,999急救中心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外科治疗,外伤治疗占比最高。通常来说,严重的外伤需要手术、住院治疗,这些收入对于医院来说是可观的。为了接到更多的外伤患者,999利用其车多速度快的优势,几乎垄断了北京市交通事故的急救车服务。而北京市交警拨打急救电话时,也是999优先。

3.问题三:

999的院前和院内是否人财物完全分开?

答:种种“巧合”,让人很难相信“人财物完全分离”的说法。

999在宣传自己时,通常用999急救中心这一身份,但真正意义上的999为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而位于清河的急救中心全名为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

搜狐新闻查阅得知:北京红十字会官网列出的直属单位只有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但在999的官网上,则列出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和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

999急救中心副主任田振彪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了这一区别:999的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急诊抢救中心的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这是两个机构——999是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属的事业单位,急诊抢救中心是社会资本办的医院,虽然两家离着近,人财物完全是分开的。”

然而,搜狐新闻记者发现,急诊抢救中心与紧急救援中心一样,都是事业单位。

搜狐新闻查询北京市事业单位法人信用信息网发现,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和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均为事业单位,举办单位均为北京市红十字会,经费来源为非财政补助。紧急救援中心的法定代表人为张进存,开办资金为10万元。急诊抢救中心的法人代表为李立兵,开办资本为8480万元。

除此之外,搜狐新闻调查发现,两个机构不仅仅是名字高度相似。

999急救中心的创始人是李立兵,他任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院长,兼任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副主任。在各种活动和媒体报道中,大都是他来代表“广义”的“999急救中心”。

999紧急救援中心的主任是张进存,兼任北京市红十字会的副会长。

从公开的裁判文书可以看出:涉及999急救车的案件,主体就是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法定代表人为张进存。而涉及999急救中心医院的很多案件,主体就是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法定代表人为李立兵。

院方对媒体称两个中心人财物分离,急诊抢救中心是社会资本开的医院。而搜狐新闻获得的一份法律文书显示,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与医务人员签订的是“北京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崔医生也告诉搜狐新闻,他与急诊抢救中心签订的是事业单位合同。

在一份劳动争议判决书中,急诊抢救中心对北京市二中院辩称自己是“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属北京市卫生局管理的特殊行业,并提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该许可证显示"有效期自2012年6月30日至2015年6月30日"。急诊抢救中心以自己的行业特殊性,拒绝与劳动者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崔医生与急诊抢救中心签约,不过在999一直任救护车随车大夫,这属于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的工作。

种种“巧合”,让人很难相信“人财物完全分离”的说法。

4.问题四:

999的医生水平到底如何?

答:前医生透露,存在无证医生上岗的现象。

在向北京市卫计委的投诉中,张先生写道:在患者救治过程中,该急救中心先后给记者做了CT、B超腹平片、验血、验尿等一系列检查后,最终却判断本人吸毒骗杜冷丁可能最大。“此举涉嫌医疗水平低下,并对重病濒临死亡的本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对此,999急救中心回应称:患者不配合治疗,自行拔出胃管,多次强烈要求注射止痛针,一再干扰医生对病情的诊治。

张先生在微博上解释,拔下胃管,是因为他当时已经做了所有该做的检查,痛不欲生但999医生毫无办法。“而那时身边没医生理我,我痛苦的叫喊,要求医生立即做进一步治疗。而999的医生见我惨状之后,却第二次强硬的问我是不是想吸毒。我无法理解。”

999急救中心作出结论:针对患者的病情演变过程,急诊抢救中心对患者的检查是恰当的,也是符合诊疗规范的。

张先生表示不接受999的调查结论:“999急救中心若是真正的公正的调查,至少应与我联系并详细问询情况,但是在最近一周里,999没有一次与我联系,没有一次向我了解细节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向搜狐新闻透露,999急救中心部分医生无证上岗。崔医生2012年之前在999急救中心工作,有部分同事无医师资格证。崔医生分析,因为急救医生非常辛苦,许多医生不愿意做这行,医院时常招不满人,因此招聘还未获得医师资格证的应届医科毕业生。医学生毕业后一年才能考医师资格证。

另据媒体此前报道,999成立之初,一线医生几乎全是从学校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在管理上,999急救医生常因工作太辛苦而跳槽。崔医生告诉搜狐新闻:999的急救医生为工作24小时,休息24小时的制度,北京急救资源一直紧缺,每趟之间休息不到半小时就要继续工作,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常让医生们无法负荷,于是医生的流动性非常大。崔医生本人在999工作了一年便决定离开。

急救业内公认的说法是999注重简单处理,赶快去医院。120到场速度慢一些,但更加注重现场抢救。

搜狐新闻查阅了近几年的《北京市卫生工作统计资料简编》,资料中编有北京市院前急救病人数据和120院前急救病人数据。搜狐新闻选取了2012年至2014年连续三年的数据进行统计对比。

2014年999院前急诊病人共297964人次,其中危重病人为35760人,死亡1680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4.698%。120院前急诊病人289611人次,其中危重病人60423人,死亡704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1.165%。

2013年999院前急诊病人共283319人次,其中危重病人为28337人,死亡1417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5.001%。120院前急诊病人284874人次,其中危重病人69611人,死亡719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1.033%。

2012年999院前急诊病人共281618人次,其中危重病人为31718人,死亡2062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6.501%。120院前急诊276084人次,其中危重病人50680人,死亡625人,危重病人死亡率为1.233%。

从数据来看,120与999院前急诊总人次相近,危重病人120较多,死亡率较低。这一数据可能与接诊类型等存在一定关联,比如多名业内人士告诉搜狐新闻,999几乎垄断了北京市交通事故的急救车服务。

5.问题五:

北京市的急救行业在国内是个特例——同时存在两套急救系统,999和120。二者是否应该合并?

答:自从999于2001年5月成立以来,是否应与120合并的争论一直存在。然而,不少资深业内人士认为:政策层面的合并难度非常大。而急救资源一直紧缺,若真取缔了999,目前北京120系统是不够院前调度的。

“南航急救门”在网络上一石激起千层浪。诸多网友吐槽自己或身边人与张先生类似的遭遇。搜狐新闻在网络上检索到了999急救中心败诉的判决书。

2009年7月13日,北京曾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被撞的当事人林文清因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延误治疗而死亡,当事人家属将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告上法庭,最终胜诉。

家属的上述书陈述认为,在北京顺义区,红十字会先将林文清送至首都国际机场医院急救中心,但该院不具备救治条件,家属要求就近送到中日友好医院或者诊疗条件较好的天坛医院,而随车医生却以怕堵为由(当时是晚上9点20分左右),拒绝家属要求,将伤者送往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处。红十字会急救中心拒绝家属要求,舍近求远、舍好求次,延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最终致使林文清死亡。

其次,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在实施抢救的过程中,未告知家属治疗方案,术后也拒绝家属探视,不尽告知义务。

根据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红十字会急救中心的诊疗行为与当事人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D级(40%——60%)。而红十字会急救中心未能提供充分证据推翻坚定论据。最终,法院认定红十字会急救中心承担的过错责任比例为50%,另外的50%由交通肇事者承担,并驳回了红十字会急救中心的上诉。

北京市民遭遇的同类事例已有不少,不少人在网络上提出要取消999。而这个话题在北京已经由来已久。

北京市的急救行业在国内是个特例——同时存在两套急救系统,999和120。自从999于2001年5月成立以来,是否应与120合并的争论一直存在。“南航急救门”事件把这个争论再次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999成立以来,其院前和院内治疗并存的经营方式一直为人诟病。相较之下,120在2005年撤销了院内治疗业务。

2005年前,120急救中心的院内救治拥有三级甲等资质。由于急救车系统是赔钱的,来自政府的补贴只有支出的10%,剩下的90%都要开院内治疗来“创收”。在当时就出现过救护车舍近求远,把患者拉倒自己医院内。

2005年4月,针对以上弊端,院内医疗部分被剥离,急救中心成为完全意义的院前急救。

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官网介绍,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999)隶属于北京市红十字会,是市编办正式批准的事业单位。于2001年5月18日开通以来急救各类患者三百余万人次,协助政府为北京市市民提供了医疗急救保障。999现有急救车辆300余部,急救站点130个。

而120是北京急救中心是北京市卫生局直属的医疗救援机构。

谈及整合999和120,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原副处长邱大龙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紧急医疗救援中心只是整合政府办的医疗机构和医疗资源,999是红十字会办的,卫生行政部门根本没有管辖权,更难说整合了。”

张明也告诉搜狐新闻,几年前,她曾在开会时听120急救中心相关领导所说,120并不愿意整合999,原因在于999背负了不少外债,而120无法为999背债,除非由卫生部牵头处理相关问题。

大V@急诊科女超人于莺认为,目前院前急救系统并没有向外开放牌照,急救资源一直紧缺,若真取缔了999,目前北京120系统是不够院前调度的。

张先生在微博上转发赞成@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的看法:“敦促急救体系加快改良,并且请999实事求是的向公众致歉才是我的初衷。不要去摧毁这个体系,北京现在需要999来承担运送病人,急救车该叫999还是要叫,该坐还是要坐。我个人的维权绝不能以损害公众利益为代价!”

往期回顾更多>>
经典报道
2015.12六个孩子的2015

这是六个孩子的故事,也是献给所有孩子的故事,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他们的命运有了不同的转折。详细>>

2015.11999乱象:送指定医院有提成 有医生无证上岗

南航急救门”或可更名为“999急救门”。发酵至今超过十天,事件热度不降反升。详细>>

2015.10高龄失独者的重生:迟来的“二胎”

五六十岁的高龄挑战试管婴儿在本该养老年龄重新抚育孩子,这是一次冒险的自我救赎。详细>>

2015.9 最小遇难者未安葬:难留骨灰,险被“忘记”

津门爆炸已过一个月,鲜有人知,一个不足七个月生命终结于此,险被遗忘。详细>>

2015.8天津爆炸头七祭:那些被爆炸改变的人生轨迹

余波未消,哀思何寄。冤魂未安,生者彷徨。8月18日,天津滨海爆炸第七天,举国哀思。详细>>

2015.7邹勇的江湖:破败因刘志军落马 纠葛王林四年

7月16日警方通报,两名犯罪嫌疑人对绑架、杀害邹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气功大师”王林也因涉及此案被查。详细>>

2015.6老船员忆“东方之星”号:眼看着它驶向夕阳

某种程度上,东方之星和它赖以存在的土壤,都像一座“孤岛”。详细>>

2015.5首披邓小平访美险遇刺细节:旋风九日打开世界

74岁的邓小平首次踏上美国,用九天时间在美国刮起“邓旋风”。详细>>

2015.4冲出尼泊尔:中国驴友一路逃亡归国路

前有地震后有雪崩,火线穿越“死亡峡谷”,合力解救山区村民……尼泊尔8.1级大地震后,中国驴友张辉、魏明一路惊魂。详细>>

2015.3逃离古雷岛:爆炸后36小时与之前的2162天

2015年4月6日晚6点46分左右,福建漳州古雷PX工厂发生爆炸,这已经是两年内该项目发生的第二起爆炸事故。详细>>

2015.2“山寨赵本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张二楞”最近心里挺烦。不久前,这位靠模仿赵本山起家的草根演员,在深圳各地打出“力挺本山”的横幅,声援自己“身陷低谷”的偶像。详细>>

2015.1监狱猎艳受害者自述:铁窗内的危险情人

2015年1月,媒体披露,讷河监狱犯人王东在狱中使用微信等聊天工具诈骗7名女网友,与其中部分人发生性关系,并用裸照威胁多名女性。详细>>

2014.12被“泼粪”的中国性学家们

2014年11月30日,国际艾滋病日前一天,一位中年女性出现在西安街头。她将性学家们的照片摆在一起,开始了“批斗”式的审判详细>>

2014.11呼案亲历者闫峰:如果能重来

我叫闫峰,呼和浩特人,今年37岁。18年前,因为一起奸杀案,我和工友呼格吉勒图一同被警方问话,之后不久,呼格吉勒图被枪毙了。详细>>

2014.10副省级访民:官场异类杨维骏

在10月14日云南晋宁县富有村流血冲突发生前,杨维骏便已经长期关注当地土地问题。详细>>

2014.9广州“食人涵洞”事件调查

刘北海一家七口死了——溺死在一座积水的涵洞下。直到8天后的8月27日,他们仍躺在殡仪馆冰冷的冷柜之中。详细>>

2014.8周永康石油往事:首任秘书忆当年

盘锦到北京,乘高铁如今只需3个半小时。而仕途上的周永康,用了18年。详细>>

2014.7落马书记万庆良的人生抉择

6月27日,中纪委官网挂出一则仅32个字的重磅消息,引发广东官场一场强震。详细>>

2014.6起底张立冬:入魔往事

忽然转弯的人生背后,其实暗藏着一场隐秘战争。这场战争悄然发生在中国乡村僻壤。战争关乎邪教,也关乎愚昧。详细>>

2014.5倪萍归来:我没变 时代变了

倪萍坐在央视新大楼的化妆间里,国家电视台的端庄依然挂在脸上。只是如今她55岁了,更像个和蔼的邻家阿姨。详细>>

2014.4兰州水污染调查:贾家堡“毒史”

贾家堡“毒史”只是一个缩影。建国以来粗放式发展遗留的积弊,正寻找下一个爆发的契机。详细>>

2014.3MH370机长:消失的神秘极客

在这趟充满问号的迷航之中,机长扎哈里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详细>>

2014.2东莞技师:为何要打这份工

她们大多出身农村或三四线城市,去南方打工,是父辈们趟出来的唯一出路。 详细>>

2014.1熊猫烧香作者的病毒人生

没有浪子回头的温情,没有国家招安的戏码,李俊的人生仿佛也被病毒侵蚀。 详细>>

2013.12“伪卖国贼”浩二的生存逻辑

在民族主义夹缝中,他探寻着日本演员的中国生存逻辑。他的命运随着中日的民间情绪起伏。详细>>

2013.11三中全会亲历者揭秘

随着“改革决定”的最终出炉,这些代表亲历们也成为历史的见证人。 详细>>

2013.10深圳“厂妹”再调查:走失的荷尔蒙

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详细>>

2013.9起底秦火火:谣王是怎样炼成的

他们在虚拟江湖中嚣张行走,无人制约。关注度带来了财富,也将他们引入深渊。详细>>

2013.8上海买春案爆料人:法官的地下世界

一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详细>>

2013.7对话纪英男:高官包养是一种病毒

她描述了一个隐秘的世界。那里穷尽豪奢、纸醉金迷,高官用巨款给爱情镀上闪耀的金光。 详细>>

2013.6中国性玩具大亨:你所不知的催情内幕

那层神秘面纱背后:催情药都是假货,避孕套有几十倍利润,全球性玩具70%产自中国。 详细>>

2013.5长沙坠井女孩:60天生死旅途

暴雨从苍穹倾泻而下,冷雨夜中,一次意外的失足,女孩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详细>>

2013.4独家调查:H7N9感染者的最后12天

他在痛苦中飞速冲向死亡,最终加入到冰冷的数据统计之中。详细>>

2013.2生死金岭镇:污染阴影下的死亡村落

小镇井眼封闭,蚊虫绝迹,部分人相继患上胃癌、肺癌、食道癌,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村落。详细>>

2013.1孤儿葬身火海背后:兰考妈妈的是与非

袁厉害躺在病床之上,心力交瘁,她试图向来访的记者辩解,但又很快陷入昏迷。详细>>

精品栏目推荐更多>>
  • 出 品: 搜狐新闻中心
  • 栏目主编: 王 辰
  • 时 间: 2015.12.29